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幼獅文藝, 一月

幼獅文藝, 一月

出版社 : 幼獅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可訂購

定價 : NT 170

售價9折, NT153

內容簡介


封面故事:不在島嶼寫作
到他方寫作,是距離的移換,也是日常地層的變動。
駐村寫作讓作者出得去,又把什麼帶進來?
駐村前要有什麼樣的心理準備?從「村」的視角來看,
地方又需要什麼樣的藝術行動?
我們從駐村出發,開啟新的相遇可能。

不在島嶼寫作:駐村者與將駐村者的下午茶-黃麗群×陳又津×李屏瑤×馬翊航◎呂長紘
到他方寫作的線索:愛荷華與佛蒙特◎編輯部
空屋和甜水塘◎吳俞萱
在自己的房間看遠方風景◎徐譽誠
遠方的雪地◎崔舜華
我根本忘記明年要去駐村◎李屏瑤
藝術家駐村與返鄉的意見說明書--來自陳育萱、葉育君的地方對話◎陳育萱、葉育君
從村的視角出發-藝術行動在地方的位置與可能◎李香誼
駐進花蓮母土◎葉覓覓
小孩◎柴柏松

編者的話:他方的魂魄  
馬翊航

一月底就要滿三十七歲了,七年前的冬天我在波士頓。人是到了他方,但不完全為了寫作。當時有幸受指導教授的協助,到波士頓待了十個月。我的英文不太好,惶惶不安。出發前幾個月有個小酒局,在座有鑽研生命靈數的寫作者,我問這趟北美行如何呢?答案是,如果你對這趟旅程沒有什麼想法的話,可能會全無所獲。那時還去行天宮,池上玉清宮求各種靈籤,結果大致類同,諸如風波無定,盈虛天時的結論,沒有超過中平以上的籤。一頭驢在妄想的風雪裡走,是毛驢走過天亮。

那年冬天我曾經陪著黃崇凱去波士頓大學訪問哈金,跟哈金同桌吃飯,大概是我人生高峰。哈金的《在他鄉寫作》(The Writer as Migrant)是移民書寫的當代經典,談以英語寫作的「不自然」,談移居者如何以語言定著或漂得更遠。可能因為第一次到達有雪的地方,我印象比較深的是他詩集裡面的〈雪〉--你寄來雪的情意,要我做你的男人,又做你的雪人。這兩件事是互斥的嗎?

不知道對其他人來說,(長程的或短程的)他方寫作如何去應對?也許會變成地方的某種魂魄--如同李奧帕德《沙郡年紀》的土地與鳥。當然要申請成為一個魂魄,也是需要體質的。我上了各種機關網站,看看自己有沒有可能駐村。有的需要已經有出版成集的作品(合寫是不是就不算?),要有準備作品翻譯,要有一定語言能力,要有開放活潑的心(這我可能最缺少)。地方也可能成為作者的魂魄,每一種他方都值得轉世。

黃崇凱的〈火車夢〉,誕生在他的池上遊之後。那兩天人恰巧不在池上,沒能好好招待他們,但池上招待了。後來看到這篇小說,我想那幾天能夠誕生這樣的魂魄,對作為他方的我們,真是一個禮物(他那時還真的住在一個叫做禮物盒子的民宿)。黃蟲在這期製作期間人在法國,我不好意思叨擾他,但許多地方都有他的協助或對照(我可能想像自己也是他的魂魄)。我們邀請了黃麗群、陳又津、小光一起,拿碎花瓷杯裝紅酒聊起駐村生活的想像與實像。吳俞萱與徐譽誠寫下駐村記,小光舜華則寫下將要臨去的心情--如果他們也算生命靈數,大概不會有我那樣的結果。請育萱與育君聊聊自他方後返鄉的行動,香誼從「村」的視角觀察「駐」的變化。請葉覓覓寫下他的東華駐校記,請柏松側寫他眼中的葉覓覓。停留之後換位,大家都在摸索棲居的條件。

我在十二月初恰好有機會去了東華,找覓覓算了一次詩塔羅。
我想著生活的選擇,抽到的詩句是「把肥皂握成一條魚。」
就是我那一夜的魂魄了。





看更多 隱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