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樂英雄 中 (精品集)

歡樂英雄 中 (精品集)

作者 : 古龍

出版社 : 風雲時代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 ※ 無庫存

無庫存

定價 : NT 240

售價9折, NT216

內容簡介


誰說英雄寂寞?我們的英雄就是歡樂的。一部散發濃濃友情的武俠小說.一個感動人心的故事。
《歡樂英雄》是古龍自己最喜歡的一部作品,也是他自認為與「包括金庸在內的所有武俠小說作家都不一樣」的特殊作品。他曾多次向朋友提及:這是一部無法歸類的小說,因為抒寫主要的是「一種情調,一種感覺,一種心情」,而不僅是一個首尾完整的傳奇故事。古龍並表示,這部作品所映現的「情調,感覺,與心情」,懂的人自然會心一笑,不懂的人也不妨拈花微笑。

說說歡樂英雄 古龍
「歡樂英雄」又是個新的嘗試,因為武俠小說實在已經到了應該變的時候。在很多人心目中,武俠小說非但不是文學,不是文藝,甚至也不能算是小說。正如蚯蚓,雖然也會動,卻很少有人將牠當做動物。造成這種看法的固然是因為某些人的偏見,但我們自己也不能完全推卸責任。

武俠小說有時的確寫得太荒唐無稽,太鮮血淋漓,卻忘了只有「人性」才是每本小說中都不能缺少的。人性並不僅是憤怒、仇恨、悲哀、恐懼,其中也包括了愛與友情、慷慨與俠義、幽默與同情的;我們為什麼特別強調其中醜惡的一面呢?還有,我們這一代的武俠小說約莫由平江不肖生的《江湖奇俠傳》開始,至王度盧的《鐵騎銀瓶》和朱貞木的《七殺碑》為一變,至金庸的《射鵰英雄傳》又一變,到現在已又有十幾年了。

這十幾年中,出版的武俠小說已算不出有幾千幾百種,有的故事簡直已成為老套,成為公式;老資格的讀者只要一看開頭,就可以猜到結局。
所以武俠小說作者若想提高自己的地位,就得變;若想提高讀者的興趣,也得變。有人說,應該從「武」,變到「俠」,若將這句話說得更明白些,也就是說,武俠小說應該多寫些光明,少寫些黑暗,多寫些人性,少寫些血。也有人說,這麼樣一變,武俠小說就根本變了質,就不是「正宗」的武俠小說了,有的讀者根本就不願接受,不能接受。

這兩種說法也許都不錯,所以我們只有嘗試,不斷的嘗試。我們雖然不敢奢望別人將我們的武俠小說看成文學,至少總希望別人能將它看成「小說」,也和別的小說有同樣的地位,同樣能振奮人心,同樣能激起人心的共鳴。
《歡樂英雄》每一小節幾乎都是個獨立的故事,即使分開來看,也不會減少它的趣味--如果它還有一點趣味,這嘗試就不能算失敗了。

編者按:《歡樂英雄》是古龍自己最喜歡的一部作品,也是他自認為與「包括金庸在內的所有武俠小說作家都不一樣」的特殊作品。他曾多次向朋友提及:這是一部無法歸類的小說,因為抒寫主要的是「一種情調,一種感覺,一種心情」,而不僅是一個首尾完整的傳奇故事。古龍並表示,這部作品所映現的「情調,感覺,與心情」,懂的人自然會心一笑,不懂的人也不妨拈花微笑。

既然如此,《歡樂英雄》不宜由任何學者專家或名評論家來寫導讀,倒是不妨由他本人來透露「拈花微笑」背後的欣悅或透悟。所以,我們以古龍自己為《歡樂英雄》撰寫的短序,取代了原設計的名家導讀。或許,這是第一部透顯了「後現代」精神及情趣的華人作品,卻以武俠小說的形式問世,而且遠在「後現代」情趣受到世人正視之前。本精品集編者早已指出,古龍的作品領先其時代半世紀以上,《歡樂英雄》即是有力的例証!

很大路的郭大路+不愛動的王動+死過七回的燕七+有了他就不太平的林太平=歡樂英雄。
林太平是燕七外出帶回來的。喝乾了王動埋在梅花樹下的一罈陳年老酒後,從此也就留在了富貴山莊。一天,當鋪的活剝皮竟出了五百兩銀子,只要林太平陪他走一趟路。原來,幕後有人出價五千兩銀子要尋找林太平。林太平究竟是什麼人?為什麼有人肯花好幾千兩銀子來找他?找他幹什麼?郭大路和燕七被禁錮,受人威脅利誘,卻堅決不肯透露林太平的下落,因為,他們寧死也不出賣朋友!只是,這位出資千兩的幕後人士,竟是他們怎麼想也想不到的人!

看更多 隱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