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鹽分地帶文學 (2月)

鹽分地帶文學 (2月)

出版社 : 聯經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 ※ 無庫存

無庫存

定價 : NT 120

售價 : NT120

內容簡介


編輯手記
路寒袖,在溫柔與理性之間

一家之言
劉克襄,從談文去造橋──從海線走到山線
林文義,虛構最真情

專題企劃:移開雲腳千林現─臺南女作家專輯
李若鶯,留得香言蘭味在──赤崁女史蔡碧吟
施懿琳,殷勤蘊蓄琴書力──補述府城女詩人石中英二三事
廖振富,「雌伏」與「雄飛」間的吶喊──閱讀女詩人黃金川
楊翠,時代的胎記──葉陶和她的文學殘夢
『附錄』:葉陶,愛的結晶
李敏勇,在關仔嶺留下人間行腳的女詩人──陳秀喜的女性詩、臺灣心
王亞維,歌頌勇敢、愛人與人性尊嚴──母親黛影

臺南的風帶鹹:第一屆臺南文學營
陳學祈,重燃文學的篝火──2019 年第一屆臺南文學營活動側記
劉克襄,前往鹽分地帶的路上
廖振富,南方奮起──對臺南文學營的期待
林文義,日記就是時間書
李若鶯,「臺南文學營」枯木逢春
林沈默,那天,看見發光的文學鹽──來去鹽分地帶文學營
陳艶秋,鹽甕裡綻放文學花朵──見證三十年「鹽分地帶文藝營」
許佳琪,明年報名當學員
蔡素芬,鹽分地帶文學復辦──走得更遠更好
路寒袖,四十年歷史,十年等待
平路口述、陳學祈採訪,傳承與培育的園地──平路談參與第一屆臺南文學營心得

史之磚瓦
林文寶,先生已遠去
廖淑芳,在細微清明與虛無之間的一些回憶──記恩師尉天驄
林衡哲,勝過10 所大學──返國創辦「望春風出版社」的心路歷程
林景淵,從速記員到暢銷作家──宮部美幸的創作生涯

筆尖下的溫度•新詩
岩上,大地喊痛
林煥彰,瓶想(外一首)
康原,水牛
林央敏,福興村悲喜曲
陳明克,弟弟的辭行
靈歌,接引
林柏維,風在動
顏艾琳,南靖雲水謠組曲
林益彰,南國海獸,側記漁光島弦願
陳少,海的史學
德尉,我不相信你了爸爸

筆尖下的溫度•散文
納蘭真,我的飲食革命

被遺忘的時光
陳學祈,臺灣文學回首望(9):10─12月份


在溫柔與理性之間 ☉路寒袖

翻開臺南文學史,秀異的女作家不少,為迎接三月份這屬於女性的節日,本刊特製作臺南女作家專輯「移開雲腳千林現」,精選傳統文學三位分別是蔡碧吟、石中英、黃金川,現代文學三位葉陶、陳秀喜與王黛影。

三位傳統女詩人除了才氣、家世之外,還有一項共同點,就是情路坎坷多蹇。蔡碧吟先是在二十歲時,父親將其許配給他的得意門生賴文安,但賴文安因故驟逝,蔡碧吟自誓守節而備受鄰里士紳頌揚,稱她為「蔡姑娘」。蔡國琳過世後,蔡碧吟繼承了豐厚的家產,卻招贅父親另一門生羅秀惠,引來親友甚至官方的勸阻,據聞羅秀惠有才無行,與名妓韻事蜚短流長,蔡碧吟卻仍不顧眾人反對,引起諸多揣測,其結果是,蔡碧吟不僅家產散盡,還隨羅秀惠染上吸食鴉片的惡習,晚年淒涼。

蔡碧吟素有「赤崁女史」的美稱,她的書法俊秀挺拔端莊從容,五十七歲時發起成立臺灣第一個女同仁的傳統詩社「香芸詩社」,擔任社長,宛如精神領袖,而社務主要推動的靈魂人物則是唯一的理事石中英。石中英最震撼詩壇的情事是在雜誌發表她的「離婚宣言」,其丈夫陳子敏乃鹿港詩人,妻亡兩年之後再娶石中英,卻留連酒樓棄嬌妻而不顧,石中英對付的方式不是傳統女性的隱忍,而是驚世駭俗的公開休掉陳子敏,她的果敢個性可見一斑。

