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渡海三家

渡海三家

作者 : 張大千/ 黃君璧/ 溥心畬

出版社 : 長流美術館股份有限公司

※ ※ 已絕版

已絕版

定價 : NT 2,500

售價9折, NT2,250

內容簡介


「渡海三家--張大千、溥心畬、黃君璧彩墨精華特展」

「渡海三家」指的是自台灣光復以後,原生長、學習、成名在大陸,後終老在台灣的黃君璧、溥心畬、張大千(以來台時間先後)三位書畫大家,他們在藝術上的成就舉世公認,對台灣美術發展史亦有重要的影響。

台灣美術史可概分為三個時期,一是清治時期,即1895年中日甲午戰爭以前,台灣繪畫以傳統中原水墨文人畫及民間習俗宗教畫為主,即竹菊梅蘭四君子、花鳥、山水以及仙佛、觀音、關公、達摩、道釋人物等等為主;二是日治時期,即1896年馬關條約:台澎金馬割讓給日本統治以後的五十年間,當時台灣開始有西方的素描、水彩及油畫的傳入,當時日本人主張打破傳統臨撫抄襲的惡習,無論水墨、西畫均以寫生,建立個人風格為主,對台灣藝術思潮衝擊極大;三是國民政府統治時期,即1945年台灣光復以後,尤其是1949年國民政府遷臺後,中原人士大舉來台,其中水墨大師黃君璧、溥心畬,即分別就任臺師大藝術系主任及教授之職,而張大千亦於稍晚從海外回歸寶島,三家皆屬水墨畫頂尖高手,加上官方的重視及支持,台灣藝壇重新灌注深厚的養分,對台灣水墨藝術的發展及影響極為重大。

渡海三家中以溥心畬最為年長,1896年生,遜清王孫,詩書畫三絕,人稱文人畫最後一筆,概因飽學詩書、滿腹經史,能出口成章,下筆成詩,已無人出其右,且畫格高逸,筆精墨妙,意境深遠,清氣逼人,書法更精研歷代各家,自創一體,峻秀高雅,喜作小品冊頁手卷更是精美絕倫,令人愛不釋手。

其次是黃君璧1898年生於廣州。與齊白石、徐悲鴻、傅抱石均任教於中央大學,當時徐悲鴻為系主任,黃君璧將石濤石溪渾厚華滋的筆墨精神發揮到極致之境,故被宋美齡延為教席,並遍遊名山大川,所作雲山瀑布如萬馬奔騰、飛瀑雷鳴,真是氣勢磅礡,煙雲飄缈,獨步古今。故獲教育部頒「藝壇宗師」匾額,真實至名歸也。

而張大千乃三家中最年幼的一位,1899年生於四川,但因長年旅居海外,在巴西建「八德園」、美國「環璧庵」及「可以居」、晚年在台北外雙溪構築「摩耶精舍」,並在世界各地舉行畫展,故國際知名度最高。張大千傳統筆墨造詣極高,四僧、老蓮、清藤、白楊、仇英、唐伯虎固不在話下,若與李公麟、馬遠、夏珪、范寬、郭熙相較,張大千亦不遑多讓。中年更遠赴敦煌石窟,面壁三年,遍臨隋唐壁畫,吸取各家之長,難怪徐悲鴻曾文讚嘆「五百年一大千」誠非溢美之詞也。尤其在1960年巴黎開展,與畢卡索切磋談藝後,更創出驚天動地的潑墨潑彩大寫意山水、荷花,奠定了他藝術大師的地位和成就。

張大千、黃君璧、溥心畬三大家在大陸早已享盛譽。渡海來台後,對台灣藝術的昇華與貢獻有目共睹,舉世同欽。本展匯集三大師作品計一百五十餘件,其中不乏精品,故將其編輯成冊以流傳久遠。

看更多 隱藏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

黃君璧
(1898-1991),1898年(光緒24年)11月12日出生於廣東省廣州市。本名韞之,字允宣,號君璧。黃君璧自二十四歲以後畫畫的署名落款,慣題「君璧」,故世人皆以「黃君璧」稱之。

