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藏傳佛教認識論: 開啟量學(因明學)寶庫之金鑰匙

藏傳佛教認識論: 開啟量學(因明學)寶庫之金鑰匙

作者 : 多識仁波切

出版社 : 聖地文化出版社

※ ※ 無庫存

無庫存

定價 : NT 330

售價9折, NT297

內容簡介


作者多識仁波切系甘肅省天祝藏族自治縣朵什寺第六世寺主活佛。亦是當代深孚眾望的學者和教育工作者。過去由於翻譯上所造成的誤解與隔閡,使得佛教邏輯哲學-量學,無法在漢地遍地開花。多識仁波切精講細解,糾正了以往對藏傳佛教量學(因明學)在概念、認識上的種種謬論,釋惑正聽,解除許多人對佛教基本知識的無知與執見。堪稱是了解認識藏傳佛教顯學五部大論之首-量學的入門寶典。

多識仁波切~首位以中文撰寫詮釋藏傳佛教五部大論之一量學(因明學)。佛教因明邏輯思想出自佛經,世尊在說法時經常用到因明的巧妙思辨方法,而佛教哲理也是建立在高度理性化的思辨基礎上。藏傳因明學(量學)也稱佛教邏輯,與西方形式邏輯構成了性質不同的兩大邏輯體系。因明發源於古印度,但在藏傳佛教中經過長期的研究、補充、深化,使因明學發展到了新因明的高級階段。

宗喀巴大師將量學因明視為打開佛教教理寶庫的金鑰匙,是證明佛與佛法正確可信的有力理論武器,將量學因明作為佛學的基礎課,正式列為顯學五部之首。宗喀巴大師就用因明學這只明察秋毫的“世間慧眼”和“打開教理寶庫的金鑰匙”,重新全面審視了印、藏學者的一切經論學說,撥開了重重迷霧,打開了一個個癥結,對那些被缺乏精細理性思辨素質的歷代的解經者們攪得亂無頭緒、錯誤百出、違經背理的學說觀點,一一做了糾正,一個更合乎理性的、新的顯密佛教理論體系,被創建了起來。也就是說,自從有了因明邏輯這個有力的認識方法、思辨武器,才使對佛法的認識和解說走上了一條真正符合理性的正確軌道。因此,要想打開佛法深理的寶庫,首先必須掌握因明這個“世間慧眼”和“金鑰匙”。

因明的一些基本規則,雖非佛門獨有,但在因明學理論的完善和提高方面,印度的陳那、法稱,藏地的薩班、宗喀巴、賈曹傑、克珠傑等佛教學者起了決定性的作用,而且他們將因明的推理思辨方法用在了佛教教理的論證方面。陳那的《正理門經》和法稱的《釋量論》等因明七論中對佛和佛法的正確合理性提供了有力的論證,起到了破除邪說,維護正見的作用。正如克珠傑說的那樣:“如果說因明學中有理辨性的內容,因而不屬於內學的話,那麼大部分佛經也將不屬於內學了,因為大部分佛經中都含有理辨性的內容。

前蘇聯科學院院士巴爾次基所說:“新因明已發展到了數理邏輯的高度”,有人說“因明是藏文化中最有價值的思想成果”。多識教授曾受過良好的因明學教育,並從事因明的教學和科研工作,指導因明碩、博士研究生已有數十名。所發表的論文有:《藏族對因明學的貢獻》、《因明不是迷信》等。本書介紹因明邏輯哲學原理。內容包含(認識論總論)、(量學基本知識概說)、(心智學)、(因明學)等。

看更多 隱藏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

多識仁波切
 多識.洛桑圖丹瓊排,簡稱多識,筆名多識‧東舟寧洛,藏族, 1936年生於甘肅省天祝藏族自治縣。多識仁波切系甘肅省天祝藏族自治縣朵什寺第六世寺主活佛。曾在天堂寺和拉卜楞寺學習藏文和藏傳佛教十明學科,後從事藏語文教學工作,期間自學了漢語言文學。

1983年調至西北民族學院少語系任教,1985年起任藏文專業研究生指導小組組長,1992年到1996年任少語系系主任。現為西北民族大學藏語言文學系教授,博士生導師、西藏大學客座教授。教學中擔任的課程有《藏語語法》、《藏文修詞學》、《藏文化歷代文選》、《因明學》、《藏傳佛教》等。

兼任中國藏學研究中心幹事、中國藏語系高級佛學院研究員、甘肅省藏學研究會副會長、甘肅省民族語文翻譯專業委員會主任、甘肅省學位委員會委員、四川省少數民族語言文學研究所特約研究員、甘肅省藏人文化發展促進會會長等多種職務,是當代深孚眾望的學者和教育工作者。

