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中國啟蒙運動

中國啟蒙運動

作者 : 舒衡哲

作者 : Schwarcz, Vera

出版社 : 桂冠圖書股份有限公司

※ ※ 無庫存

無庫存

定價 : NT 450

售價9折, NT405

內容簡介


啟蒙係指人擺脫自身造就的蒙昧。蒙昧係指如果未有他人引導,自身就無法運用其理解力。如果此一蒙昧不是緣於理解力的缺乏,而是緣於缺乏別人引導即無能運使其理解力的勇氣,那麼此一蒙昧就是自身造就的。Sapere aude!敢於認知!遵從自我的理解力!這便是啟蒙的格言。(康德,《何謂啟蒙》)

近代中國對康德提出的「何謂啟蒙」的回答,反映了時代的迫切需求。這是一個近代民族主義興起的時代,是以鄉村為基地而展開革命的時代,也是尋求擺脫封建世界觀的時代。那些將中國視為第三世界典範的人們,長期以來便認識到這三個同時進行的變革的意義。而關切著現代化與社會變革之間存在著普遍性的緊張關係的社會理論家,至今也仍然是這麼認為的。

然而,啟蒙運動倡導者們不同於純粹的愛國革命家,他們拒絕將中國的落後──長期存在的「自身造就的蒙昧」──歸咎於外來侵略者。哪怕是在歐美及日本帝國主義的入侵危及中華民族存亡的時刻,他們也拒絕為民族的過去歌功頌德。相反地,他們不斷提醒人們中國封建傳統所施加的重負,特別是宗法權威─即對家族或官僚國家盲目忠順的倫理觀。時至今日,長期持有這種倫理觀的中國領袖和民眾,仍將啟蒙運動的挑戰視為重大的爆炸性事件。

誠如克羅奇(Benedetto Croce)所告誡的歷史和歷史學家無法免於時代的印記,本書即以克羅奇的教誨為戒,其主旨在反映海內外目前仍持續不歇關於1919年「五四運動」意義的討論,「五四啟蒙運動」時期成長的浪漫運動雖然在中國的三0年代培育了為數不少的傑出文士,但是在感性主義與民族主義兩把烈火的燃燒下,中國並沒有像歐陸的浪漫主義文士,將文士的特有利器「批判之劍」對準否定感性主義的理性角度。從這一角度來看,與中國近代浪漫運動密不可分的中國共產主義運動,無論是在三0年代、四0年代或稍後的時間裡,之所以將力氣泰半用於民族主義的萬花筒中做拼圖的遊戲,而無法將視野擴大至其他層次,例如:有關啟蒙理性以及啟蒙理性展現於政治、社會、經濟,乃至文化等層面上之影響的反省,也就不足為奇。

看更多 隱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