以當時的社會而言,石中英的活動力堪稱超強,除參與各地詩社的活動外,也到中國發展,因而結識了第二任丈夫呂伯雄,算是有了美好的結局。另外,石中英應該是臺灣詩史上唯一擁有助產士執照的女詩人。

被公認為早慧詩人的黃金川,其家世尤為顯赫,大哥是臺灣政治史上的知名人士黃朝琴,先生是日治時期臺灣五大家族之一的高雄陳中和的兒子陳啟清。她從小在母親的刻意栽培下,曾隨兩位兄長赴日讀書,加以成長於臺灣思想啟蒙的二、三○年代,使她得以在進步的思潮中發揮寫詩的長才,才二十三歲的年輕年紀即在中國上海的中華書局出版詩集《金川詩草》,成為日治時期臺灣女詩人中最早出版詩集者。但在她步入婚姻家庭之後,創作明顯的銳減,由婚前每年四十七首的創作量,婚後降至一年不到兩首,到底是養兒育女的俗務纏身,還是丈夫娶了三房造成的內心糾結?我從書架上找出2008年她的五子陳田稻送我的重印《金川詩草》,詩集的設計、印刷與裝幀無不精美雅致,我一頁一頁的翻,一首一首的讀,依然找不到答案。

總是跟丈夫楊逵聯結在一起的葉陶應該是一個被社運、家務耽誤的小說家,她收起她的創作才華成就了楊逵,自己終其一生只發表過一篇小說〈愛的結晶〉,姑且不論其主題內容,就技巧而言,第一篇作品就能如此熟練的操控小說的節奏,文壇怎不惋惜!所以本刊特地重刊這篇少有人看過的遺珠。

陳秀喜是文學界共同的姑媽,至少,認識她的人都這麼叫她,足見其人緣之好、交遊之廣。1977年春末,我在楊逵的東海花園認識了她,她即熱情相邀到臺北天母她的寓所聊天,我當時才只是個尚在探索的小文青,竟真的直楞楞地前往叨擾,沒料到姑媽就在她書房與我促膝長談數小時,最後贈我兩本她的詩集《覆葉》與《灶》,她親送我出門搭車的情景,雖已四十餘年了,至今依然歷歷在目。

王黛影今年剛滿九十歲,是目前年紀最長的臺籍女怍家。幼年意外成了養女的她,與原生家庭的割裂雖然在小小的心靈啃蝕出許多的空虛,卻也因此造就了她的文學世界。王黛影在國府來臺後進入警察局擔任小妹,為求學習中文,主動幫忙謄寫公文,識字多了,從報紙副刊認識心儀的外省散文作家王書川,進而成了她的真命天子,不僅共組家庭,更是引領她踏進了繽紛的小說創作,而我認識王黛影就是經由王書川的著作來的。

閱讀六位臺南女性作家,彷彿徜徉於南臺灣熱情而耐人咀嚼的世界,小我與時代難分,溫柔與理性並列。

2019年的12月,尉天驄、林良相繼過世,兩位文壇前輩對臺灣文學的論述、兒童文學貢獻良多,俱為相關領域的良師,本刊邀林文寶、廖淑芳兩位教授為文悼念,也讓我們一起懷思。

而在這早之前的11月底,臺南市文化局承續曾辦了三十屆卻停佇十年的「鹽分地帶文藝營」,在成大續辦為第一屆的「臺南文學營」,委我擔當營主任重責,我乃邀集劉克襄、廖振富、林文義、李若鶯、林沈默、陳艷秋、許佳琪、蔡素芬、平路諸位方家與我,分從鹽分地帶文學的源流、文史、生態、產業的走踏,以及新詩(台語詩、歌)、散文、小說等諸多面相重現鹽地帶文學傳承,深得廣大民眾的認同,學員中超過一半以上來自非臺南的外縣市,遠從臺中、臺北來上課者大有人在。

本刊於是邀請第一屆的所有講師為文剖心暢談他們參與鹽分地帶/臺南文學營的經驗與心情,希望蛻變後的臺南文學營不只再辦三十年,最好永續不輟,因為,這是臺灣文學的命脈之所在。


看更多 隱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