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文訊, 四月

文訊, 四月

出版社 : 文訊雜誌社

※ ※ 無庫存

無庫存

定價 : NT 170

售價9折, NT153

內容簡介


本期專題/台北:區區文學事2--中山‧大安‧文山
區區文學,只是文學,彷彿無關溫飽的事,卻能容許生命齟齬的存在。區區文學,也代表各地域人們的閱讀與書寫,以文學的方式,去記憶,去生活。

2018台北文學季文學閱讀以「區區文學事」為主題,透過講座、體驗、走讀方式,轉乘一條貫穿台北各區的「文學線」,去發現每區的文學大小事。因此自三月號起,我們策畫了「區區文學事」系列專題,各期分別以台北三個行政區為主題,重新探索台北的文學故事,邀請讀者一同透過文學的濾鏡,在古老與現代、都會與自然之間,覺知台北的不同樣貌與內涵。

這一期來到中山、大安、文山區,看不同時代的文青,如何在城市裡閱讀與寫作;並側錄職業文字工作者的一日,藉此日常的軌跡,探索文學生活的可能性。
 
編輯室報告:因為詩的緣故
李有成教授發表在《文訊》的第一篇文章,1993年元月第87期,〈世界華文文學:一個想像的社群〉,直接針砭了我們邀稿的主題,他強調世界各地華文文學的差異性與異質性,並提醒「世界華文文學」最終不免淪為一個政治的建構。文章不長,卻帶來啟示與深思。之後陸續約稿、專訪、邀請擔任會議講評等。想像他擔任中研院歐美研究所研究員、所長的工作,應該是嚴肅冰冷的。很少見面,隔著電話感受到有成的親切,但每次約稿,仍簡約、謹慎。直到三年多前,我們承辦策畫「小說引力」,觸角遍及星馬港澳及中國大陸,有成到《文訊》「文藝資料中心」開會,會後閒談,在斑駁的詩刊中,隨手翻閱,赫然發現青年時期的詩作,竟在其中。我們聊詩刊,談文學,學者李有成化身詩人李蒼,文學感性溢於言表,霎時拉近彼此距離。

而真正同情共感、同舟共濟,是因為李永平。
永平得了國家文藝獎,我們一起慶祝吃飯;永平罹患重症,我們一起想辦法,醫療、看護、創作、發表、出版;有成、嘉謙、金倫、宗翰及我成立群組,互傳訊息,分頭幫忙,直到永平離開我們。在倉皇淚水中,有成不忘叮嚀:「永平走了,我們這段時間建立起的革命情感,不要就這樣散了。」

敬佩學者李有成,喜歡詩人李蒼,藉著他文集和詩集同時出版,即將正式退休,展開更自在寬廣的論述和創作時,把這樣優秀的朋友介紹給更多的讀者。寫詩與學術研究是他一生的志趣與志業,是他介入現實世事,回應世事人生的不同形式。祝福他。

去年元月,辦公室從六樓搬到地下二樓,累積十餘年近百箱的書和資料,非得年輕的同仁幫忙整理不可。但是座位旁一個黑色的提袋,卻跟著我搬遷,提前提後,直到塵埃落定,一切定位,仍放在我視線可及的座位旁。

袋子不重,裡面是詩人辛鬱從2014年1月1日,到2015年4月29日逝世前一天,每天的日記,一年又四個月二十八天,共用了五本筆記本;以及辛鬱2014年1月1日到6月18日,將近半年,一天一首的「輕裝詩」,計168首;還有一本傳記,則是辛鬱2014年6月發病後開始寫的〈關於我──聊作小傳〉,兩萬字左右。

辛鬱過世,《文訊》除了製作紀念特輯外,也在辛鬱冥誕6月13日下午,舉辦「冰河下的暖流──辛鬱追思紀念會」,出版紀念特刊,讓大家的心意,化作千千萬萬的回憶與思念。這些懷念及書寫,多少減緩了悲傷及思念,但每一觸及他留下的日記、詩稿,尤其是最後遺作的168首「輕裝詩」時,都一再被提醒我難辭託付的重責。時間荏苒,眼看辛鬱過世就快三年了,心裡繫念不斷,更加緊繃。但誰來出版呢?宗翰知我記掛之深,向認識多年的林群盛提起,於是「斑馬線文庫」慨然擔起這項工作,大家一致決定在辛鬱過世三周年時出版。劍及履及,在辛鬱夫人張孝惠女士的信任授權下,發稿、校對、排版,迅速展開。於今《輕裝詩集》出版了,謹以此紀念辛鬱逝世三周年。

1977年,我在《愛書人》雜誌初訪洛夫時他說:「真我,是一個詩人終生孜孜矻矻,在意象經營中,在跟語言搏鬥中唯一追求的目標。作為一個詩人必須意識到:太陽的溫熱也就是我血液的溫熱,冰雪的寒冷也是我肌膚的寒冷……」1988年2月,《文訊》第34期〈永遠的鐵三角〉,洛夫說:「在經營這刊物的三十幾年,我們憂喜與共,苦樂分嘗,而友情也歷久彌堅,這主要是基於我們共同的志趣,相互的尊重與默契。」

作為相交一甲子《創世紀》的伙伴,張默以詩追悼:
你是想繼續向前邁開虎步嗎/莫非要把我和瘂弦/扔在華南一片空曠的大平原……

咱們不是早就約定/在新世紀光風霽月的某一天/三人歡歡喜喜/光臨那個松菊扶疏的桃花源
為何,為何/你卻獨自靜悄悄的先走了……
看更多 隱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