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作者 : 卡普蘭奧盧

作者 : Kaplanoglu, Semih

出版社 : 佳映娛樂國際股份有限公司

※ ※ 無庫存

無庫存

定價 : NT 299

售價 : NT299

內容簡介


記憶中的森林 蜜蜂故意絕跡
在他心裡,父親不曾缺席

約瑟夫是聰敏的孩子,熟知森林中的花草樹木,最愛隨父親設置蜂巢、採集蜂蜜,每每仰望高懸枝幹的父親,就像看到英雄,綻放滿足的笑。但他始終無法融入學校,雖積極表現,皆因口吃遭同儕嘲笑,所幸父親的愛讓他有所寄託。好景不常,因居住地蜜蜂絕跡,約瑟夫的父親必須到更深遠的森林蒐蜜,然而這一出門卻遲遲未歸,留下母親與他焦急苦盼。約瑟夫帶著信念、無懼未知,循著鳥鳴奔向林蔭深處。他堅信自己,能在黯霧中尋回父親的蹤跡。

【夢土耳其─約瑟夫三部曲】的構想始於某次修改舊腳本,那故事大致與《乳》差不多。我將主角定為約瑟夫,然後開始想像這年輕人未來成年和過去孩提時的模樣,前者演變成《卵》,後者發展成《蜜》,三部曲如此醞釀成形。

我從《卵》往回拍到《蜜》,一層一層剝掉主人翁的外殼,直達他的生命核心。我們能將三部曲視為一大段倒敘,但三部片並不具時序邏輯,皆發生在時下,只是各自身處在不同的地方、不同的關係和不同的經濟標準。

有人問,三部片中的約瑟夫是否為同一個人?我選擇不答,以免毀壞角色的神秘性,限制三部片之間的詮釋,低估電影的奧秘。

我汲取自己的過往經歷塑造主角約瑟夫,所以說,部分的約瑟夫就是我的化身。在寫三部曲的劇本時,我參照了自己的年少與童年時光,而我相信這樣便能確實處理好約瑟夫的生活和困境。我的童年也提供《蜜》的劇本一些參考,如我在學校嘗試學習讀寫時所遇到的煩惱、那些大人沒有解答我的問題、關於自然的極端殘酷和豐富……某種程度上來說,當一個孩子用好奇心去發現這世界,也會因此形塑他的個性。一個偶然的誤會導致天真的錯誤、夢境、愉悅和悲傷,讓他碰觸到真實。我希望《蜜》讓我們碰觸到約瑟夫的真實。

非凡之境
對約瑟夫和他的父親亞庫而言,森林宛如童話之境,其中更是富含奧秘。他們穿梭其中討生活,行蹤忽隱忽現,如入神奇領域。這裡的森林充滿擎天古樹和各種神秘動物,要找到如此超聖非凡的開闊樹林難度極高。我拼命想找到一座森林能同時適合設置蜂箱,又符合我想在《蜜》一片中創造的視覺宇宙。我們曾在不同林地拍攝,特別是在那些蜂箱已設置了好幾世紀的地方。這些森林個別位於不同海拔高度,相距30至40公里,他們都擁有許多不同種類的樹木。
約瑟夫的父親亞庫是個養蜂人,專門收集黑蜂巢的蜂蜜,這種蜜是世界上最優質的品種之一,在當地也很獨特。這種具療效的蜂蜜對在地居民來說是舊世界與原始自然、神聖知識的本質精華。然而越來越少人從事養蜂工作,亞庫的工作很快就會絕跡。這樣艱辛的勞動工作得在山區的高大樹頂設置特製蜂箱,危險程度和辛苦成正比。約瑟夫對父親的欽佩無疑是因為亞庫所從事的非凡工作。在我的觀點看來,這與約瑟夫未來立志寫詩有共同之處。如果只看前兩部曲,我們不能說約瑟夫的生命沒有父親一角。在終部曲《蜜》中,我們了解約瑟夫童年與父親同住,父子倆的關係也非常緊密。關鍵在於約瑟夫如何經驗之後父親的缺席,他如何用其他方式彌補這樣子的缺憾。從精神分析的角度來看,年幼喪父讓約瑟夫藉母親發展權威關係,即《乳》所呈現;或許這就是在《卵》中,讓他如此脆弱、內向、優柔寡斷,並讓他重新發現自己的深層原因。

但所有這些心理學的事,在故事中我都沒多加留意。我試圖描繪和反映的情況要更精神層面。我試著去指涉某種更超越的力量,而不是像心理學實驗室那樣分析我們的存在,將生命侷限在因果關係。

《蜜》在Camlihemsin這個小城鎮和其週遭拍攝,這裡位於土耳其東北方黑海岸的日澤省(Rize)。我會選擇這個地區是因為它的自然環境,這地區也是唯一擁有我尋找已久的特色森林地景。

