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林愛樂與以色列愛樂聯合音樂會

柏林愛樂與以色列愛樂聯合音樂會

作者 : 柏林愛樂/ 以色列愛樂

作者 : Berliner Philharmoniker/ Israel Philharmonic

出版社 : 金革國際唱片股份有限公司

※ ※ 無庫存

無庫存

定價 : NT 699

售價 : NT699

內容簡介


1990年,柏林愛樂在睽違半世紀後再次踏上以色列這塊土地!上一次柏林愛樂來到地中海東濱這塊土地時,以色列還不是一個國家呢!1990年4月18號,柏林愛樂與以色列愛樂在特拉維夫市(Tel Aviv)的佛德列克‧R‧曼音樂廳(Fredric R. Mann Auditorium)舉行東西兩大樂團的首次聯合音樂會,這次演出除了讓兩地音樂家彼此互相交流切磋外,更代表了這兩個國家終於願意真正放下二次大戰當年納粹實施種族清洗政策的切齒仇恨、也代表這兩個民族的正式和解,雙方皆願成為世界公民,共同邁向璀璨未來。

這次音樂會,以色列方面早在1971年起就開始籌備,雙方的團員也都極希望共同合作來增進彼此的了解。過去以色列愛樂巡迴歐洲,柏林總是舉雙手邀請的城市,然而卻在多年後的1990年,以色列才取得內部共識,正式邀請世界第一的柏林愛樂前來巡迴,而且一次就舉行了七場音樂會。這次聯合音樂會不僅促進了兩個國家的文化交流,更透過音樂這個人類共通的語言,提醒人們,人性的善良是超越種族和國界的!

在整個音樂會中,柏林與以色列兩大樂團行政單位無論在曲目、團員安排、獨奏家乃至樂團服裝的安排上,都煞費苦心。不僅力求演出曲目上兩大樂團的平衡,演出服的顏色上也是柏林愛樂的黑與以色列愛樂的白對比鮮明;另外德國小提琴家哈格娜與以色列愛樂的合奏與以色列豎笛家莎朗卡姆與柏林愛樂的搭配,也充滿著和解意涵。最後壓軸的貝多芬多命運交響曲,雙方團員交錯混座的景象,正是雙方在經過無數斡旋之後的共識。不向命運低頭,追求音樂與生命的真善美,正是這場聯合音樂會最崇高的意味所在。
看更多 隱藏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

柏林愛樂(Berliner Phiharmonisches Orchester)/以色列愛樂(Israel Phiharmonic Orchestra)
Berliner Phiharmoniker
柏林愛樂
柏林愛樂以如絲綢般精緻的音色與滴水不漏的樂團演奏著稱於世,與維也納愛樂並稱全球兩大樂團巨擘。1882年由50位音樂家共同創立了柏林愛樂的雛形,早期兩大指揮為漢斯.馮.畢羅(Hans von Bulow)及亞瑟.尼希基(Arthur Nikisch),客座指揮有包括布拉姆斯、葛利格、馬勒和理查.史特勞斯等著名作曲家。尼希基曾任該團指揮達27年之久,他在任期間為樂團打下了牢固的基礎,使之成為全世界首屈一指的管絃樂團。1923年,福特萬格勒(Wilhelm Furtwangler)擔任該團指揮30多年,此後樂團聲譽更盛,建立起傳奇的名聲。

1955年後由卡拉揚(Herbert von Karajan)接任該團終身常任指揮,進入了所謂的「卡拉揚時代」,柏林愛樂在卡拉揚魔法般的帶領之下,創造出令人難以置信的管絃樂風格。1989年,因為卡拉揚逝世,柏林愛樂團員共同票選出阿巴多(Claudio Abbado)擔任第五任藝術總監,他精準洗鍊的特質以及熱情洋溢的義大利風格,總覽世界各時代的音樂經歷與指揮實力,無論音色的細膩度、細節之處理與技巧的洗鍊,又再次帶領柏林愛樂登上音樂藝術的另一座峰頂。另一方面,他更將現代音樂納入演出曲目,並以特定主題如希臘悲劇、莎翁作品等作為音樂會中心,為柏林的音樂注入更強的活力,開啟了樂團嶄新的一頁。

