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第三條路及其批評

第三條路及其批評

作者 : 安東尼.紀登斯

作者 : Giddens, Lord Anthony

出版社 : 聯經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 ※ 無庫存

無庫存

定價 : NT 200

售價9折, NT180

內容簡介


政治上的第三條路已經成為今日世界爭辯的焦點。在冷戰期間,許多人視社會民主為美國式市場資本主義與蘇維埃共產主義之外的第三條路。在過去幾年被重新帶入政治對話之前,這個詞曾經沈寂了好一段時間。

第三條路這個觀念在今日的流行源自於它被引介到兩個相關討論從未出現過的政治環境,美國與英國。其復興與後來廣泛的擴散很大程度是因為它為這兩個國家的主要政黨—民主黨與工黨所接受。這兩個政黨都重訂了其政治主張以及獲得勝選的更具體方針。評論美國民主黨的佛克斯(Jeff Faux)是認為第三條路是「一個知識上的變形物質」的人之一;它已經變的如此寬泛,以致於比較像一個政治停車場而不像一條通往特定目的的高速公路。它寬泛到幾乎任何我們可以想的到的著名政治領袖都曾用過這個詞,不只是柯林頓與布萊爾,還有「加拿大的克雷謙(Chretien)、義大利的普拉迪(Prodi)、法國的約斯平(Jospin)、墨西哥的薩林納斯(Salinas)與塞迪羅(Zedillo)、德國的施若德、巴西的卡多索(Cardoso)、阿根廷的梅南(Menem),甚至是葉爾欽!」。

第三條路被認為是一個難以捉摸的政治計畫,難以掌握且缺乏方針。「第三條路」一詞也許正是模糊的來源,因為它有錯綜複雜的歷史,並且過去經常的被使用。無法維持左派的面貌,因此無論是否刻意如此,都已經落入保守主義形式。第三條路的擁護者將他們自己定位為「中間偏左」,但事實上只是朝右派靠近。對於政治中間路線的熱衷並不能符合左派的目標。接受新自由主義的框架,特別是對於全球市場的關注。第三條路再度接受新自由主義的主要論點以及他們對限縮國家權力範圍的期望。那華羅說,我們不需擔憂國家擴張的太大,因為國家與市民社會並非相互排斥的。一個來自英美的計畫,帶有第三條路發源的社會之特徵。

如果第三條路有任何可適用於那些社會福利高度發展的國家,社會民主黨對這些政策其實已經耳熟能詳。以積極勞力市場政策為例,在美國或英國聽過之前,瑞典早已經良好的行之有年。除了市場管理一切外,並沒有明確的經濟政策。舊式的社會民主有一套一貫的經濟策略,基於國家對市場的干預,要求管理與全面就業。新自由主義也有一套清楚的政策觀點,私有化與市場的解除規範將使富人與窮人同時受惠。第三條路經濟思維更傾向後者,而非前者,但自己卻缺乏任何明確的政策方針。因為缺乏確切的經濟思維,第三條路往往傾向隨波逐流。布萊恩說,第三條路一直乘著經濟繁榮的波浪,卻沒有任何應對經濟循環低潮的方案。承認環境問題的重要性,但缺乏一個有效的方案。接受全球化的同時,第三條路政治默許了世界經濟發展對於環境破壞的毀滅性後果。在為科技變遷背書時,第三條路顯示了其對環境破壞的冷漠。

今天的科學與科技發展主要由大企業所驅動,因此總是將利潤放在環境考量之上。如果考量今日許多科學發現的深遠影響力,像是生命科學的領域,大企業與科學發明的緊密連結就比過去更值得我們擔憂。許多環保作家說,回應這些發展的唯一方式就是採取警戒的態度,我們應遏止科學發明,除非我們能確定其可能後果。

看更多 隱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