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江花月痕: 三十年代上海嫖經

春江花月痕: 三十年代上海嫖經

作者 : 朱子家

出版社 : 米樂文化國際有限公司

可訂購

定價 : NT 250

售價9折, NT225

內容簡介


上海是一個通商大埠,有愛情上的角逐,也有政治上的鬥爭。期間刺探敵情,肆行謀略,女色是最好的利用工具……

動物有三種火燄最為可怕,飢火、怒火而外,是慾火,而尤以慾火為最難壓制。連聖人都不得不承認「飲食男女,人之大慾存焉。」這就是說:男女之事,非但是慾,而且還是大慾。

上海,是中國最大的都市;是人人熟知的地方;又為東南財富的寶庫;全國文化的中心,然而十里洋場,無非一篇混賬。

上海花事之盛,南朝金粉,自是別有風情,除了舊京八大胡同的「清吟小班」而外,即使是金陵的「秦淮笙歌」,揚州的「珠簾十里」,也恐難追其萬一。

上海正式的妓院,最高等的俗稱「長三」堂子,又名「書寓」,次一級的喚作「么二」堂子,「堂子」是滬語妓院的俗稱。

上海曾經有過一句話,叫作「三鳥害人,鴉、雀、鴇」,旅館就具備了這害人也悅人的三害。

上海是一個充滿色情的社會,遍地都是路柳牆花,為了營業上的競爭,也可以說是為了生死的掙扎,不能不別出心裁,爭奇鬥勝……

假如上海而沒有女人,莫說不會有那樣繁榮,儘管處處崇樓傑閣,家家積玉堆金,內心裡一定會像沙漠那樣地荒涼寂寞,男人好似是為了女人而纔有活著的興趣。

川島芳子也來到了上海。她與佐籐及田中,都先後發生了不尋常的關係,因為她實際是中國人,而且又是一個女性,就被他們所利用,為日軍部去作間諜工作。為了掩護她的身份,她投身到愛多亞路的大華舞廳做舞女。她美麗而又妖媚,雖然下海不久,已經豔名四佈。

看更多 隱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