此外,柏林愛樂擁有由福特萬格勒發起的「自由樂團共和國」身分,屬於自治獨立的音樂團體。相較於歐洲許多傳統的樂團,柏林愛樂歷史雖然較短,但擔任該團指揮的大多是當時最卓越的指揮家,這就使他們的演奏曲目無限擴大,合奏技能精彩絕倫,並具備了優異的反應能力,無論哪個指揮家統率該團,都能發揮其實力。柏林愛樂團員所演奏的音樂,是指揮家口中「夢寐以求的奇蹟」,樂團舉世無雙的演奏能力、每位團員的卓越個人素質、以及團體的高度默契等等,成就了一個讓指揮備感壓力的黃金樂團,因此柏林愛樂絕對是當今世上名符其實的首席樂團。由於阿巴多於1999年證實罹患胃癌,因而卸下指揮棒,2002年6月起由著名的英國指揮家拉圖爵士(Sir Simon Rattle)擔任柏林愛樂第六任藝術總監。


Israel Philharmonic Orchestra
以色列愛樂
論及以色列愛樂的成立,其實是納粹屠殺猶太人事件下的產物。1936年著名的波蘭裔小提琴手休伯曼(Bronislaw Huberman)因眼見猶太人將遭到大屠殺,於是便想到了成立樂團的點子,希望透過音樂來表達拒絕殺戮的和平訊息,因此他集結了75位猶太音樂家到巴勒斯坦(Palestine),樂團名稱便取之為「巴勒斯坦管絃樂團」。成立首演於該年12月26日,在特拉維夫的Levant Fair音樂廳舉行,休伯曼還特地邀請指揮大師托斯卡尼尼前來指揮,大師亦立刻放下NBC樂團的工作,前來為這極具義意的音樂會指揮演出,可說是為該樂團立下成功的基礎。

十二年後的1948年,以色列獨立成為正式國家,巴勒斯坦管絃樂團也隨之正名為以色列愛樂。而在同年11月20日的慶祝獨立音樂會上,則是由當時還年輕的美國指揮家伯恩斯坦(Leonard Bernstein)在5千名士兵面前登台指揮。這位大師也自此開始與以色列愛樂保持長久良好密切的合作,以色列愛樂甚至於1988年獻上榮譽桂冠指揮給伯恩斯坦,以感念長達40年的關係。

影響以色列愛樂最為深遠的,首推現任音樂總監祖賓.梅塔(Zubin Mehta),印度籍的梅塔自1962年首次指揮以色列愛樂後,其心靈契合的演出讓雙方均極為滿意,也為他們一輩子的合作之路開啟大門。1968年梅塔正式成為以色列愛樂的音樂總監,1981年則在樂團的力邀下,更成為終生職音樂總監。事實上,以色列愛樂能夠成為世界十大樂團之一,祖賓梅塔的帶領實功不可沒。此外,1992年庫特馬舒(Kurt Masur)被任命為榮譽客座指揮,2001年起列維(Yoel Levi)則開始擔任以色列愛樂的首席客座指揮。

當初以色列愛樂是為了避免殺戮而成立,成立之後,和平任務便成為這個樂團的演出宗旨,因此每凡世界上有戰爭的發生,以色列愛樂便透過音樂會來傳達和平的訊息,也為戰爭中的人民帶來心靈的慰藉。像是以色列愛樂於1987首度造訪波蘭,當時很多猶太人在波蘭集中營慘遭殺害,以色列愛樂到訪可說正式宣告,猶太人將不再受到種族的威脅!或像是1990年波斯灣戰爭爆發時,指揮祖賓梅塔放下手邊所有的事,帶領樂團演出以和平為號召的音樂會。

以色列愛樂成立至今已74個年頭,每年仍安排百場以上的世界巡迴演出,讓樂團成為以色列最佳外交大使,以色列愛樂亦已成為世界和平的代名詞。雖然至今世界各地仍不免有種族、國家之間的爭戰,誰也無法確知世界大同何時會降臨,但以色列愛樂始終堅持著當初成立的信念,為世界和平演奏無數精湛瑰麗的樂聲,著實令人佩服!