黃君璧自幼念私塾起,便喜歡塗抹丹青,十六歲時(1914年)考上廣東公學美術科,在學期間學習了西式的素描和水彩,後才改為專攻國畫,二十一歲時即有機會與廣州的許多大收藏家交遊,而得以親炙藝術品之真跡,亦經常親近臨摹。黃君璧私下回憶時說,他於此時期遍歷宋、元、明、清各代名家古畫,用功臨摹不下三百張。這段少年時的經歷奠定了他敏銳的眼力和深厚的筆墨功夫。其中,「二石」尤其影響到黃君璧中晚年的創作,例如他學習石谿的乾筆皴法,使畫面景物茂密,其山水之肌理呈現蒼勁圓潤之勢;他從石濤學習到用墨韻淋漓,設色簡單素樸,渾厚華滋。黃君璧在五十歲來台之前,多循傳統構圖,創作細緻的工筆花鳥、人物、山水;50年代中晚期以後他移居台灣,多做山水畫,大小尺幅均有,用筆越見粗厚紮實,畫面留白的比例越益減少。抗戰期間,黃君璧與好友張大千等人更造訪中國西南地區的高山峻嶺,為其創作帶來意想不到的收穫。他善用中鋒和側鋒描畫山水,常施以濃墨;有時又以輕快的點筆營造林木蓊鬱的氣氛。

從抗戰到1949年,黃君璧皆任教於中央大學美術系,系主任為徐悲鴻先生。1949年政局變動,中央大學派黃君璧赴台籌辦遷校事宜,此時台灣省立師範學院(今台灣師範大學)成立藝術系,校長劉真將黃君璧聘任為首位系主任,自此他貢獻二十餘年的時光於美術教育,為台灣美術史樹立新的里程碑。他並且曾收蔣宋美齡為徒,授其國畫。

黃君璧晚年喜描繪一瀉千丈的自然瀑布景觀,黃君璧相當重視寫生素描等基本功,也親身接觸世界各名山大川。藉由墨色的渲染或簡筆拖移,創造雲海的流動與瀑布的磅礡。南非開普頓博物館於1969年春邀請黃君璧到該館訪問,並舉行畫展。他藉此遊歷了當地著名的維多利亞瀑布、隨後又轉赴巴西探望老友張大千,還特別租飛機自高空俯瞰雄偉的衣瓜索瀑布。1984年春,已屆87歲的黃君璧至美國大峽谷旅遊,見瀑布之磅礡氣勢,即取出隨身紙筆站在懸崖側邊速寫,吸引許多路過民眾的注目。他在觀賞過世界三大知名瀑布景觀後,開啟了他對山水畫的省思:傳統的瀑布畫法,只呈現山壁瀑布水口,僅流出涓滴,因而他創出了著名的「黃君璧雲瀑」,將焦點上移到懸崖上,始能表現出滾滾洶湧的水勢,大氣磅薄,如萬馬奔騰、瀑聲震天此乃黃君璧晚年的招牌風格。
1991年9月28日,台北歷史博物館為黃君璧舉辦回顧展,當時黃君璧已是身體孱弱乏力,一個月後,10月29便病逝於台北三軍總醫院。

溥心畬
(1896-1963),北京人,滿族,於1896年(光緒22年)農曆七月二十五日誕生於北京恭王府,賜名「儒」。溥心畬為清朝道光皇帝第六子親王的次孫。溥心畬自幼接受嚴格的教育,求學於青島德國威廉帝國研究院,1914年考入德國柏林大學,遠赴歐洲留學,獲得天文學、生物學博士兩學位。1922年溥心畬回到中國,謝絕應酬,潛心研究詩、書、畫,自號西山逸士。溥心畬新舊式知識皆有所長,見識深廣,影響了他一生的作風,他除了和藝壇人士來往,亦酬唱叢林高僧,一生從不主動介入凡塵俗事,性格清高純淨。

風雲變動的1949年,溥心畬以國民大會代表的身分搭機來台,旋即獲聘任教於台灣省立師範學院藝術系。溥心畬在台期間,只在師院教授國畫,因為這是他喜愛的工作,其餘公職全部辭去(僅保留在大陸期間當選的國民大會滿洲代表),在家「寒玉堂」授徒,從事學術寫作,著有《寒玉堂論畫》;他講究師道,嚴格要求學生在入門時須行三跪九叩首之大禮,必精研經書、詩文、書法。他一生幾乎用所有的學養在鑽研畫畫寫字,山水、花鳥、人物無所不精,描繪小景物時筆墨游韌精準,線條猶如鋼絲一般精細乾淨,他的楷書則雄渾剛正,他尤以行書之灑脫暢快最負盛名,真如行雲流水,乃近現代書畫家幾乎無人能及之化境。他的畫面經營不脫傳統,然而不論何種尺幅之作品,不論大寫意或細工筆,溥心畬畫來好似不費吹灰之力,整個畫面渾然天成。他的藝術觀是,繪畫應寫實,但他認為寫實造型不僅要觀察自然,更要用心深入理解,他所主張的寫「實」,並不是追求表面的神似,其背後是蘊含某種哲學態度的。細究溥心畬作品,我們可以發現他筆墨使用不多,卻竟能完整捕捉其描繪對象的神態,這不但是因為他運筆技法了得,更是因為他經常深入思考景物的外在形象及其內含的意義。