已發表出版的藏文著作有:《藏語語法論集》、《云使淺釋》、《詩學概論》、《藏密典籍選編》、《多識論文集》、《多識詩文集》、《佛教總論樂道燈塔》等。藏漢譯著:《菩提道次第心傳錄》、《大威德之光》、《佛理精華緣起理贊》、《西藏的心靈智慧》、《宗咯巴大師佛學名著譯解》、《樂空不二》。漢文專著:《破魔金剛箭雨論》、《愛心中爆發的智慧》、《藏傳佛教疑問解答300題》、《佛教理論框架》、《藏傳佛教認識論》等。

曾應邀去蒙古國、日本、美國、韓國、香港、新加坡等舉辦藏族文化和藏傳佛教講座。入選香港出版的《中國當代高校教授大典》和《中華人民共和國享受政府特殊津貼專家、學者、技術人員名錄》(1992年卷),曾獲得“甘肅省園丁獎”、“甘肅省高等學校教書育人獎”、“甘肅省勞 模範”等光榮稱號。

一、藏語語法研究
藏文語法以吞彌桑布紮(藏文創始人)的《三十頌》和《字性頌》為藏語語法界歷來所遵循的“金科玉律”。一千多年來藏文經過了幾次文字改革,藏語語法辭彙也有了很大的發展變化,但藏族學者除了一代一代地繼承而外,“二頌”的理論體系幾乎沒有新的發展和突破。多識教授從藏文語法教學和閱讀寫作中發現,傳統藏語語法理論體系極不完善,不能解釋很多語法現象,和語文實踐嚴重脫節。
故從50年代起,他就潛心鑽研,運用普通語言學的方法,借鑒外語和漢語語法對藏語文進行分析研究,創建了一套藏語語法新的理論體系。如將傳統的八格歸納為四格二十八式,將動詞三種時態分為五類、三時、九態、四十一種用法等,系統地解釋了語法格和 詞時態應用規律。闡述新語法規律的藏文專著《藏語語法論集》由甘肅民族出版社出版後,1989年獲得國家民委哲學社會科學優秀科研成果二等獎。該書現已被許多大專院校藏文專業作為教材和參考書,在學術界獲得了普遍的認可。

二、藏族傳統文化研究
在藏族傳統文化領域內,多識教授從事的主要研究方向有以下三:

1. 藏族傳統文學。藏族有包括書面文學和口頭文學在內的豐富多彩的傳統文學。如何正確繼承發揚民族的優秀傳統文學,積極促進社會發展,以滿足人民的精神生活需求是擺在每個文學工作者面前的主要課題。長期以來,多識教授從事藏族文學的教學與研究工作,培養文學方向碩士研究生已有三十多人,發表的相關論文有二十多篇,出版專著有:《文學創作精要解說》《云使淺釋》等。他的有些文
學作品已被選入大學和中學藏語文教材。

2. 藏族歷史文獻。藏漢兩種文字的藏族歷史文獻資料在藏族和西部各少數民族的歷史研究中具有十分重要的相互參照和相互補充作用,在歷年來的研究中由於語言文字的隔閡,在解讀古文獻中的人名、地名、民族和部落名稱時產生了許多錯誤,致使很多歷史問題蒙上了一層煙霧。多識教授利用通曉藏漢兩種語言文字的優勢,較成功地解讀了藏漢歷史文獻中的許多人名、地名和民族部落名稱,根據研究心得撰寫了《藏漢民族親緣關係探源》和《松贊干布等吐蕃諸王年代考證》論文,這兩篇論文在藏學界獲得了較大的反響。

3. 藏傳因明學。因明學也稱佛教邏輯,與西方形式邏輯構成了性質不同的兩大邏輯體系。因明發源於古印度,但在藏傳佛教中經過長期的研究、補充、深化,使因明學發展到了新因明的高級階段。正如前蘇聯科學院院士巴爾次基所說:“新因明已發展到了數理邏輯的高度”,有人說“因明是藏文化中最有價值的思想成果”。多識教授曾受過良好的因明學教育,並從事因明的教學和科研工作,指導因明碩士研究生已有十多名,發表的論文有:《藏族對因明學的貢獻》、《因明不是迷信》等。2011年最新著作《藏傳佛教認識論》本書全面介紹因明邏輯哲學原理。書籍內容包含認識論總論、量學基本知識概說、心智學、因明學等。

三、藏傳佛教哲學與倫理學研究
藏傳佛教文化體系龐大,內容十分豐富,已成為藏族文化的主幹和精髓。要想瞭解藏族和藏族文化,必先瞭解藏傳佛教,這已成為不爭的事實。藏傳佛教的精髓是它的哲學體系和倫理道德體系。多識教授畢生致力於藏傳佛教的研究,在藏傳佛教方面先已出版的專著有八部,其中以佛教理論框為主導的《愛心中爆發的智慧》書系,已成為藏傳佛教領域的暢銷書,獲得了國內外廣泛的認可。

看更多 隱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