然而,該地區的地理條件讓我們在拍攝期間吃盡苦頭,特別是在森林裡拍攝時。某些地方我們只能開車上去,然後我們必須下車扛著器材徒步前往非常遙遠的拍攝地點,而且還在很陡峭的地方拍,人幾乎站不住腳。黑海沿岸的天氣也非常變化莫測。我們常常能在一個小時內就經歷下雨、出太陽和起霧。因此我們在連戲的拍攝上遭遇到非常大的困難。當我翻閱日記,我發現48天裡就有39天下雨。

如果我們去定義現代是人類的成年,我就可以說拍攝《蜜》的場景仍正處於人類的童年。我們在一個快要被遺棄的山村中工作,而要離開山村的人,仍只能試著倚靠古老傳統和根據自然界制定的條件和規則生存。在這樣的地方,我們親眼目睹人類為了建設火力發電廠,而破壞了天然水資源。這是個亟待解決的問題。

約瑟夫的口吃發生在小學入學開始學讀寫的時候。當他獨自和爸爸在一起時可以逐字逐句將文章唸出來。但在課堂中,他會因為太緊張而口吃。當同儕嘲笑他,他變得更加沉默孤僻。就像《乳》中,高中剛畢業的約瑟夫面臨無法服役的狀況一樣,在《蜜》一片,他無法在同學面前成功朗讀,這成了童年約瑟夫的一個轉折點。將課文好好唸完得到徽章,對剛入學的孩子非常重要。遭受挫折被同學當作笑柄讓約瑟夫退回自己的殼,他將和文字與詩歌發展出強烈關係。

尋找童年版約瑟夫
我們在該區的各個都市、城鎮和村莊裡找尋理想的約色夫有好幾個月。我們去了所有小學看過一年級的小朋友,希望找到《卵》與《乳》中的約瑟夫兒童版。但見過的數百名男童中,沒有一個能讓我信服。經過2個月,我決定換個地區尋找。這個決定風險很高。我的助理和選角人員找了許多小朋友,但都比較像其他的次要角色,毫無進展。

後來我們從原先的地方移到100公里外的新地點進行選角。當地居民很少,由於失業和人口外移,大部分都是老人,孩子更少,要找到理想中的約瑟夫希望不大。不過有一天,當我結束選角工作在回程路上,我看到波拉在騎腳踏車。我下了車跟他自我介紹,我立刻覺得他就是我一直在尋找的約瑟夫。他是個敏感、聰明的孩子,擁有自己的宇宙和能量。

在拍攝《蜜》的時候,我們的小男主角波拉‧奧塔斯(Bora Altas)才7歲。波拉跟我寫的約瑟夫個性相距甚遠。波拉外向活潑,但他得演戲,我們無法讓他呈現原來的個性,但要讓他演約瑟夫也很難。在這方面我們很努力,也投注不少時間,每一場戲我都盡量跟波拉解釋清楚約瑟夫正在做什麼。基於彼此信任,我們建立起很穩固的關係。我可以說,跟波拉工作的方式與成人演員是一樣的。波拉很勇敢,他將自己交給我,而我從沒濫用我對他的信任和欽佩。我試著讓一個年幼的孩子專注在他的角色,在這方面我學到很多。因為我沒有小孩,我沒有和孩子相處的經驗。我永遠忘不了波拉和其他孩子們的熱情與支持。我想藉此對女演員圖琳‧歐貞(Tulin Ozen)和兒童表演指導庫塔伊‧珊帝西(Kutay Sandikci)致上謝意。沒有他們的幫忙,我就無法拍到這些小朋友的最佳演出。

過去四年,我在前製、拍攝和後製約瑟夫三部曲的過程中,經歷並學到許多東西。同時這也是個過程,讓我能試著形塑自己的電影風格─我暫且稱之「靈性寫實」(spiritual realism)。

這段期間,我不僅質疑諸如視覺意象、演員、音效、地點和時間等電影要素,也對技術人員、資金來源和我開發與運用資金的方式思考再三,我的確從中學到教訓。透過影片,我們可以從中發現、甚至定義拍這部片的人,這不只是對導演而言,對劇組所有人員亦如是。例如我的母親,她本身在《卵》與《乳》中有客串一角,當她看到《卵》中的房子,她告訴我那房子跟我小時後住的舊家極為相像。我的母親深受這房子啟發,告訴我很多以前我們從沒聊過的細節和我從不知道的家族故事。我之後有運用一些在《乳》與《蜜》之中。
看更多 隱藏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

賽米卡普拉諾格魯

圖琳歐貞

伊達貝斯科格魯

看更多 隱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