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文訊, 九月

文訊, 九月

出版社 : 文訊雜誌社

※ ※ 無庫存

無庫存

定價 : NT 170

售價9折, NT153

內容簡介


封面故事/雨後的燦爛──台灣戰後現代詩社與詩刊3
南方武林:《掌門》詩刊

1978年10月,古能豪、鍾順文、林仙龍等為了自己心目中的理想詩社,在高雄扶輪公園(今城市光廊)創立高雄第一個現代詩社,隔年一月《掌門》創刊號出版。1986年第27期後,《掌門》暫時休刊,直到1997年10月以《掌門詩學》復刊。如古能豪不斷強調的「『掌門』絕對是詩的社,『掌門』絕非是辦詩雜誌的社」,這股對詩的理想與使命,讓《掌門》度過35年的歲月,雖然於2013年12月第71期後停刊,卻絲毫不減「掌門人」彼此之間的團結與向心力。出身南台灣的「掌門人」總帶有赤道陽光氣息,他們深扎於南方大地,以詩當劍,開闢出特屬於己的豪俠詩光。

我們邀請當年參與「掌門」詩社的詩人、詩友,透過綜論與回顧、今昔詩作,並收錄座談紀錄與詩刊封面輯,同時,九月亦將於紀州庵文學森林舉辦「《掌門》詩刊特展」,讓讀者一同體會「掌門」如何從文字熨燙出如太陽般的熾熱。
 
編輯室報告/一首首感人的生命樂章
封德屏
1940年8月25日,日軍登陸越南海防前夕,14歲的潘壘拎著小皮箱,隻身離家,搭最後一班國際難民列車,逃往雲南昆明,就此展開他的飄泊,從越南、上海、台灣、香港,再到台灣。2004年10月,當宋雅姿採訪他:一生飄泊,何處是故鄉?這位當年兩度請纓殺敵的熱血青年,如今兩鬢花白的儒雅長者,忍不住失聲痛哭於國軍英雄館大廳:「我現在已經沒有故鄉了!」

2017年8月4日,二殯景仰廳,慈濟姊妹的誦經聲,只幾位影劇界、文藝界朋友,陪伴著家人,送走了潘壘,結束他91年的人生。家居親情圖和10分鐘的告別式短片,記錄、描繪的全是潘壘電影事業的歷程及貢獻。

歸途,心若有所失:想到1949年他創辦的《寶島文藝》,他創作的《紅河三部曲》、《魔鬼樹》和數十本長、中、短篇小說,一九五○年代和張道藩亦師亦友的往來,和馬各、師範半世紀相濡以沫的交情……想到他近十餘年陪伴重病妻子,自己又長年病體纏身的艱難;想到最近幾次想探望他,終究未能成行的遺憾……
從文學、美術到電影,潘壘天生的才氣,旺盛的創作力,每一個歷史轉折之際,無不熱情以赴,為我們留下豐碩成果,一如他口述的回憶錄:《不枉此生》!

《文訊》及其「文藝資料中心」,多年離散、搬遷後,終於有完整的家。之前,另外保存的珍藏本、手稿、書信,如今都安全歸檔。所有館藏經過編目、建檔、貼條碼、上磁帶,然後上架。正加緊腳步,準備試營運及明年七月的正式開放。
溽暑中傳來佳音。旅居美國的文友傅運籌、趙樂德夫婦返台,帶來一箱珍藏書。這些書籍陪伴他們將近半世紀,現在他們要為這些愛書,尋找一個妥當的歸處。知道「文藝資料中心」長期為文學服務,去年暑假就送了一批詩刊期刊,正好補足我們缺的《創世紀》1~9期、《藍星季刊》1~3期。今年趁暑假陪孫子返國學華語,再攜來方莘、楊喚、鍾雷、鄭愁予、瘂弦、黃用的第一本詩集。這些超過一甲子、充滿歲月痕跡的詩集,「品相」良好,可以想見他們是如何珍愛看待!
作家也是兒童文學家的桂文亞,捐贈了16箱文學藏書。幾年前她已開始十年捐贈計畫,將珍藏的手稿、照片、一般文學書和兒童文學書,整理分類後,再經過慎重考慮觀察,捐贈給不同單位典藏,希望可以嘉惠更多人。

王盛弘,和他算熟,也算不熟。熟是指多年來彼此對文學感知的默契,不熟是因為不常往來。我喜歡這種感覺。《花都開好了》是盛弘第十本散文集,相較更年輕時的作品,看得出他是如何精細地裁剪出新意,對待事物更「溫柔了點,客觀了點」。他說:「這是時間送我的禮物。」他自況是王維筆下那「自開自落的芙蓉花」,縱使在寂靜無人的山中,依然開好、開滿,不為討好誰,也無視外界毀譽,美麗就是美麗的理由。這就是王盛弘。

上海商銀文教基金會贊助、紀州庵主辦的文學夢系列講座,邁入第六年。簡單雋永的題目,讓作家自由講述發揮。認識悔之近三十年,他的演講實錄,對創作、對文學永不消逝的激情,仍深深鼓舞了我。對美的極致追求,迫使自己的創作要變得更好,每次至少都要有一個小小的不一樣,希望寫作必須能感動自己……他努力追求創作的獨特與差異化,使自己能到達更遠的地方。他認為,縱使世上常有我們無從閃躲的東西,詩會停留在那裡,給予彼時生命可以歇息之處。他極大強度地替我們真心感受這世界,也真心認為詩可以改變一切。這就是許悔之。
所有的感傷、感激和感動,文學,都為我們譜出一首首感人的生命樂章。

看更多 隱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