小提琴:薇薇安‧哈格納(Viviane Hagner)/豎笛:莎朗.卡姆(Sharon Kam)
Viviane Hagner
薇薇安‧哈格娜
作為神童型的小提琴演奏家,哈格娜完美的結合了技巧與極高的藝術性,在世界各地都獲得極高的演出評價。1977年出生在慕尼黑,12歲首次登台就讓眾家樂評及觀眾驚豔。13歲時哈格納即受邀以獨奏小提琴家的身分,與柏林愛樂與以色列愛樂在特拉維夫演出。這場聯合音樂會是音樂史上,極富傳奇性的重大事件,這也反映在哈格娜的家庭背景上,哈格納生長在兩種不同文化融合的家庭中,她的父親是德國人,母親是韓裔移民。哈格納曾與全球多個頂尖的交響樂團合作演出,包括了柏林愛樂、芝加哥交響樂團、紐約愛樂、蒙特利爾交響樂團、捷克愛樂管弦樂團、萊比錫布商大廈管絃樂團等,並與著名的指揮如阿巴多、阿胥肯納吉(Ashkenazy)、巴倫波因,並榮獲2004年波列堤-布宜東尼信託大獎。另外,由於專擅近代作品,哈格娜也多次擔任當代作曲家的小提琴協奏曲首演,頗受好評;而她亦是一位備受矚目的室內樂演奏家,與馬友友、祖克曼、貝許米特、茱莉亞‧費雪及鋼琴家姐姐妮可‧哈格娜同台演出,表現同樣可圈可點。

Sharon Kam
莎朗.卡姆
作為一個豎笛演奏家莎朗.卡姆的技巧精湛,音色更是許多演奏者的夢想,她極具創造力又極富個人特色的淳厚音色,使樂評及樂迷深深為之著迷。土生土長於以色列的雪倫,十六歲就獲得與以色列愛樂同台演出的機會,之後受到小提琴大師艾薩克‧史坦(Issac Stern)鼓勵來到美國,進入茱莉亞音樂學院進修,並以最高榮譽畢業。1992年,她在慕尼黑國際音樂大賽(ARD International Competition in Munich)當中獲得首獎,之後她多次和國際級樂團如芝加哥交響、柏林愛樂、倫敦交響樂團、萊比錫布商大廈管絃樂團等同台,足跡踏遍世界各主要城市。1998年她灌錄的韋伯豎笛協奏曲專輯,獲得了頒德國最重要的古典音樂雜誌《古典回聲Echo Klassik》的最佳年度演奏家大獎。

除了擔綱獨奏外,雪倫‧肯亦是許多室內樂節爭相邀請的對象,大提琴家(席夫Heinrich Schiff )、小提琴家特茲拉夫(Christian Tetzlaff)、鋼琴家沃格特(Lars Vogt)及中提琴家齊瑪曼(Tabea Zimmermann)都經常與她合作;優異的技巧也讓她有機會首演許多大師級作曲家的作品,潘德瑞基(Penderecki)及德國作曲家魯齊卡(Peter Ruzicka)的協奏曲都是題獻給她。

祖賓‧梅塔(Zubin Mehta)
Zubin Mehta
祖賓.梅塔
當代最重要的指揮大師祖賓梅塔,是第一位成為在國際間享譽盛名的亞洲指揮家。他那細膩華麗的指揮手法,不僅備受愛樂行家的讚賞,同時也憑藉著天生才華與個人風采,成為當代樂壇少數具有超人氣魅力的偶像巨星。

梅塔為印度人,1936年4月29日出生於孟買。他的父親梅利梅塔曾創立孟買交響樂團,7歲時梅塔就隨父親學習鋼琴與小提琴,16歲負責指揮孟買交響樂團排練。此後梅塔短暫學醫兩年,而於1954年進入維也納音樂學院向斯瓦洛夫斯基(H. Swarowsky)學習指揮,1958年參加利物浦指揮比賽獲得第一名後,年僅22歲的梅塔已開始綻放他璀璨的指揮生涯。

