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觀 (2DVD)

觀 (2DVD)

作者 : 無垢舞蹈劇場

作者 : Legend Lin Dance Theater

出版社 : 國家表演藝術中心

※ ※ 已絕版

已絕版

定價 : NT 799

售價 : NT799

內容簡介


獨特的儀式劇場美學 十年的創作圓熟高峰
無垢舞蹈劇場林麗珍天、地、人三部曲之最終章


十年一觀,林麗珍以自身多年的編舞經驗與浸潤各民族文化的生命體驗,鎔鑄宗教儀式、集體記憶、以及神話寓言為一體,讓《觀》在歲月的沉澱下,逐漸成形。本套DVD共兩片,一片為演出錄影,一片為製作全記錄,引領觀眾一探《觀》的創作過程。在林麗珍原創的舞蹈風格裡,藉由她獨特的劇場美學,引領觀者共同貼近大地靈魂的內在風景。

天地幾何,浩浩湯湯,時間隱然循環。長河悠悠流過山峰之蔭,鷹的族群盤旋風中,降落有時,停駐有時。卻在一夕之間,日光開啟之處,河流頓然變色,祖靈的呼喚望水岸拍擊、吶喊,儀式的諸般秘密逐漸就緒,仍偶有形影在河面行走,在山岳間迴盪…

世界邊緣住著鷹的族群,《觀》是一齣大地靈魂的神話。

繼《醮》與《花神祭》後,醞釀八年,世界當代八大編舞家-林麗珍在2009年歲末,推出無垢舞蹈劇場的新作,完成其禮敬神鬼,天、地、人三部曲的終章。作為林麗珍舞蹈美學趨近完整之「圓」的起點,《觀》在靜、緩、沉、遠之間,再次以其原創性的舞蹈語彙,引領觀者一同貼近大地靈魂的內在風景。
林麗珍從事舞蹈創作數十年,有感人、鬼、神乃是共存一心,並無實質邊界,一切在體系內相生相合,自是互有影響。她在無垢舞蹈劇場的作品,以《醮》講人鬼萬物生滅榮枯的淒然,以《花神祭》洞見人與自然神靈間的連結。

《觀》仍延續無垢「儀式劇場」的一貫風格,林麗珍以其跳舞、編舞多年的潛沉,以及浸潤常民文化的生命體驗,鎔鑄宗教儀式、集體記憶、以及神話寓言為一體。主視覺取材自老文化的服裝、編織、飾品等各色元素,林麗珍認為,先民的老靈魂,都留存在其精細的工藝之中,而其風格流變,也隱然指涉著隨時間遞延,族群間本來相互匯流,百態兼容並陳。這正呼應著《觀》的創作核心--新舊也者、天人也者、生死也者,看似對立,其實共存於一切的循環。歲時遞嬗,對話不止,肅穆和諧即相應而生。

死亡本是生命對大地的禮敬。花開自有花謝,原野山林間的追獵與掙扎,看來殘酷,卻其實蟲魚鳥獸復歸一體,陰陽相容,輪迴而不滅。文字語言總不能盡述,但大地一直都在,宇宙一直都在。

穹蒼渾沌,天、地、人間,雖則肉身不能超脫,靈魂卻悠然自在。

舞碼簡介
   
天地幾何,浩浩湯湯,時間隱然循環。長河悠悠流過山峰之蔭,鷹的族群盤旋風中,降落有時,停駐有時。卻在一夕之間,日光開啟之處,河流頓然變色,祖靈的呼喚望水岸拍擊、吶喊,儀式的諸般秘密逐漸就緒,仍偶有形影在河面行走,在山岳間迴盪…

世界邊緣住著鷹的族群,《觀》是一齣大地靈魂的神話。

繼《醮》與《花神祭》後,醞釀八年,世界當代八大編舞家-林麗珍在2009年歲末,推出無垢舞蹈劇場的新作,完成其禮敬神鬼,天、地、人三部曲的終章。作為林麗珍舞蹈美學趨近完整之「圓」的起點,《觀》在靜、緩、沉、遠之間,再次以其原創性的舞蹈語彙,引領觀者一同貼近大地靈魂的內在風景。

林麗珍從事舞蹈創作數十年,有感人、鬼、神乃是共存一心,並無實質邊界,一切在體系內相生相合,自是互有影響。她在無垢舞蹈劇場的作品,以《醮》講人鬼萬物生滅榮枯的淒然,以《花神祭》洞見人與自然神靈間的連結。

《觀》仍延續無垢「儀式劇場」的一貫風格,林麗珍以其跳舞、編舞多年的潛沉,以及浸潤常民文化的生命體驗,鎔鑄宗教儀式、集體記憶、以及神話寓言為一體。主視覺取材自老文化的服裝、編織、飾品等各色元素,林麗珍認為,先民的老靈魂,都留存在其精細的工藝之中,而其風格流變,也隱然指涉著隨時間遞延,族群間本來相互匯流,百態兼容並陳。這正呼應著《觀》的創作核心--新舊也者、天人也者、生死也者,看似對立,其實共存於一切的循環。歲時遞嬗,對話不止,肅穆和諧即相應而生。

