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沙子自己知道

沙子自己知道

作者 : 粟耘

出版社 : 聯合文學出版社股份有限公司

※ ※ 無庫存

無庫存

定價 : NT 300

售價9折, NT270

內容簡介


當慧日照滿大地,
在此聖節,我們獻上鮮花;
我們所喜悅的,怎能禁它不消逝?
即使是無價之珍,亦剎那幻滅!

這是我在年輕時看到的一位德國比丘寫的詩,從此,它進入我的心中,漸漸領會出生命中狂歌與寂滅的歷程,是如何片刻不息地在真摯與莊嚴中演遞,我很慶幸,數十年來,始終不曾離它太遠,我很歡喜,可以信守對浩瀚世相所持的許多謙卑中的禮讚,有時一點一點記下,便是《沙子自己知道》。

■作者簡介

粟耘
本名粟照雄。年輕時住都會,每看到流浪狗,都覺得同屬族類,與繁華無涉,而自有天地。青壯居山林,每看鳥飛雲走,都覺得肩生雙翅,同與翱翔,而天地無礙。晚近居鄉野,門雖設而常閂,幾是不出戶,息交絕遊,有清風徐來,林下小坐,便覺羲皇上人不為。去年罹病,有親友師生知而憂之,我則以為春亦時節,冬亦時節,生活如登山,或平坦,或險陡,眼前都是風景,只要順性相待,都值以養心遣性。讀書享至樂,作畫體莊嚴,皆屬個人事,唯自心品啜,不足以語人。寫作歌笑,聊抒情懷,或可資識者同趣。有時為己雕刻勞作,有時為妻斲琴洗碗,都是歡喜當為事。世間事,當為不當為,全在己心之向度;名位得失毀譽,都能擾人,若內質不濟,縈心則亂,因而扭曲自性,便認不得本來面目。古來六十稱老,想我雖然遇少即少,遇老即老,然平生愚昧,不覺已過花甲,因而此簡介可稱之為〈憨翁記〉。

看更多 隱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