1961年是祖賓梅塔成為國際級指揮家關鍵的一年,他成為柏林愛樂及維也納愛樂有史以來最年輕的指揮,又同時出任加拿大蒙特婁交響樂團及洛杉磯愛樂的音樂總監。緊接著,1962年祖賓梅塔首次指揮以色列愛樂及米蘭史卡拉歌劇院、1965年首次指揮紐約大都會歌劇院、1977年擔任以色列愛樂音樂總監、1978年出任紐約愛樂的音樂總監。

在指揮過世界各大樂團的無數次演出中,梅塔與紐約愛樂及以色列愛樂兩個樂團的合作最為深切。從1978年起,他擔任紐約愛樂之音樂總監長達十三年,指揮超過1000場次、包括了1988年首次赴蘇聯演出、1991年紐約卡內基廳成立百週年慶、1992年紐約愛樂一百五十週年慶等重要演出。而梅塔也盡心盡力於人道上的實際關懷,除了他與以色列愛樂超越四十年的患難真情之外,像是1994年為戰火頻傳的塞拉耶弗演出莫札特《安魂曲》的國際募款演出,也同樣令人讚佩。

除此之外,祖賓梅塔也是一位不折不扣的超人氣巨星,他曾指揮1990、1994年連續兩場為世界盃足球賽所舉辦的「三大男高音演唱會」、1998年前往中國紫禁城指揮《杜蘭朵公主》、2000年的「威爾第百年巨星音樂會」等等膾炙人口的製作演出。目前梅塔身兼三職,分別是以色列愛樂的終身職音樂總監、巴伐利亞國家歌劇院音樂總監、以及義大利佛羅倫斯歌劇院音樂總監。

梅塔年輕時候受到福特萬格勒、卡拉揚、孟許等前輩的深刻影響,特別是他最崇拜的福特萬格勒,從大師身上梅塔學到了如何使音樂自始至終順暢的流動,而音色的處理也同樣重要。梅塔演出的特質就是以溫暖厚實的音色及順暢輕鬆的節奏打動每一位愛樂者的心。這種圓潤華美的音色表現,以及他高貴典雅的個人魅力,讓祖賓梅塔成為當今兼具大眾流行與行家品味的真正指揮名家。

保羅‧班海姆(Paul Ben-Haim)/聖桑(Camille Saint-Saens)/卡爾‧馬利亞‧馮‧韋伯(Carl Maria von Weber)/(莫里斯‧拉威爾)Maurice Ravel
Paul Ben-Haim: Psalm
保羅‧班海姆:詩曲
保羅‧班海姆(1897-1984)可說是以色列音樂史上教父級的人物,這首詩曲選自他的第一號交響曲第二樂章,作品完成於二次大戰戰火最烈的1940年,而作曲家時年42歲。巧合的是,德國作曲家布拉姆斯也是在同樣的年齡,完成了他第一部交響曲。雖然兩者之間的樂曲風格有極大差異性,但兩部交響曲,不約而同的皆成了當代劃時代的鉅作。

班海姆這首詩曲作品《Psalm》,是出自巴勒斯坦土地的第一部交響樂曲,不論對這塊土地或作曲家本身,意義皆至關重大。作曲家把樂曲獻給當時的巴勒斯坦交響樂團(Palestine Symphony Orchestra),以代表他對生活在巴勒斯坦這塊土地上的人民以及土地的真摯情感。樂曲完成之時,法國正好被納粹完全佔領,作曲家曾形容,這首作品如同「可怕的魔鬼勢力在其上烙下印痕一般」。詩曲作為中樂章,在首演時就給人極為震撼與深刻的印象,以至於後來幾乎變成一個獨立作品被單獨演出。整首樂曲可以明顯的感受到德國作曲家馬勒的影響,但又有著濃厚的中東民族音樂風格。