死亡本是生命對大地的禮敬。花開自有花謝,原野山林間的追獵與掙扎,看來殘酷,卻其實蟲魚鳥獸復歸一體,陰陽相容,輪迴而不滅。文字語言總不能盡述,但大地一直都在,宇宙一直都在。
穹蒼渾沌,天、地、人間,雖則肉身不能超脫,靈魂卻悠然自在。
看更多 隱藏
作者介紹
無垢舞蹈劇場(Legend Lin Dance Theater)

傳說中,有一種極為高貴的純白絲帛,上面織著同色的隱花紋路,絲縷細密不參一纖雜質,而用這種布料所裁製的衣裳竟是隱於內層、不外顯示人的。這種絲帛,有個美麗的名字-「白無垢」。
無垢舞蹈劇場的名字,就來自於這則傳說。

淨白無玷的意象,時時提醒著無垢人:藝術的道路,是對至善至美無止盡的追求;而幽微含蓄的內斂風華,更是無垢的自我期許。

這樣的祈願與堅持,來自於無垢的藝術總監林麗珍。1995年,《醮》在台北國家戲劇院演出,無垢舞蹈劇場隨後正式成立。出於對劇場藝術的慎重與完美的要求,林麗珍在無垢十年,僅生養了兩個作品:《醮》與《花神祭》。比之人的生命,在經過數十年的歷程,才得以蛻變成熟,《醮》與《花神祭》即是林麗珍在生命錘鍊後的經典作品;此二者乃屬一陰一陽,相生相成之作,建構了人、鬼、神共存的多元宇宙觀。

林麗珍從未師承任何國外的舞蹈大師,也未曾參加過國外舞團,但其取材於台灣底層文化和大自然的舞作,在藝術上展現出獨特的風格,更屢屢受到國際舞壇的肯定。《醮》恢宏如史,以民俗祭典為引子,幽幽喚起自渡海起始的奮鬥、爭奪、撫慰、殘酷與悼念,對這片土地的深厚感情沁入每個角落。《花神祭》吟詠自然,天地大化日月山川花草蟲獸的遞嬗變遷,轉化進人身的微型宇宙之內,是宛若恆河長流的自然史詩。

《醮》與《花神祭》極傳統也極前衛,既開闊又細膩。這兩隻舞作迥異於西方技巧的美學-沉緩細緻,其「動如不動,不動如動」的肢體語彙,面對以歐美為尚的藝術風氣的確是一鐘反響,然而,這根源於傳統文化、又是自創品牌的無垢美學,卻反而讓無垢屢次在世界舞台上發光。

1995年《醮》首演之後,無垢的下一步就躍登國際舞台。1997年首先參加馬恩河谷國際雙年舞蹈節演出;1998年,無垢受邀到亞維儂藝術節演出;2000年,法國里昂國際雙年舞蹈節中,《花神祭》獲選為最佳觀眾獎;隔年,無垢登上西班牙馬德里秋季藝術節票房鰲頭;2002年,德、法共同催生的歐洲藝術文化電視台arte,邀集世界當代八大編舞家,共同推出「舞蹈盛宴」節目,《花神祭》是當中唯一來自亞洲的舞作,自此開啟了台灣在世界的窗口。一路走來,無垢多次赴法國演出,足跡更踏上西班牙、德國、奧地利、義大利、美國、墨西哥等地的重要劇場。無垢並榮登西方舉足輕重的里昂國際雙年舞蹈節二十年鑑封面及馬德里秋季藝術節二十年年鑑之首,成為台灣僅有。2008年是無垢的豐收年:6月受中國文化部邀請參與北京奧運藝術節,成為台灣第一支由官方正式邀請於北京國家大劇院演出的台灣藝文團隊。9月起展開歐洲巡迴公演,為義大利東西方藝術節隆重開幕,並再度受邀里昂國際雙年舞蹈節,於新落成的城市圓形劇場領銜擔綱,無垢為該藝術節最大製作、最多座席、最貴票價的演出。該年度無垢同時受邀於西班牙加納利庫雅劇院藝術節,以及畢爾包亞利亞加歌劇院(西班牙三大歌劇院之一)演出。

醞釀九年,無垢終於在今年度推出第三部舞作《觀》。黑鳶俯衝在基隆港裡叼起死魚,激化林麗珍的悲憫之心,警示人對地球該有的關照。在因緣際會下,擔綱2009年國立中正文化中心的旗鑑節目,以黑鳶的眼睛看地球被揮霍、看人心的貪婪,以鷹族的寓言故事完成天、地、人的終章。

