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文訊, 四月

文訊, 四月

出版社 : 文訊雜誌社

※ ※ 無庫存

無庫存

定價 : NT 200

售價9折, NT180

內容簡介


|本期專題|淘氣的文學備忘錄--發現作家與作品角色們的「孩子氣」
|特輯 |2019台北文學季
|懷念作家| 陶然‧李錫奇
|文學夢|隱地--從數學白痴到文學記錄者:文壇時代風雲的見證人
|書的世界|出版人札記2019.4
|草原副刊|胡晴舫‧許正平‧楊棣亞‧崔舜華‧曹馭博‧連明偉‧李奕樵‧陳柏言‧盧慧心‧廖梅璇
|銀光副刊|李有成‧岩上‧渡也‧樂茞軍‧愛亞‧童元方
 
|本期專題|淘氣的文學備忘錄-發現作家與作品角色們的「孩子氣」
初臨這世上的目光,都是好奇的。我們先是用手去指,然後才有語言。孩子般的人事,有時純粹得如此深邃,有時也只是淘氣,便推動了時代的前進。
作為文學素材的蒐集,本期專題收錄「孩子氣」角色100名--由作家或學者,從書裡或生活經驗中尋覓孩子的特質。也經由學術或出版等角度,認識童話、繪本、動畫等孩子氣文本內容與現象。
當我們討論起孩子,我們討論的往往是大人。可愛或可惡的,可以選擇與無法抵抗,要如何成為一個「人」?每個人心中的孩子氣,都能聽見自己童年的回聲。在生命實現及轉變的過程,用文學記得原初的能量,讓我們永遠保持對話。
 
下期預告:編輯作為一門技藝
既是名詞,也是動詞--「編輯」,在作者、讀者與出版品之間周旋的日常中,究竟擔負著什麼樣的角色?做著哪些事?
下一期《文訊》,將邀請在書籍、報刊、雜誌等領域努力的編者們,思索自身角色於出版產業裡的定位,分享品味與風格的養成之路;也關注編者個人的自我構築如何受到職涯影響,以及這份工作所必然面臨的處境與情緒。
隨著時代推進,此際作為編輯,工作的內涵與心態正面臨何種轉變?身處變化洪流,我們可以如何想像未來?
 
編輯室報告:飛起來
在邀約、收集「孩子氣」人物例子與討論的過程中,其實有點訝異,我心目中最孩子氣的幾位作家與角色(這名單仍祕密地增生中,且請容我耍個孩子氣:不,告,訴,你),完全沒有人提及。他們多半深居簡出,始終不打算好好地社會化,或者與社會、世界的關係,總會發展成各種內心或外在歷險。但對於文字書寫或創作(若是小說角色,則是對於生活、人際關係),他們極度認真虔誠,這認真裡面有種相當排他的,唯「我輩」能默契懂得、通關的自在幽默感--在這大世界中,自有打造內在小宇宙的演練法門,以及步調。他們外貌大多一派悠閒,並不逞強,更像嬉戲於時間中,或之外的旁觀者。

講究起來,「孩子氣」這個詞其實十分曖昧,成熟的大人通常不會以此指稱他者,純真的孩子更不會這樣描述自己或儕輩。一般說出來的時機,多少帶著點歲月的俯視感,就算是目光帶著憐惜也並不倖免。

因此「孩子氣」其實有些許使我不自在的成分,或許是因為閱讀或接觸前述那些我心目中的孩子氣人物,我總是很容易感受到自身的限制與匱乏。某個角度來說,他們遠比我更直視、認清身為人類,或書寫者、創作者的限制與匱乏--也正因此,才更心無旁鶩服侍文字藝術魔神,在其中創造最大自由。而這無關於那個限制與匱乏的現實源頭、背景,實際上有多麼橫暴、殘酷。寫到這兒,我想起的例子,是一部多年前的義大利電影《美麗人生》(La vita è bella, 1997),在納粹集中營中,一個天性幽默的父親,持續盡最大力量,對年僅五歲的兒子撒著規模驚人的漫天大謊:一家人正身處一個遊戲當中,必須接受集中營種種規矩以換取分數,贏得最後大奬。這至今仍是我心目中關於「孩子氣」最溫暖悲傷,也最動人的演繹。

回說專題邀稿,最過癮的,正是發現名單彼此交錯不重疊的部分--原來某某這樣想像孩子氣啊;或者竟然也可以那樣去想某某的創作與作品。

在今日這幾乎無所逃於眾人目光(甚至更多是有意迎上前去)的當代網路世界,世界浩浩浩蕩蕩更前進主張個性的時代--我們是不是可以說,不論天然或者後製加工,無數這些「個性」,正是難以定義、不可框限的孩子氣?--當然你會知道,結果是,各種個性未必相容,必定催生更多的,自願或非自願的壓抑。這反映到文學中,有很多值得探索的地帶,以及可能被創造出來(與他人與世界總是衝突)的人物典型。

「孩子氣」的存在,於是也常被比擬為常受監督、規訓的孩子:或許是難以親近想像的異質存在;是不可預測的意志;是愛之重之卻彼此羈絆為難;是創造力或破壞力的譬喻、象徵;是失落的純真、壓抑的邪惡的鏡象殘影。當然,也可能是天地間孑然一身唯可確認但須妥善封存的珍寶。只是孩子氣並不等同於孩子。「孩子」加上了沒有具體形質的「氣」,彷彿就變化成一種帶點虛幻或幻滅預感的東西。

對於「孩子氣」的文學人物,這會兒,您會聯想起誰?是來自刻板印象,童年時期的摯愛依戀,心有靈犀的一點祕密聯繫,或者心底角落始終不能忘懷不會更易的,讓靈魂可以柔軟也可以強韌的形象呢?
是誰,都很好。我們並不打算為人物或作家貼標籤--我們期待發生的,不是變成孩子,而是希望與有趣的(大)人在文學中邂逅。或許就像彼得潘與他的夥伴們常說的,要飛起來,「你只需要一個快樂念頭!」(丁名慶)






看更多 隱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