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翅鬼

翅鬼

作者 : 雙雪濤

作者 : 双雪涛

出版社 : 遠流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 ※ 無庫存

無庫存

定價 : NT 240

售價9折, NT216

內容簡介


雪國與世隔絕,天寒地凍,一面為海,一面為斷谷,據傳斷谷中有谷妖出沒,乃是煉獄之門。

在雪國裡,有翅膀的人稱為「翅鬼」,一出生就沒有自由,終生囚於斷谷旁的井下,受到沒有翅膀的人奴役。

其中名喚蕭朗的翅鬼,瀟灑挺拔,聰明機警,自學脫離文盲宿命,從書中推敲認為他們來自於一個溫暖的國度,那裡與雪國相反--有翅膀的受禮遇,沒翅膀的是奴隸。於是他便和另一個名為「默」的翅鬼,一起從井下鑿開一條通道,準備飛離雪國……至終,他們能抵達夢想之境嗎?

看更多 隱藏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

雙雪濤
1983年9月生於瀋陽,屬於80後裡歲數比較靠前的,祖籍北京,聽說祖上是給溥儀做飯的,偽滿成立之後跟著出了關。爺爺是滿族人,據說說得一口倍兒脆的北京話,還是暴脾氣(因為從我記事兒起,他就一直臥床,話說不清楚了),但是文革的時候嚇壞了,一斧子劈爛了家傳的族譜,從那時候起,我們全家都變成了漢族。

因為住在城郊,我童年的記憶充斥著火車的轟鳴聲和少年之間拳腳的喧囂,我經常走失,漫步在廣闊的莊稼地或者破敗的煤廠裡,最後都是因為發現了火車道而能夠回家,到家一般都是挨一頓痛打,然後吃一頓餃子。上學之後一路跟著考學,為的是出人頭地和看見父母因我而光榮,常因為成績好而被選為積極分子,幾天之後,馬上因為曠課踢球或者對老師出言不遜而被拿下。父親喜歡讀書,我從小也裝模作樣瞎看一氣,作文兒寫到高中,得過獎也得過零蛋,而且獎和零蛋正好和我的期望相反,讓我知道在我們這兒寫作文和在拉斯維加斯玩輪盤賭差不多。大學四年突然歇業,幾乎沒寫過只言詞組,原因是我發現我們學校的圖書館竟然還是卡片式的,沒法自由挑書,幾個臉上寫滿對青春無限恨意的老女人把持著一個散發著腐朽氣味的圖書館,我只能望而卻步,轉而愛上魔獸爭霸和長春麻將。

畢業之後回到家鄉的銀行工作,所有制度內的無聊和怪狀都找到我,讓我無法可想,只好又拿起筆寫些東西,小說,影評,劇本,胡寫一通,時間便一下打發掉兩年,2008年當時的女友把我的一篇舊文沒頭沒尾的投給一家電影雜誌,竟得到積極的回饋,之後一年便帶帶拉拉寫些影評,漸漸不以發表為樂,卻以拖稿為苦,就越寫越少。可也逐漸發覺,寫作和看電影是我人生的罕有快事,也許畢生都要與我為伴,只好打起精神,花些時間把這兩個伴侶好好打量,突然聽說臺灣有獎是讓這兩位喜結連理,我就捧起水把手臉洗淨,不慚的參加了。

看更多 隱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