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ta台灣建築, 二月

ta台灣建築, 二月

出版社 : 台灣建築報導雜誌社

※ ※ 無庫存

無庫存

定價 : NT 240

售價9折, NT216

內容簡介


編者的話:

2月手記
 
Next Generation年輕力

萬物都有其生命歷程,人的腦力及體力在達盛年之後,也逐步下降,直到退下工作的那一天。在人生漫長的路途中,年輕是美好及光彩的一段,它開啟了每一道知覺以及吸收知識的窗口,並在各種資訊的暴露中,面對挑戰而茁壯。
 
在建築職業的現實狀況下,年輕雖是光彩燦爛,但也不時震盪起伏。一個個期待飛揚的心,卻也常常在瞬間而來的暴雨而澆熄希望。一聲聲鼓勵「再接再厲」、「堅持在堅持」的聲音在周圍發聲,於是以再一次投向未來的夢想的循環。
 
年輕、年輕建築師們,你們是在合理的磨練中成長?還是在不合理的打壓下,意氣消散,墮入無望深淵?
 
來看看柯比意的年輕。出生於1887年的柯比意基本上是自學建築。20~25歲之間的資歷包含如下(也就是我們大學學習的年紀):他到了巴黎著名建築師August Perret事務所作了十四個月的繪圖員;他花了兩段旅程長短不一的時間進行旅行學習建築;他留在家鄉一方面研讀資料,並為父母親蓋了一棟住宅。26歲之後的幾年為一次世界大戰時期,他的瑞士保持無擾,於是他持續精進知識,長時間待在圖書館閱讀,並和其他專業者交流。由於能建造的機會不多,他開始進行理論以及設計想的論述;並在26歲時提出非常具革命性的「Domino House」。不久他開始以混凝土構造進行了Villa Schwob(1916~18)。此時已經邁入30歲的柯比意決定離開瑞士來到巴黎,和他的表弟一起打造建築事業。31歲時他結識畫家Amédée Ozenfant。他們倆人努力為現代美學風格的一支-「純粹主義」,打開知名度。柯比意的30~35歲幾乎沒有蓋過任何一間建築,他忙著畫畫、雕刻、書寫、學習及交朋友。
 
36歲之後的柯比意,「建築魂」似乎由沉睡中甦醒了。現代主義的「新精神」(Esprit Nouveau)透過他一篇又一篇短文在雜誌中的發表,並在他36歲時集結成傳世著作《Vers une Architecture》;這本書正是影響後世深遠的想論述,其中的建築五觀點、國際化都市主義、合理效能、新工具及新時代的辯證,成了整個建築現代性中不可遺漏的經典論述。37歲蓋Maison La Roche、38歲時蓋了新精神展示亭、40歲時蓋斯圖加的Weissenhof建築展勞工住宅、42歲時的Villa Savoye完成。此時柯比意已經名揚世界。但這其中在40歲前年輕的柯比意也有一個大敗戰,他傾全力設計的國聯競圖,敗給了荒謬及不公平評選下的四位老學院派建築師作品。在人生逐步巔峰時,他也不是沒有受到打擊過。
 
柯比意的「年輕」階段非常吻合我們許多正在力爭上揚的年輕建築師們。一方面要看柯比意一生成就的亮點時,了解他的25~40歲非常重要。他曾經非常努力地進行思想的洗鍊及論述,他更清楚如何透過媒體、書寫、發表來累積能量。他不是拚著命接案子,而是透過他的作品來陳述現代主義的觀點。
 
現代的年輕建築師所受的壓力不小,但在他們耗盡這些精力時,在他們完成一棟棟建築時,有無回望除了經濟需求之外的「其他」想望嗎?如果一位建築師能「空白」幾年而沒有蓋東西,他會落後嗎?
 
在現代充滿著無耐心的氛圍中,建築人無不拼命,無不焦慮。「年輕」或許真好;年經建築師有著無止盡擴張事業的精力,也能精明的學習專業的能力及擴展人脈。但這些年輕的腦中還是需要建置一個思想的羅盤,以便能引導一個能夠以「建築」來書寫人生的想像。
 
在一個物質充斥的時代中,「建築物」(building)只是億萬浮華物質中的一小點,或許一閃即逝。我雖不清楚諸位年輕建築師怎麼想像自己的「年青力」及其期待在人生所扮演的腳色為何;但我確切的知道柯比意在年輕的時候,便很清楚,他希望讓他的建築成為一種可被承傳的思維及論述。

總編輯褚瑞基
看更多 隱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