無垢舞蹈劇場的舞作與生命歷練互相觀照,以最純淨的肢體語言,展露深沉而撼人的能量,將台灣意象推向世界觀的層面。

林麗珍(Lee-Chen LIN)
無垢舞蹈劇場藝術總監林麗珍,台灣當代重要編舞家。出生於臺灣基隆,畢業於中國文化學院舞蹈科,三十年來已編有多齣舞作,如《月光》、《葬花吟》、《白痴》、《愚夫愚婦》、 《不要忘記你的雨傘》、《大鵬與我》、《我是誰》、《天祭》、《醮》與《花神祭》等,同時亦跨足服裝設計。早期曾博得「台灣舞蹈界編舞奇才」美名,近年更屢獲國際肯定,2002年歐洲最重要的文化藝術電台arte遴選當今世界最具代表性的八位編舞家,林麗珍為其中唯一出身亞洲的編舞家。2005年繼以其「未曾師承任何外國舞蹈流派,卻能以自身的生命歷練,融合藝術與心靈的諦思反省,發展出沉緩細緻的東方身體美學與豐采凝斂的舞台視覺,展現道地台灣孕育衍生的藝術生命力」為由,獲頒國家文藝獎。

林麗珍編舞早期即已展現鮮明的個人風格,於長安女中任教時,以編作百人大型舞蹈,連續五年得到台灣舞蹈大賽的首獎。隨後林麗珍的舞作逐漸受到台灣學院與藝文界的矚目,此時作品或渾厚深層,或空靈顛覆,以大膽嘗試的美學實驗,探訪心靈與身體的互動。1978年的首次個人舞展──《不要忘記你的雨傘》,以率性流暢的舞蹈語彙,將男女糾葛的細緻情愫展露無遺。

1982年至1989年,林麗珍暫時放下編舞,完全專注於照料兒子與家庭生活。然而在沉潛同時,林麗珍有感於本土傳統文化處於急速散佚之困境,遂召集志同道合之士,著手原住民樂舞與台灣民間習俗的田野採集工作。諸如台灣先民開疆闢土的血淚史、廟會節慶的迎神儀式、民俗慶典的禮俗藝陣與祭典醮事的古調歌謠,俱提供林麗珍復出之後的創作泉源,此亦為隨後成立的無垢舞蹈劇場播下以台灣常民生活內涵為創作元素的種子。

1989年的《天祭》為林麗珍復出後的首部作品。內容除了呈現沈潛時期對於民俗祭典的情感記憶之外,更召喚了在地文化的集體意識;此後又陸續推出《大唐雅韻》及《節慶》。對於台灣這片土地的關切,亦以不同於漢族的思考呈現在1991年的《布農族樂舞篇》裡。林麗珍透過該族歌謠與祭典藝術形式,將族人小我的生命交織於個體/族群、母系/父系、人文/自然、戰爭/和解的種種環扣關係裡,其中超然又相互融合的永恆性,也預視日後無垢舞蹈劇場的藝術理念。而其多元的創作領域,或呈現在早期蘭陵劇坊的《代面》、《九歌》及《螢火》等,或跨足台灣電影中的舞蹈,編作《搭錯車》、《帶劍的小孩》、《笑匠》及《台北神話》等。

林麗珍源於鄉土卻不耽於本土,發於舞蹈卻不框限舞蹈;前者表現於對多種族群的在地關懷,後者則表現在其創作的多元領域。1995年無垢舞蹈劇場的成立,實踐了林麗珍的長年醞釀的「空」與「緩」美學,而台灣漢文化圈的歷史記憶、原住民部落的簡樸與厚重力道、傳統中國的美學源流、乃至自然生化的感發,也都匯流於林麗珍於無垢舞蹈劇場的作品之中:《醮》與《花神祭》的現身,一為禮敬天地的安魂史詩,一為歌詠自然循環不朽的生命價值:舞作中相輔相成、相佐相生的衝擊暴力與母性慈悲遂成為林麗珍重要的美學標誌,而其融合超寫實的編舞技法,開啟台灣儀式劇場的新格局,以及對速度的重新思索,回到身體原型的極簡美感--緩慢的步行,同時訴說著台灣土地的深沉記憶;兩齣均為林麗珍編舞臻至成熟之作,且深刻影響台灣舞壇,並使台灣文化躍登國際舞台,林麗珍帶著《醮》與《花神祭》,回歸大地為生命祈福。

2009年的《觀》是林麗珍以悲天憫人的情懷,借黑鳶的眼睛,透視地球、關照人心。用九年的時間學習、探討,用母親哺乳的心境,比擬水資源的珍貴,警示性的悲戚舞劇,超越神聖劇場的範疇。為林麗珍舞蹈美學趨近完整之「圓」的起點,《觀》再次以其原創性的舞蹈語彙,引領觀者一同貼近大地靈魂的內在風景。
看更多 隱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