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法律的公共空間

法律的公共空間

作者 : 派特裏夏‧尤伊克 / 蘇珊‧S‧西爾貝

出版社 : 商务印书馆

※ ※ 無庫存

無庫存

定價 : NT 180

售價9折, NT162

內容簡介


中文版序

在人類生活的各項制度中,或許,法律最為持久和最為穩定,比起其他人類制度,如家庭、經濟、政治或宗教等制度來,法律在幾千年中似乎更為恒常不變。近距離地看,法律系統似乎每天都在變化,新的案子和事件通過法律程式得以處理;律師和法官們不得不跟上這些變化,以便把他們的工作做好。但是,從一個較長時段的歷史來看,法律系統似乎變化很小、很慢,千百年來人們一直在用熟悉的方法處理案子。當一個國家或民族按部就班地和習慣地通過法律程式來組織各種關係、管理各種事務和解決各種糾紛時,我們就將其稱為“法律的規則”。儘管人們用不同的方式來描繪“法律的規則”,但是,它通常包括一種承諾,也就是通過已公示的、麼眾所周知的規則和程式來解決紛爭,在那裏,決策者的權力受到規則和程式的制約,任何案子的結果都不包含決策者的個人利益。

因為美國人宣稱自己是靠法律的規則生活著的,所以,我們進行此項研究,就是想理解“法律的規則”在普通美國人的日常生活中究竟意味著什麼。靠“法律的規則”生活著的真實意義是什麼呢?我們決定去探明美國人在他們的生活中究竟怎樣以及什?時候會運用法律來處理問題,或者,他們什麼時候會使用法律阻止問題的產生。為什麼有些人為雞毛蒜皮的小事就動用法律,而有些人卻願意承受巨大的傷害和損失而從來不去尋求彌補或賠償呢?為什麼法律對有些人那麼重要而對另一些人卻不是這樣呢?不同的使用和決定是怎樣累積而產生出一種活生生的法律系統的呢?關於法律的各種各樣的解釋和使用隨著時間的歷程會對它的穩定性和持久性產生影響嗎?

此一研究是正在發展中的一種學術研究的一個組成部分,即關注法律是怎樣進行常規運作,而不是理論上的或想像的法律的運作。我們經常將這些慣常的和習慣性的實踐稱為“行動中的法律”。這一研究領域關注最為廣泛的法律活動,從街上的治安維護,到律師事務所中的談判,再到政府管理者的執法實踐,以及行政機關和法庭裏的案件管理,一直到決定警察、行政人員以及律師如何開展工作的司法決定。在這一不斷發展的研究法律的社會科學領域裏,學者們也關注非專業人士——普通公民——是如何參與法律體系,他們也像警察、律師、行政人員和法官一樣,對法律的內容和程式作出了貢獻。隨著時間的推移,這些法律專業人員和非專業的外行人士積累、沈澱下來的實踐建構起了在經驗上值得關注的法律規則。

《法律的公共空間——日常生活中的故事》屬於這一新興研究領域的一部分,旨在考察普通公民是怎樣理解和使用法律的,又是如何促成法律的產生和形成的。本書為我們提供了一幅法律的規則在大眾文化和社會中運作的圖畫;同時也提供了一種關於法律如何能在歷史上作為一種強有力、持久和穩定的制度而保持下來的理論。當人們在思考和談論法律時,他們並不是像官方文件和教科書稱頌“法律的規則”那樣,把法律想像為或描述為一種單一的、統一的法律理想。相反,人們至少用三種不同的方式來描述法律。法律的規則包含著這些多重的意義和行動,它們共同構成了合法性的機制和結構。

在關於法律的其中一種故事中,人們像官方文件那樣,將法律描述為一種客觀的、無私的、按章辦事的決策系統,與平常生活大相徑庭,幾乎是神聖的而不是當前生活的組成部分。法律的特殊場所和程式是由那種限制肆意權力的規則來支配的;正是這些規則,使得超越時間和空間的行動能夠協調統一,以至於在某一地點的調查和決定在其他時間和地點也能得以實施和執行。但是,這不是人們所提供的關於法律的惟一論述。人們還將法律描繪成一種遊戲,擁有技巧和資源的選手佔先。這一故事並不是把法律描繪為公正的和無私的,而是描繪成一種依此合法追逐自我利益的制度。但是,在此以法律如遊戲的故事中,存在著界定遊戲邊界的限制因素:結局和決定具有強制性,且決定事先是未知的,以免程式出現腐敗。最後,人們講述了第三種關於法律和法治機構的故事。他們認識到法律主觀上想做到無私和公正,然而他們並不相信它真正做到了這一點,他們本希望如此的。而且,他們懂得它是一種遊戲,但是他們沒有資源去合法地參與。然而,他們看到了法律是強大有力的,操縱著他們的日常生活和社會關係,因而不能忽略它。這些人並沒有轉向有效的正式法律程式,因為他們認為這些是不公平或無能為力的,而是將法律描繪為要求他們圍繞著它而行事,是欺騙和操作,它顛倒正常期望和行動方式。

關鍵問題是:正是因為人們用不同的方式來理解法律,才使其成為一種更為強大和更為持久的制度。如果我們只是按照理想的方式來理解法律的規則,那麼,它將是脆弱的,容易被人忽視和因自身缺陷而遭到批評,這些缺陷是人們在法律的實際運作中很明顯地體驗和觀察到的。相反,如果僅僅像批評理論那樣來理解法律,強調法律如遊戲、有時不公或背離理想,那麼它就很難得到支援和忠誠,而後者是任何制度要長期生存下來所必需的。但是,我們已經看到法律具有多樣性和多種解釋,而不是僅有單一的文化表現。這些不同的論述綜合概括了人們的各種經驗和對法律的期望。而且,這些論述將法律的規則組合為人們在經驗中可以看到的社會制度。

儘管本書的資料是在美國的一個州收集到的,但是,我們相信,它所描述的行動和對法律的理解具有普遍性。本書並不是討論個人的情緒(即某些人是如何感受的),也不是關於我們作者認為法律的目標應該是什麼的討論。它描述了在美國文化中,普通人當中流行的實際法律行為和對法律的解釋。它為我們提供一種關於法律這一社會制度的穩定性和持久性的理論。現在重要的是,我們要看看這一理論的一般性究竟如何,在其他文化中流行什麼樣的法律故事,法律的規則在其他地方的普通公民的日常生活中究竟意味著什麼。

不管怎樣,本書對任何正在尋求建立穩定可靠的法律原則的國家——如當代中國——的啟發似乎是很清楚的:不要把法律原則想像得那樣十全十美、戰無不勝。人類制度之所以成為永恒的和穩定的,是因為它們是日常生活中的平常事務的組成部分。我們在本書中並未描述和說明法律原則的起源,也沒有探討一個國家是如何制定和創立這些制度的,因為那是非常困難和艱苦的工作,它要求我們細緻地關注制度的內容、制定的程式以及那些正式規則所創立的政府機構和權威。寫入規則中的那些願望仍然是重要的,儘管它們通常不寫在那些正式規則中。“書本上的法”與“行動中的法”之間的差距總是存在著的,但是這種差距是不空洞的,也不是毫無意義的,它是能量和發明的空間,也是專業法律人士和非專業人士運用法律原則的社會行動空間。本書揭示了法律原則是如何得以維持的,以及如何通過不同層面的解釋而得以強大起來。

帕特裏夏·尤伊克和蘇珊·西爾貝
2003年12月30日

看更多 隱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