詩曲的主題是一首來源於波斯的東方祈禱聖歌,像是內省的冥想,不同於其他交響曲,此曲使用濃重吟唱般風格的弦樂,揭開了樂曲的序幕,隨之而來的木管獨奏,增加了寧靜又帶哀傷的氛圍;層層疊上的旋律,揉合了東方的異國情調,並帶有祈禱式風格。當洪亮的銅管樂器加入,更加深了這段沉重的吶喊-「訴求和平」,期望帶走人類無數過於沉重的哀傷。接著長笛、小提琴和雙簧管及法國號的分別獨奏,開啟了新的段落,就像是和命運掙扎許久後,終於獲得些許盼望。最後樂曲在豎笛獨奏與弦樂伴奏下平和的結束。


Camille Saint-Saens:
Introduction and Rondo Capriccioso for Violin and Orchestra, op.28
聖桑:給小提琴與管弦樂團的序奏與輪旋隨想曲
聖桑的三首小提琴協奏曲和這首輪旋曲自從出版後,一直是小提琴家的必備曲目,更是十九世紀最重要的小提琴協奏作品之一。聖桑第一號及第三號小提琴協奏曲與這首輪旋隨想曲,皆提獻給當時在歐洲極為出名的年輕小提琴家薩拉沙泰(Pablo de Sarasate) ,此作品完成於1863,是薩拉沙泰第二首得自於聖桑的作品,也由他在1867年於巴黎舉行首演。

如同當年的浪漫樂派法國作曲家,聖桑也深受西班牙的民族音樂及舞曲吸引,除了這首隨想輪旋曲外,另一首哈瓦奈斯舞曲(Havanaise Op. 83)也是從西班牙舞曲發想的作品,是作曲家所留下最首歡迎的小提琴獨奏曲目。

樂曲以分解的琶音以及半音階引進主題,起先小提琴獨奏帶出了節奏與音樂色彩的轉換,之後進入節奏輕快的輪旋曲,與樂團輕快起舞。第二個主題出現,從輪旋曲的節奏,轉換為隨想曲風格的分解和絃和旋律線,最後再回到輪旋曲風格,但這次是由樂團主導旋律線,小提琴以極為輕快和令人目眩的快速分解音符,伴隨著樂團進入結尾的高潮。

Carl Maria von Weber: Concertino for Clarinet and Orchestra op.26
卡爾‧馬利亞‧馮‧韋伯:給豎笛與管絃樂團的小協奏曲
這首譜於1811年的豎笛小協奏曲,是作曲家六首為豎笛所作的之一,首演於慕尼黑。德國作曲家韋伯(1786~1826)的六首豎笛作品中,共有五首都是為了一位當時著名的豎笛演奏家包爾曼(Heinrich Bärmann)而作。而這首小協奏曲,亦是三首和管絃樂團協奏曲的第一首,首演時是在巴伐利亞國王面前演出,獲得國王的大力支持,也因此才有後來兩首豎笛協奏曲的誕生。這三首協奏曲都完成於1811年,也成為豎笛作品當中的代表作。當時豎笛正巧改良完備,並開始躍上獨奏樂器之林,韋伯的作品可說是替這個樂器開創了一個得以盡情發揮的嶄新舞台。

這首作品中,寬廣的音域展現了豎笛在不同音域的聲音特色及美感,同時也考驗著演奏者的技巧與音樂詮釋力。樂曲分為三個部分,第一部份由豎笛哀傷動人的旋律開場,彷彿歌劇當中優美的詠嘆調一般,整首作品當中最鮮活的特色也在此,將豎笛的音色如同人聲一般發揮到極致。隨後的變奏根據第一部分主題加以變化,最後整首曲子結束於第三部分的快板。

Maurice Ravel: La Valse
莫里斯‧拉威爾:華爾茲(圓舞曲)
拉威爾從1906年起就一直在構思一部作品,作為對小約翰‧史特勞斯(Johann Strauss Jr.)致敬的獻禮。1911年他創作了《高貴與憂傷的圓舞曲Valses nobles et sentimentales》這部作品的主題;並於1919年至1920年間,被再次運用完成了《華爾茲La Valse》,副標題的一首舞蹈的詩(un poème chorégraphique)顯示了這部作品是一個對於華爾茲舞蹈的禮讚。

