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INK 印刻文學生活誌, 一月

INK 印刻文學生活誌, 一月

出版社 : 印刻文學生活雜誌出版有限公司

※ ※ 無庫存

無庫存

定價 : NT 240

售價9折, NT216

內容簡介


這世上只有文學能打敗我,
因為文學不許我成功。

王定國
只有文學才能側耳傾聽挫折者的輕聲細語
利錦祥vs.王定國

二○一七重磅散文集《探路》心景預覽
中長篇小說〈昨日雨水〉搶先選摘
陳列、張瑞昌的同行者應答
張瑞芬、詹閔旭分論王定國小說與散文的有情世界
胡淑雯漫想小說寫作者的貞烈

年度新專欄:唐諾【小冊子】〈我有關聲譽、財富和權勢的簡單思索〉
特別刊載:謝海盟沿著古台北水路尋抓寶可夢

專欄:陳芳明、西西、紀蔚然、傅月庵
胡晴舫小說連載【斷崖】:某人的隨身碟
三十六位作家的2017新年新願
我的(偽)理想文學雜誌:楊婕《文學副食品誌》
向田邦子唯一長篇小說〈阿吽〉
陳琡分「有大師一起」的遍路紀行終站:〈高野山〉
楊隸亞散文:少男系女孩、命運好好玩
特選:張怡微小說〈漣漪〉
一月小說:陳雪〈歧路花園〉

【編輯室報告】


但願人長久
副總編輯/丁名慶


或許是因為常在深夜跟王定國先生信件往返,因而此回編製專輯過程重讀小說,以及他即將出版的散文集,就算寫的是盛夏午後、春秋晨昏,皆感覺沾惹幾分清涼夜氣,或者彷彿享用文字竟也適用時節生剋之說了,總在華燈初上,到早晨初醒後第一杯咖啡飲盡之前,閱稿最是一路暢行無阻。又或者恰因讀王定國,那些夜晚,變得彷如清朗夜空中有一彎眉月、幾點星芒遙遠地照拂,更顯單純寂靜,蒼茫大地諸般細節畢顯但各安其位,一日的喧囂廝殺、淒苦風雨確實都遠去了。

然而那些安靜的夜裡並不真的安靜。愈是那樣的靜夜,自昔往飄落紙頁的雨滴聲都特別清楚(大概也可算是一種「雨月物語」了),或幻化為童騃歲月珠算課的滴滴答答,綠川畔的街聲;乃至母親細微牽動唇角,初識即了然於心的「囁嚅」輕讀;「傾注一種苦澀的情感」為病妻煮粥,湯杓輕輕摩刮著粗礪鍋緣……

那是書寫者的最好餽贈。那樣心無旁鶩地想著自己的事,別人的事。日復日,夜復夜,帶著忐忑逐字前行,一再推敲筆下人生與現實自己的張弛關係;宛如有道極細極細的透明絲線(特別在有疏淡星月的闃黑夜晚)閃耀著點點銀光,遙迢地牽繫,也更突顯文字內與外拘謹、認真的共同纖細氣質。王定國作品裡情與智、純真與世故的平衡總也教人訝嘆:一方面打心底清楚沒有不會消失的人、事、景,一方面又戀慕地反覆重返回憶礦場,虔肅地打撈,帶著些許像是為初入學孩童仔細穿扮的父母的心情,(只能)將那一刻留在心底,終須懂得放手,任其迎向人群與獨立的生命。

而最使我感覺羞慚的也受激勵的,是自己是否曾為誰、想為了誰,創造這樣的專情世界觀?並因此更願行動、如謀求僅存生機地千方百計設法,成為更好的人?而真正使相愛者彼此並不輕易負棄,亦不為世界負棄。

但願人長久。(比起鄧麗君,)總輕悄悄聯想起的,是香港歌者盧冠廷〈但願人長久〉的悠緩呢喃,「漫長夜晚星若可不休/問人怎麼卻不會永久……」──以及此回讀完小說〈昨日雨水〉,以及去歲讀《敵人的櫻花》,分別情不自禁地在謝安琪〈在雨中不能說雨〉與陳奕迅〈富士山下〉(都是林夕、澤日生的詞曲搭檔,作詞人名字似一日最末的光陰在林間篩漏,作曲人名字卻是那樣乾坤朗朗)的旋律中,多逗留了一小會。

又一年新啟或重臨,本期邀請多位虔誠寫字人分享給自己、更給讀者的新年祈願(與此對照的或是偽雜誌《文學副食品誌》中的作家們現實日常),並推出重量級新專欄【小冊子】,由唐諾展開「我有關聲譽、財富及權勢的簡單思索」。另方面,新的時間刻度於此際標示的殊異心途風景,除了封面專輯王定國帶頭「探路」,則有【本月小說】陳雪〈歧路花園〉裡迷走、牽扯糾纏愛之顛倒夢幻,【漫遊者】遍路者們皆在心中時時安放、拜謁的高野山,謝海盟於眾人寶可夢亂夢未褪之際一步一腳印悠然發現、召喚的古台北水路……漫行之際,迎面撞來的仍是老提問:我是誰?從哪來到哪去?現在在哪裡?(那或也是「女子漢」楊隸亞藉本期散文設問的,己身不得不曖昧飄忽的認同課題)以及更緊要的,也是王定國藉文字探尋,和幾近對信仰的辯疑:到底我愛著什麼?如何展露、證成既強韌又脆弱的愛?

但願人長久,因而何其複雜的幾字。這也不免讓人嗟嘆,過去一年間,尤其晚近數月,我們聽聞、見證許多關於「愛」的各種層次、性質、型態、關係的爭論,那些幾乎將整個時代淹漫的話語,及其承載的恐懼、夢、委屈與屈辱,在這年代,乃至跨進未來,竟然仍那麼輕易又艱難。

千言萬語,此其時,或僅得一句短語暫代之,祝福之:請繼續指教了。
看更多 隱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