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張國榮的電影世界 2 (2011修訂版)

張國榮的電影世界 2 (2011修訂版)

作者 : 電影雙周刊編輯委員會

出版社 : 電影雙周刊出版社有限公司

※ ※ 已絕版

已絕版

定價 : NT 1,080

售價9折, NT972

內容簡介


帶你進入張國榮的電影世界,全方位介紹張國榮15部參演電影!
詳盡專訪:徐克、鮑德熹、高志森、周慧敏、李香琴、陳慶嘉、舒琪,暢談昔日往事,電影背後的故事及與張國榮的合作經驗。
珍貴資料:15部電影之劇照、資料圖片、廣告、評論、拍攝資料、花絮及昔日之導演、演員、幕後工作人員之專訪紀錄。

香港電影雙週刊出版的《張國榮的電影世界》系列以印刷精美,圖文並戌豐富而廣獲好評,其中第二及第三冊售磬多時,一直接獲無數影迷查詢再版消息。故本刊決定於今年三月底隆重再版《張國榮的電影世界2》(2011年修訂版)!

全新內容包括:1. 封面以硬皮豪華釘裝、2. 全書文字內容均經過全新修訂、3. 新增八大版《東邪西毒終極版》包含文字評論、海報及劇照

給您完美收藏;讓你完全集結張國榮(1991-1995)年度最精彩之電影歷程!

書中專訪摘錄:

徐克:Leslie的眼神充滿反叛,與James Dean很相似,對普通人來說,這是一種威脅。但當觀眾慢慢熟悉他以後,這種眼神會演變成一種特殊的魅力。

高志森:張國榮是個十分有教養的人,他會有禮貌地將自己的看法說出來,他的意見是make sense的,是為了做好一件事,而且還會替你想辦法解決問題。鮑德熹:他從不遲到,一早來到,化好妝,準備好,將所有對白背熟。攝影隊一般會最早到最遲走,好似張國榮這樣的演員,對隊crew來講是個blessing(恩賜)。
陳慶嘉:對於做導演的事「哥哥」早已胸有成竹,聽他說戲時,仿佛一個又一個的畫面已在他腦海裏,而他所講的東西都是觀眾容易明白的,會接受的,「哥哥」做導演一定會好掂。

周慧敏:以前我一直以為他是備受保護的那個,他會令人好想去保護他,但認識了之後,剛好相反,他很懂得照顧別人,尤其是後輩。

舒琪:Leslie的演繹好統一,他以演員的intelligence(智慧)去理解導演的構思,再運用演員的功力去豐富角色,將西毒這個人物的心理狀態和背後思想,具體確切地表現出來。

書評摘錄:
洛楓於《字花》文學雜誌介紹《張國榮的電影世界2》
資料來源:《字花》(第3期 206年8至9月號,頁84)

《張國榮的電影世界2》(電影雙周刊編輯及出版,2006)
--洛楓
翻 開印刷精美的圖片和文字,哥哥豐富的表情與豐盛的電影人生又再一次活靈活現。我常常覺得(後)現代世界的悼亡是相對地殘酷的,因為古時沒有照片和錄像,對 親人、朋友的懷緬祇能通過想像和記憶,那麼遠隔和抽象,便沒有切膚之痛了,不像現在,相片和錄像的魔幻再現打破了生死界限,看著他的一顰一笑,或銀幕裡的 轉身回眸,或聲軌裡的低語呢喃,你能相信這麼活生生的幽靈真的已經遠逝嗎?圖片與錄像讓人的聲影走近,讓死亡那麼溫暖而貼心,彷彿塵土歸於塵土,原是那麼 瞬間的事!每年在哥哥的生日或死忌為歌迷會演說他的藝術成就,場內仍有哭聲,會後歌迷給我的禮物和問候的卡片,我明白那是愛的轉移。或許,無法進入這種悼 亡狀態的旁觀者一定以為我們是瘋傻的,是的,因為「瘋傻」接近孩子爛漫之心,也與死亡互相纏結!

書中專訪摘錄:
徐克:Leslie的眼神充滿反叛,與James Dean很相似,對普通人來說,這是一種威脅。但當觀眾慢慢熟悉他以後,這種眼神會演變成一種特殊的魅力。
高志森:張國榮是個十分有教養的人,他會有禮貌地將自己的看法說出來,他的意見是make sense的,是為了做好一件事,而且還會替你想辦法解決問題。;
鮑德熹:他從不遲到,一早來到,化好妝,準備好,將所有對白背熟。攝影隊一般會最早到最遲走,好似張國榮這樣的演員,對隊crew來講是個blessing(恩賜)。
陳慶嘉:對於做導演的事「哥哥」早已胸有成竹,聽他說戲時,仿佛一個又一個的畫面已在他腦海裏,而他所講的東西都是觀眾容易明白的,會接受的,「哥哥」做導演一定會好掂。
周慧敏:以前我一直以為他是備受保護的那個,他會令人好想去保護他,但認識了之後,剛好相反,他很懂得照顧別人,尤其是後輩。
舒琪:Leslie的演繹好統一,他以演員的intelligence(智慧)去理解導演的構思,再運用演員的功力去豐富角色,將西毒這個人物的心理狀態和背後思想,具體確切地表現出來。

書評摘錄:
洛楓於《字花》文學雜誌介紹《張國榮的電影世界2》
資料來源:《字花》(第3期 206年8至9月號,頁84)
《張國榮的電影世界2》(電影雙周刊編輯及出版,2006)
--洛楓
翻 開印刷精美的圖片和文字,哥哥豐富的表情與豐盛的電影人生又再一次活靈活現。我常常覺得(後)現代世界的悼亡是相對地殘酷的,因為古時沒有照片和錄像,對 親人、朋友的懷緬祇能通過想像和記憶,那麼遠隔和抽象,便沒有切膚之痛了,不像現在,相片和錄像的魔幻再現打破了生死界限,看著他的一顰一笑,或銀幕裡的 轉身回眸,或聲軌裡的低語呢喃,你能相信這麼活生生的幽靈真的已經遠逝嗎?圖片與錄像讓人的聲影走近,讓死亡那麼溫暖而貼心,彷彿塵土歸於塵土,原是那麼 瞬間的事!每年在哥哥的生日或死忌為歌迷會演說他的藝術成就,場內仍有哭聲,會後歌迷給我的禮物和問候的卡片,我明白那是愛的轉移。或許,無法進入這種悼 亡狀態的旁觀者一定以為我們是瘋傻的,是的,因為「瘋傻」接近孩子爛漫之心,也與死亡互相纏結!

看更多 隱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