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科學人雜誌, 三月

科學人雜誌, 三月

出版社 : 遠流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 ※ 無庫存

無庫存

定價 : NT 280

售價9折, NT252

內容簡介


封面故事:

運動未必能減重


對人類的演化及生態感興趣的研究人員通常會關注能量消耗,因為能量是生物學一切內涵的核心。我們能藉由測量代謝來了解任何物種:生命基本上是一場把能量轉化成後代的遊戲,且具備的每個性狀都經過天擇調教,使消耗的每一卡路里熱量都能讓生命獲得最大的演化效益。理想的情況是,研究的物種剛好生活在最初演化出該物種的同一環境,那些曾經形塑其生物特徵的生態壓力至今依然發揮作用。但這在人類身上很難辦到,因為大多數人早已遠離每天從野外獲取食物的生活。近200萬年來,人類和我們的祖先泰半時間都以狩獵採集方式為生並經歷演化,直到一萬多年前才有農業;工業化都市和現代技術則不過是近幾個世代的事。若想了解在牛隻、汽車與電腦出現之前,人體是如何演化及運作,像哈扎人這種現代世界僅存的狩獵採集民族便成為重要的解謎關鍵。

哈扎人的生活方式非常耗費體力,每天早上,女性分成幾組各別離開營地草屋,有些還背著襁褓的嬰兒,為的是尋覓野生漿果或其他可食的東西。野生塊莖是哈扎人的主食,這些女性可能得花上好幾個小時用棍棒把它們從岩石地裡挖出來。男性則帶著自製的弓箭狩獵,一天要走好幾公里。獵物稀少時,他們就用簡單的斧具砍斷樹木枝幹採集野生蜂蜜,蜂巢往往位於離地12公尺高的樹冠層之上。就連小孩也要幫忙用水桶挑水回家,有時,離營地最近的水池也可能在近兩公里之外甚至更遠。傍晚時分,人們回到營地,圍著煮食的篝火席地而坐,一邊聊天,一邊分享一天的收穫並照顧小孩。同樣的生活日復一日,歷經乾季與雨季,持續數千年至今。

但請拋開任何有關失落伊甸園的浪漫想像,狩獵採集生活既費神又危險,是以卡路里為籌碼的高風險賭局,輸了則意味死亡。像摩瓦沙德這樣的哈扎男性每天消耗數百大卡進行狩獵及追蹤,希望這場賭注能換得獵物做為報酬。常識與耐力同等重要,其他掠食動物或許能以速度與力量來獲取獵物,但人類必須在思考判斷上勝過獵物,了解牠們的生活習性並搜索野地裡的獵物蹤跡。即使如此,哈扎男性捕獲長頸鹿這類大型獵物的機會,大概一個月只有一次。如果哈扎女性不去採取同樣複雜精密的覓食策略,運用她們對當地植物的淵博知識,每日持續帶回足夠食物給家人,哈扎人就會餓死。這種複雜的合作覓食行為正是人類出奇成功的原因,也是人類之所以有別於其他動物的根本。

長期以來,研究公衛和人類演化的科學家認為,以狩獵採集為生的人類祖先比住在都市和城鎮的現代人消耗更多熱量,鑑於哈扎族的體能負荷吃重,這想法似乎理所當然。許多公衛學者甚至認為,每日能量消耗的減少是全球已開發國家肥胖盛行的主因:所有未燃燒的熱量逐漸囤積成脂肪。我們測量哈扎人代謝的動機之一,就是想知道這個能量缺口有多大,以了解西方人每日能量消耗不足的程度。在炎熱及塵土飛揚的田野調查季節結束之後,我回到美國的家,小心翼翼把裝了哈扎人尿液的樣本瓶置於乾冰上打包,再送往美國最好的二重標識水法實驗室之一的貝勒醫學院,想像測量出的總能量消耗肯定很高。

但在同位素比值質譜儀的檢驗過程中,有趣的事情發生了。貝勒醫學院送回的分析顯示,哈扎人看起來就跟其他人類群體沒什麼兩樣:哈扎男性每天消耗大約2600大卡,女性則約是1900大卡,與美國或歐洲的成年人一樣。我們用盡各種的方法來分析這些數據,把體型、脂肪百分比、年齡和性別的影響通通考慮進去,結果完全沒有不同。怎麼可能?我們疏漏了什麼嗎?我們對人類生物學和演化還有什麼誤解嗎?

編者的話:

運動未必能減重!
歷經年節時候大吃大喝?想消除累積已久的陳年體脂?許多人覺得該減肥了,第一個念頭是:來運動吧!畢竟運動有太多好處:促進心肺功能及血液循環、強健肌肉骨骼、調節免疫與內分泌系統……不僅顯著降低糖尿病、癌症等疾病的風險,還可減少心理憂鬱和焦慮症狀。

然而若是為了減重而運動,許多人都曾經遭遇瓶頸,為什麼再怎麼增加運動量,體重都下不去?為了解開這個矛盾,科學家從另外一個角度開始研究:精確計算原始部落與都市居民的體能活動及能量消耗。結果發現兩者的生活型態雖然大相逕庭,每日燃燒的熱量差異卻不大,大大挑戰公共衛生與營養學的傳統觀點。

運動「燃燒熱量,因此可以減重」是個想當然耳的數學計算,不過人體的運作卻不是如此。我們的身體會自動調節代謝速率與其他生理運作,例如抑制發炎反應,以節省能量消耗。科學家更從演化的觀點來思考,人類的近親(例如黑猩猩)也會如此嗎?沒想到,我們人類的能量消耗不僅比大猿更高,而且是被大腦用掉了!

聰明的你應該就知道:肥胖是貪吃造成的!減重的最佳方式還是減少熱量攝取,輔以運動維持健康活力。
全球暖化、生態平衡遭到嚴重破壞,我們該〈帶瀕危動物離家出走〉嗎?毒品泛濫,伊波加因這種〈要命的戒癮神藥〉會是最後的一條路嗎?更多的嶄新觀念,請讀《科學人》雜誌2017年3月號。
看更多 隱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