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GREEN綠建築雜誌, 四月

GREEN綠建築雜誌, 四月

出版社 : 台灣建築報導雜誌社

※ ※ 無庫存

無庫存

定價 : NT 240

售價9折, NT216

內容簡介


「零」耗能建築
生命從無到有,是一段漫長的旅程,三千大千世界,萬物以至於星塵如恆河沙無法細數;46 億年前,地球在宇宙中「默默」形成,生命在海洋中誕生,度過洪荒無盡歲月。而萬物也有自己的生命,生老病死,成住壞空。

難得來世上這麼一遭,人類如今卻在反省,理所當然地拾取地球資源無所節制的後果,我們快要留不住本能嚮往的清淨空氣與水,柔和的陽光與風,偏偏,也不甘心那麼快歸於寂滅虛無─至始至終矛盾的心理。人的社會與自然世界終究不同,錯綜複雜的關係讓人類對於環境破壞的反省蒼白無力而杯水車薪。

我們總是在做著事倍功半的事情,就像霧霾如烏雲般籠罩天空,但只要工廠停工,人們就可以看到湛藍的天空,回歸本質很容易,實際施行卻很難做到。

兜兜轉轉一大圈,最終還是對生命的省思。

何謂「零」耗能建築?一塊荒蕪之地平地起高樓,材料人力設備傾情投入,落成之時已經耗費無數資源,遮蔽人們安全的港灣中我們用電用水用熱能,悠悠一世、滄海桑田,建築破壞拆除人去樓空人事已非,斷垣殘瓦還是不變的廢棄物在那裡,除了記憶,對地球毫無建樹,如此,定義上的追求已然是虛無縹緲的「理想」。

所以,零耗能建築也好,近零耗能建築、零碳建築、低碳建築也好,首要條件都必須是「低耗能的綠建築」。它可以是結合貴州當地藤編技藝與合理之主動式設計技術,積極回應中國西南地區氣候的科技示範樓;可以是在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為世界遺產的義大利維琴察,在建造之際就考慮到建築消亡概念的林中工作室。

世界這麼大,我們也身處於不同的氣候類型裡,地中海的馬略卡島,有間純白的建築,極簡生活營造幾乎零耗能的居家環境,不需隱入山林的輕鬆便捷也一樣無所負擔;陽光照耀下的珍貴酒鄉,加州濱海的索諾瑪,住宅設計上精確計算夏、冬之際太陽照射的角度,心情上則自然地與萬物一起享用大地賜予的恩惠,沒有虧欠與無度的需索;而總是務實且嚴謹的德國,面對能源議題於建築的影響,早已嘗試突破現有對零耗能建築的標準,更進一步試圖整合建築與電動車的能源,開發零耗能、零排放、零浪費的極致三零概念,即使是從設計一間能源屋開始,無疑也是面對未來的嘗試與突破。

如果想要永恆,最終還是要理解趨近於「零」的概念,最終,也還是要從大自然中尋找答案。

[編者的話]

綿綿,思遠道

2000 年德國漢諾威世界博覽會上,由MVRDV 建築事務所設計的荷蘭館,是當年驚豔世界的創意建築,這棟六層樓約40 公尺高的展館充分展現荷蘭人運用空間的能力,以水塘、森林、雨林、鬱金香花圃、根狀結構、沙丘沼澤等自然環境,與休閒步道、多媒體放映室、服務設施等人類活動空間結合,展館內並有自給自足的風力發電系統及水循環系統,以現代技術讓人與自然環境相近相敬且和諧發展,放在今日,這可說是具備「零耗能」條件的前瞻性建築。

其實所謂的零耗能建築並不能達到真正的「零」,因為建築的過程本身就極為耗能。從開挖基地、選擇構造、材料,各式施工機器作業,用水、用電全都要耗費能源與資源,完成以後的入住使用又是一場長期耗能的旅程;所以,如果要追求「零」耗能,就不能只計算使用建築物所產生的耗能與之平衡,而應以建築物的生命週期作全盤的考量。因此不論是零耗能建築,還是近零耗能建築、零碳建築、低碳建築等等,首要條件都必須是「低耗能的綠建築」,先節約才能追求零耗能。宋曄皓教授認為這幾種建築名詞在某種意義上可以相互轉化,其本質都是建築能耗的問題,但更重要的是建築師面對能量的議題,在設計上所必須具備的職業素養。

兜兜轉轉,人還是無法不從大自然獲取所需的資源而生活,無論現代技術再怎麼創新發展,最終都要回歸自然的原點去思考耗能的問題,從社會人文的角度對建築的可持續性有新的審視。以清控人居科技示範樓為例,「如果說被動式設計所對應的是當地生物氣候條件,而鄉土材料背後則隱藏著對傳統技藝的關注,當地的藤編技藝跨界用於建築設計中,一方面體現被動式設計,也為日漸式微的手工業帶來新的潛力與可能。」

而義大利建築師Giovanni Traverso 在談到自己的TVZEB 案例時則說,「是四季裡的溫度與日光變化,指導了這棟建築的形式與團隊的設計方向。」春雨綿綿,潤物無聲,大自然永遠以自身為例,無聲教導著萬物,生活的真實意涵。

綿綿思遠道,而「道」,又在何方呢?
















看更多 隱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