提到華爾茲,許多人會憶起小約翰史特勞斯的眾多三拍子輕快舞曲,但對於歐洲歷史的發展,華爾茲的意義遠過於此。如同英國著名作曲家班傑明‧布列頓在分析這首作品所說:「本曲不論是有意或是無意如此,彷彿隱喻了歐洲文明的困境,藉由華爾茲這種音樂,向人們揭示了過去的興起,繁盛、衰敗終至毀滅」。

本曲一開始非常安靜,好似一片迷霧籠罩,低音大提琴和大提琴製造出隆隆聲響,不久豎琴也加入演出,接著片段的樂器聲響,逐漸在低音管和中提琴的帶領下,慢慢整合成一段溫和的旋律聲色。豎琴引導傳統華爾茲旋律,從小提琴部流洩而下,配合著交響樂團,演奏出整首作品的主要華爾茲主題。緊接著,一系列的華爾茲主題接續湧現,特色各異,展現了各種樂器的美感,在六段各異其趣的華爾茲追逐中,樂曲進入中段。而後,所有主題再次出現,但這卻改以意想不到的樂器替換,如原本長笛的旋律改以雄壯的小號替代,製造了極為巧妙的效果。樂曲最後,層層疊疊的華爾茲旋律成了恐怖的死亡之舞,加上沉重的打擊樂製造出死亡的氛圍,並以骷髏之舞作結。最後這段舞曲,也是整部作品中唯一不是使用三拍子節奏的部分。


Ludwig van Beethoven: Symphonies No.5 Op.67 in C Minor
路徳維希‧范‧貝多芬:C小調第五號交響曲
第五號交響曲開頭的四個音符,幾乎是全人類都知曉的偉大旋律!在這簡單不過的四個音符中,貝多芬賦予了音樂與節奏所表達的不可言諭之生命力量,就像他向門生辛徳勒所解釋的「命運就是這樣敲擊著」,凡是聽過別名為命運的第五號交響曲,都會被那股與命運力量搏鬥的孤高勇敢所感動。

此曲長期被視為交響曲的典型,不僅其演奏次數是世界第一,它的聲望與受歡迎的程度也是首屈一指,堪稱為永恆的交響曲。「命運動機」早在1795年就出現於貝多芬的草稿簿中,但整首第五號交響曲的譜寫時間,則是1803年至1808年這段創作高峰期。此曲1808年12月22日的首演,在龐大冗長的的音樂會曲目中(還包含了第六號交響曲、第四號鋼琴協奏曲、C大調彌撒曲、合唱幻想曲等) ,自然難以獲得什麼好評,不過歷經時代考驗,這首在極簡的音樂元素中,濃縮了人類的所有喜怒哀樂,並釋放出無限能量的交響曲,的確是貝多芬最通俗最受歡迎的樂曲。

第一樂章「燦爛的快板」:由知名的四個音符動機開始,以這動機不斷的重疊堆積,做出緊迫的樂章,直到法國號奏出斷然的音樂後,絃樂才歌詠出瑰麗的第二主題。最後在劇力萬鈞的結尾部,壯大地齊奏結束。

第二樂章「稍快的行板」:兩個主題相互的交替出現,在變奏中顯露了情緒上的波動逐漸地茁壯變大,彷彿即使在命運的考驗下,未來仍有無限的憧憬。

第三樂章「詼諧曲-快板」:舒曼所謂的「質疑的動機」開始與法國號吹奏的「命運動機」進行音樂的戰鬥,在重現部終於打敗命運,透過質疑的動機導引進入勝利的第四樂章。

第四樂章「終曲-快板」:這是高奏勝利的凱歌,在定音鼓漸強聲中,奔放出滿溢歡樂的第一主題,之後在小提琴滿懷欣慰的第二主題開展後,前段詼諧曲像一陣陰影略過,但在主題重現後,充滿信心的高潮結束。

看更多 隱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