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文訊, 九月

文訊, 九月

出版社 : 文訊雜誌社

可訂購

定價 : NT 200

售價9折, NT180

內容簡介


|本期專題|嘿,研究生──你要往何處去?台灣文學的博碩班未來、出路與論題關注
這回封面專題的結構設計,我們選擇優先關注「人」,當事者,也就是是那些正在或者不久前,還在為畢業論文認真地煩惱、闢路前進著的人們。
打頭陣的,是邀自各校台文相關博碩班畢業生「過來人」與在學生的【快問快答】──不論研究領域是否為台灣文學,仍有磨礪學問與人生韌性的「研究者之路」答覆版本。緊接著是不同面向對未來出路的經驗談與思索。這或許可以視作此專題的第一部分,「何處」。
第二部分,我們將背景放回學院中、論題裡,二十餘年台灣文學學門在各校建置以來,一路行「去」,發現歷史與記憶的舊景新貌,豐厚研究的深度與向度,發展至今,陸續加入的研究者新血們,正追尋、開展著什麼重要題材,跟哪些問題意識對話?除了邀請博碩生的老師們分別以整體學術圈與各校近年博碩論成果來觀察,也邀請多位博士畢業生或候選人,一敘自己的跋涉心路。
期待我們的社會,能因這些年輕學藝人的努力,逐漸落實為更能自在生活、多元發展、安身立命的地方。

本期重點:
|本期專題|嘿,研究生──你要往何處去?台灣文學的博碩班未來、出路與論題關注
|活動|當代「前衛」藝術與那段缺席歷史的不在場證明──談「共時的星叢」特展
|特輯|張秀亞百歲紀念特輯
|特輯|紅樓論壇特輯
|談文論藝|從無主的野鬼到有腳的人魚──談李維菁的《人魚紀》與其小說世界
|人物春秋|從文學到美術──黃光男╳林皎碧:一場老友漫談與想像紀行
|人物春秋|作家關懷列車 夏日午後的歡聚──資深女作家聚會側記
|我們的文學夢|李志薔 文學的影像‧影像的文學

|編輯室報告|問
人生總有那樣的尷尬時刻,被問及:你正在做什麼?或者,接下來有什麼計畫?卻無法馬上回答。
問話的人可能出於偶遇的客套,或者一種對於「未來可能交集、合作」的期望與想像。也許出於關心,或以關心之名傳達發問者的不安。但總之,被問的人,總不免意識到,好像得正經回答,無可逃躲迴避。當然,視發問情境,可能僅是輕鬆地哈啦,像等會兒要去哪用餐或散步;但不無可能像避無可避的善意逼問終身大事那樣,教人不能不瞻顧遲疑。「說出了就要做到呢。」終究是自己給的壓力。但擲入的青春與精力,撩落去的大塊未來,工酬比合算嗎?自己真的想做嗎?能承受可預料的辛苦與犧牲?不做這件事,是否有別件事是想做也做得來?千思百慮後投身做了,能否做好做滿,或太輕易可被取代……,文學科系的碩博生,對此恐怕尤其敏感,畢竟面對的,並不是花時間就能篤定得到預期研究成果的事物,許多時刻,更無前人的篤定步履可以追隨。
二十餘年來,台灣文學學門的體制化過程,雖不至於說全然從無到有,但相對於其托身的大環境而言,無疑是個劇烈翻轉成見與常識的漫長跋涉;宛如把整座台灣島的無數時空內面皺褶向外翻出,在歷史與記憶的荒蕪、壓抑、百廢待舉氛圍中闢建出新世界。這些年,學院體制內部不僅已有許多閉門討論,近年更「跨」很大──學校、科系、師資、研究方法、地域、國家、語言、族群、社群、專業領域、社會事件……,使得今日的台灣文學研究,早不是開創時期諸賢所能預想得到的來日圖景。整個台文學術圈,正像個剛步入二十歲世代黃金盛年的年輕人,躊躇滿志,既徬徨又渴望飛躍式進步;有無限想像力和可能性,卻同時常意識到限制,或過度謹慎、(自我)保護。海綿般快速學習與茁長,在戰鬥中反省,也在反省中戰鬥,更在意是否能學以致用。
這些年來,我們逐漸得以享受、體驗台文教育初階的成績在生活各處開花結果:考據更精實可信的影視作品;討論這個國家的過去未來可以比較像是日常的閒談;我們的集體記憶逐漸不再有五十年以上的空洞;文學與社會現況可以更積極地互通有無……。雖然還不能說抵達闢路者們的理想,但畢竟已邁出了相當大的步伐。
只是,若由我們這嚴格意義來說「圈外」的人來描述上面這些認識,會不會僅是自以為是的一知半解,或者誤解?真的是這樣嗎?只是這樣嗎?彷彿我們正扮演那個隨口問話的人,問話(製作專題/閱讀)當下,會不會其實腦袋裡一片空白,並沒準備好想問(聽)什麼,可能得到什麼答案,反而教自己陷入不知如何接話、關心的困窘;或者僅寄望對方給予答案,被動地全盤接收。那樣的問與答就是無意義的。
問他者,也就是問自己。作為媒體,同時也作為讀者──啊,同時也是好幸運偶爾先睹為快地接收這些博碩班學藝人階段成果的協助發表者──這回專題,正是這樣一個試著自問的過程,檢視已有與欠缺:哪些學院中(遠遠比我們投入更多時間精神,動員更完整更好的資源與思考)關注的趨勢、題目,我們(或不只我們)可在日後規畫雜誌專題或早早邀稿,醞釀有意思的觀點與形式,分享予讀者?哪些研究者、書寫者,我們可由此回接觸契機,開啟日後的合作緣分?
更重要的,我們盼望,對台灣文學的認識,不(只)是點狀的,心血來潮式的即興聯想,而是在比較認識到整體脈絡的前提下,尋找、發現、整合,想做與該做的事。在這件事上,我們和博碩生們面對的,其實相當相似;我們更因此期待,此回專題,能增加些彼此的對話、認識,並以此作為對他們的祝福。(丁名慶)
看更多 隱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