溥心畬認為書畫同源,主張以書法的根底作為繪畫的基石,他本身從未師事任何人學習書畫,甚至直到三十歲才在恭王府直接以大內收藏的名畫真跡為師,將宋代的范寬、郭熙、李唐、朱銳、李迪、馬遠、夏圭、馬麟,元代的王蒙,明代浙派吳偉、王諤、文徵明、唐寅等藝術家之風格冶於一爐,加之其本身的文學素養,修練成自我的藝術風貌。他筆下的禽鳥、家畜、羽毛、蟲草、蜂蝶、梅蘭、竹木、蔬果表現得濃而不艷,淡而不薄,筆墨典麗,一片神韻充滿靈氣。他人物形象以古代造型為主,以流暢簡潔的線條勾勒,將書法的功能發揮到了極致,將筆下人賦予生命活力;溥心畬雖成長於深宮,但對社會大眾觀察入微,筆下常呈現各行各業的生活百態,將人物的各種表情刻畫得相當深刻生動。他的山水畫則是花鳥、人物兩大巨流之外又一顛峰。他的筆下都是峯巒綿綿,草木華滋,皆以遒勁的筆勢描繪四季山水,帶有北宗畫派的韻味。
溥心畬1963年病逝於台北,享年六十八歲。

張大千
(1899-1983)張大千,1899年5月10日(光緒25年4月初一)生於四川省內江縣,在家中排行第八。張大千之母、姐、兄、弟皆精於繪畫,遂於1917 年與兄長負笈日本京都,學習繪畫及織染技藝.1919 年返回中國,拜於曾農髯、李梅庵門下而啟蒙其詩文書畫之學習。張大千自幼在此環境生長,加之其人天賦異稟,幾乎精擅所有中國文人的嗜好與專長,亦即,只要古人擅長者,張大千也就能展示我亦能為,甚至超越、游刃有餘,玩弄起各種嗜好皆隨心所欲而不逾矩,如入無人之境。

張大千於 1949 年移居香港,後又移居阿根廷,1953 年又自阿根廷移居巴西聖保羅。在巴西他那兩百畝之廣的八德園居住時,是張大千的創作轉型期。愛熱鬧的他,此時身邊沒有老友相邀為伴,沒有中國城市中的鬧熱人聲,卻是他要獨自專注於建築工事與草木種植,力圖將八德園經營成中國園林,張大千因而減少作畫,將時間用於思考人生的轉變。他曾受邀至法國羅浮宮舉行展覽;1956 年,他與畢卡索切磋同談,互相贈送畫作。張大千此時期的作品多是以粗筆大筆皴擦山石,在巨大的畫幅上僅用潑墨、潑彩製造出同色系之漸層色,又多用丈二、丈六的生宣畫墨荷,氣勢宏偉隨意,在繪畫技術與風格上開創了前人所未有。這一段西方的經歷啟動他對水墨藝術形式的思考——如何將西方抽象主義的理念應用到中國傳統水墨畫上——這段思考影響其創作至鉅,於是他開始實驗如何將重彩的石青、石綠如水墨般地渲染開來。他著手將中西畫法及理論融會貫通,經過一段長時間不斷試驗,某天終於獲得大成功,此為首次問世的「大千潑彩」,張大千的作品亦從此開始蜚聲國際。

1977至78年間,張大千自美國返台定居,於外雙溪建築摩耶精舍,再度自行設計出錯落雅致的亭台樓閣、山水庭院,前後共居六年,直到1983年4月2日於台北榮民總醫院病逝。此晚期之張大千,創有許多精彩豐富的作品,在台期間身邊友人極多,參加聚會活動頻繁,常受簇擁,為台灣藝壇盛事,也因此帶動台灣藝壇的活躍性。交遊廣闊的他,總將隨手所繪的花鳥、山水、蔬果作品贈予友人,主要作品為尺幅龐大的潑墨、潑彩、墨荷,雄渾而灑脫,不工於細部經營,全有賴水墨比例的調和與力道控制之合宜性,方能將整個畫面渲染得相當成熟亮麗。

張大千由傳統出發模仿古人之作,但從不拘泥,後更以王者之尊傲視當代藝壇。他在其藝術風格的思索上一直展現無所畏懼的實驗精神,在生活態度上更展現其敦厚的俠義人品。他與時俱進,並不斷開創水墨新風格,創有大量的重要作品,使他成為現代華人藝術界意義最重大的畫家之一。

看更多 隱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