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幼獅文藝, 三月

幼獅文藝, 三月

出版社 : 幼獅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 ※ 無庫存

無庫存

定價 : NT 170

售價9折, NT153

內容簡介


封面故事:正在運動的板塊
有些小事正在發生,有些板塊正在位移。接續力道,或悄悄隱身,街頭與遊戲,親密與疏離,都成為了時代地層的線索。是讀寫關係的變化,歷史知識與敘事形式的互動,作家群體的競技與探索,閱讀社群的接近與流動……新的活動,新的觀測者。活動的星系,活動的板塊。無人知道盛世是否到來,不墜之泉,飛翔的鯨,正是眼前的星群與島嶼。
妖怪重生,在新的文化土壤--走進臺北地方異聞工作室‖熊一蘋
文學・遊戲・大宴會--「字母會」現象觀察‖張純昌
世界太大,我們作伙取暖--向彼此靠近的新讀寫關係‖傅彥龍
空虛寂寞冷的時候就呼叫文學吧:社群媒體與文學粉專‖張桓溢
「每天為你讀一首詩」的再閱讀‖許舜翔
文學行動者的街頭筆記:社會沒有時間了,文學如何趕上?‖林月先

【竊賊日記】
做個竊賊是如此優雅的事。偷取故事,偷取動態,偷取人生,偷取時間。靜靜釘選,悄悄解散。當你知道我正偷竊你,你是否願意被再一次分享。請讓我逆轉,讓我窺視--別怕,偷了以後,還有以後。
真實練習‖蔣亞妮
沙茶山茼蒿火鍋 ‖神神
夢中夾縫、靜電般的回憶 ‖林餘佐
襪子‖潘家欣
攔腰‖游善鈞
咬指甲‖陳柏煜

【經典對讀】
負傷的動力學:瑪格麗特.愛特伍《盲眼刺客》‖蔡琳森、崔舜華

【第一本書】
讓詞語如音符般自由--帕麗夏、曹馭博對談《一小片安靜的壞天氣》

編輯室報告:偷竊來的光      
               
◎馬翊航

大約十年前,我參與了一齣叫《宛如幼蟲》的戲。我以幾部作品為底本編劇,其實劇本全由引文所構成。有尚・惹內的《竊賊日記》,舞蹈家尼金斯基的《尼金斯基筆記》,莎拉肯恩的《4.48精神異常》,亞陶的《血如噴泉》,邱妙津的《鬼的狂歡》。偷竊句子形成劇本,走在文字裡,像穿過小巷,長廊,無盡的空橋。書寫那些年輕,早已死過一次,卻還是不設防的生命,不可能是愉快的。病與命一同夾纏,分不出來是以痛苦兌換作品還是以作品兌換痛苦。我並不太相信誰常說的痛苦會過去美會留下(有次我竟然親耳在捷運裡聽見有人以這句話來安慰人)。大多時候痛苦過去了,也只是留下不一樣的痛苦。但我們畢竟一起運動過,身體裡多少保存了當時碰撞出的地痕,暗沉像血,苦軟像蟲的娃娃。

1月31日上了誠品空中閱覽室的直播。主持人楊佳嫻為直播下了一個主題:「青年改造」,談《幼獅文藝》的變化。說是變化,其實更多是延續與借助。青年之力是文學史的課題,也是眼前事物的造型;不是物理時間的測量,而是尺度的彈性。青年之力正是推動板塊,測量板塊的人們。這次專題的撰寫陣容是歷來最年輕的,不必獨當一面,不必一家之言。熊一蘋,張純昌,傅彥龍,張桓溢,許舜翔,林月先,新的觀察,就是新的戰鬥。宇宙中遊戲,撞開時間後就是另一個盛宴。當然壯盛的獸,神通力量,偶也有頹危的邊緣。駱以軍的《匡超人》,有怪力,也有痛苦的運算。那書寫的刻苦,情感的耐勞,也許變形後就能飛越,窮而未盡,破而不壞。訪問駱以軍的留婷婷,說是第一次訪問,那文字竟如此敏銳精細,也是青年怪力一種吧。

偶爾總是覺得被世界偷竊了--那就偷回來。月初極寒時候去聽演唱會,信義區高樓光柱包圍空地,情感透支的羊群聚著,像遺忘了逃離的念頭。雷射光束與雲圖被細雨攔截,製造為了逝去而發亮的紋理。蔣亞妮,神神,林餘佐,潘家欣,游善鈞,陳柏煜,一起攔截了什麼:病與藥,鏽掉的時間,電擊的雪景,愛的瑣物。那些偷來的故事彷彿是我。

你也會覺得彷彿是你,根本是你。

在寫《宛如幼蟲》的時候,導演布萊恩給了我一個隱喻:至少死過一次的人。我如果必須至少死過一次,就會是那時。把身體留到現在,應該是為了繼續與你偷竊,或偷竊你。借來的故事是牆,鑿開小口,或可能射出無視時間的光--照亮誰,擊中誰。






看更多 隱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