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中華歷代名妓吟

中華歷代名妓吟

作者 : 白槐

出版社 : 開益出版社

※ ※ 已絕版

已絕版

定價 : NT 360

售價9折, NT324

內容簡介


一般讀者對中國時期的名妓知之甚少,本書特別選出的幾位與該時期的社會名流、政要人物有過種種的瓜葛,從而為讀者瞭解這一時期的歷史從側面提供了一份佐料。

本書所寫的這些名妓,她們之淪入青樓行院,原因多種,但主要有三方面:一是在戰爭中她們成了女俘,被勝者姦淫,逼為奴婢;二是統治者把罪犯的妻女編為官府的奴婢,或納為妓妾,或充當營妓;三是由於家庭遭到巨大變故,迫于生計,或自願或被逼而進入妓業這一行當。

在這些為妓者中,有的原本就出生於縉紳之家,精通文墨,長於歌舞,詩書琴畫俱能;有的與官宦、士大夫文人有廣泛的交往和接觸,耳濡目染,漸就具備了較高的文學藝術的修養,她們的技藝受到賞識,名聲傳揚;有的則是因為與社會名流或大家鉅子有過這樣或那樣的糾葛而隨之出名。

總之,這些名妓之所以為名妓,必有其過人的獨到之處。今日的人們,只要不帶社會偏見,能用歷史唯物主義觀點來看待從古代綿延到現在的妓女存在,就會認識到這是一種歷史現象和社會現象,這些現象產生在中國各個歷史時期,從不同的名妓身上也可看出造就她們的不同歷史時期的特點。

田倩
中國古代妓女信奉的保護神之一是管仲。他是齊國的宰相,輔佐齊桓公成了春秋時的五個霸主之一。管仲被稱為卓越的政治家和經濟學家。為了增加國 庫收入,也為了藉以優待遊士、網羅人才和緩和社會矛盾,大約在西元前685年至前645年之間,管仲在征得齊恒公贊同後於齊國都城臨淄的後市之宮設置“女 閭”,也就是後來所說的妓院,這比古希臘在西元前594年建雅典國家妓院至少要早50年以上。

西元前681年,居功自傲的管宰相到“女閭”視察,發現一位名叫田倩的妙齡女子秀髮披肩,容顏俏麗,說話燕語鶯聲,舉止文靜嫻雅,他不禁見色心喜,以後每來“女閭”必令田倩相陪侍夜。妓院中人皆知該女為相爺專寵,誰還敢再隨意染指。田倩從此成為中國歷史上最早的名妓。
田倩能名留千古、為後人稱道,最主要的原因是她善於利用在枕邊的機會巧議國家政事。

田倩的祖父和父親皆為鄉下的讀書人,但家境貧寒。這一年管仲下令為開設妓院而在全國選美,田倩便自然屬應徵之列。她雖身處妓院,但不忘留心國家大事,聽說有個名叫甯戚的年輕人,出身微賤卻頗有才幹,渴望為國家效勞,然而遭到了管仲的藐視。田倩就瞅准一次機會勸導管仲:“我在家的時候聽父親說過,姜太公原在商之首都朝歌屠牛做小販,後來他的才能被周文王賞識,他終於襄助周文王滅掉商紂,建立了周朝。商朝的開國賢相伊尹,年輕時做過奴僕,後來卻幫助商湯滅掉了夏桀,建立了商朝。”

管仲被田倩的這一席言辭所折服,肅然起敬地說:“看不出,你還真有幾分見識,可謂一代才女也。”
田倩進一步勸諫道:“相爺,您為了使齊國強大,用了不少心血,若能有個得力助手,便如龍乘雲、虎生風……”田倩還建議應以齊國的名義聯合燕趙諸國出兵禦邊,可使齊國威望陡 增。田倩的這番話說得管仲心頭泛熱。後來管仲奏請齊桓公,請甯戚當了副宰相,再後來齊國果然興盛,成為諸侯之首。

管仲把田倩視為國寶,接進相府。齊桓公賜准,讓田倩成為了管仲的正式夫人。

看更多 隱藏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

白槐
真名王槐一。1965年畢業於上海外國語學院。同年被分配到北京工作,先後在報社任編輯、文藝部主任、新聞研究員等職務。職稱為高級新聞記者,系北京市作家協會會員和中國作家協會會員。 代表作品有長篇小說 《 風雨蒼山 》、中篇小說 《 無主的墳 》、短篇小說 《 深深的根須 》和 《更名記 》、抒情詩集 《 旅程情思 》。通訊 《 一隻手的飯館服務員 》被選入職業高中語文課本。

看更多 隱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