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小精靈念錯了咒語 (修訂版)

小精靈念錯了咒語 (修訂版)

作者 : 張秋生

出版社 : 民生報社

※ ※ 已絕版

已絕版

定價 : NT 230

售價9折, NT207

內容簡介


四十多年前,我和張秋生先生神交於兒童詩壇。讀他的詩,總像走進一個充滿笑聲、充滿歌聲的童話世界。後來,又讀到他的童話,又像走進一個充滿溫情與哲思的詩園。他融合了詩歌和童話,詩中有童話,童話中有詩,構成了他詩歌與童話的藝術特色。在我的印象中,秋生大約在八十年代中期開始了較多的童話創作。他的童話出手不凡,以它的短小、凝練、抒情、哲理,吸引著?多的讀者。他?他的這些?多的童話,取了一個別致的名字:小巴掌童話。他是一個在文體上很注重求新求變的作家。文體的變化和創新,實際上也是作家超越自我的一種藝術追求。(本文作者為金波)

我讀小巴掌童話,一開始就有一種親近感。這固然是因?過去我就很熟悉秋生的兒童詩,但更重要的原因,是由於他創造了一種獨特的童話樣式。這種短小精微的小巴掌童話,其本質是詩的。秋生的小巴掌童話得力於他的兒童詩創作,甚至可以說,沒有他的兒童詩創作,也就沒有他後來的小巴掌童話。
我十分篤信作家有什麼樣的氣質、學養和賴以生存的環境,他就會寫出什麼樣風格的作品。這是一把探討秋生兒童詩和小巴掌童話創作的鑰匙。秋生溫和、真誠、有愛心、有善心。他走到哪裡,你都能看到他高大的身影。但是,他永遠都是靜悄悄的,接近他,就像接近一座幽靜的山。山中有樹,有流泉飛瀑,有鳥語花香,惟獨這山不喧譁,不嘈雜,永遠安安靜靜的。

秋生是一個喜歡細細咀嚼自己的感覺的人。我很少聽到他大聲講話。他甚至很少談自已的創作。他就像「躲在樹上的雨」,只有當「小熊」去搖動樹枝的時候,雨才落下來,「小鼴鼠」會得到很多快樂。秋生把快樂藏在心裏,只等著小讀者來彈撥他的心弦,他才把心中的快樂變成詩,變成童話,送給孩子們。小巴掌童話永遠是快樂的。秋生以快樂的詩人的身份走進詩園,然後又走進童話國。走進童話國以後,他沒有丟掉詩人的氣質。他還是一個詩人。

他用詩的思維寫童話。他的童話是「唱」出來的,不是「講」出來的。他在極力濃縮他的情節,讓它短小、凝練、精緻。這一切都是詩的。即使他那篇算得上較長的童話〈九十九年煩惱和一年快樂〉,他講述故事的方式也是詩的。他選擇了那最激動人心的時刻,作?整個故事的高潮:老犀牛在浣熊的幫助下,終於得到了井然有序的生活,哪怕只活了一年,他也是「含笑離開了這個世界」。

他的小巴掌童話,充盈著一種生命情調。我讀他的童話,實際上是沉浸在一種感受中,感受著他的「小童話」的「大氛圍」,在那裏,靈魂受到撫慰。他的小巴掌童話,十分注重構思的完整和新巧。他不被情節牽著走。他十分懂得節制。他沒有因?童話講究幻想,講究曲折,就放任故事情節的汗漫無序。相反,他的藝術構思,永遠圍繞著愛與美,圍繞著一種可貴的智慧的思辯。

還有,就是他的童話中所特有的、屬於他個人的那種語感。這語感,是語言的特色所構成的,這就是散文美。他的小巴掌童話所表現的散文美,既是內容的,又是形式的。首先是內容的奇思妙想,然後是與之相諧和的語言。請你讀一讀〈蝴蝶在讀香噴噴的報紙〉:

清晨,一隻花蝴蝶停在窗前的月季花上。
她停了好久好久。

弟弟說:「小蝴蝶是在讀一張香噴噴的報紙!」
我說:「報紙上說的是什麼呢?」
弟弟說:「大概是個非常有趣的童話。」
我說:「童話裏說的是什麼呢?」


弟弟說:「對不起,
我不認識她們的字!」

我無法複述它的情節,因?任何複述都無法傳達那種韻味,那種單純到透明的?述方式和語感。小巴掌童話的情節和想像,不是照搬孩子的,也絕不是純乎成年人的。它是童心與智慧的融合,然後用十分洗練的語言表達出來。這是?品味的巧智。讀後,給我長久的快樂,快樂得讓你驚異,讓你永遠不會忘記。那是一種喚醒了人生體驗的快樂。

小巴掌童話是短小的,但它引起的思考是綿長的。每當我讀完一篇小巴掌童話,陷入深深的沉思中,我常常感覺到小巴掌在我身後,輕輕的拍了一下我的肩膀。我回過頭來,看見了那個可愛的童話小精靈。我很?興,它很高興,孩子們也很高興。小巴掌是越拍越響了。


作者的話:
早晨與黃昏的童話----張秋生

在很久很久以前……
童話故事好像都是這樣開頭的。
可是,今天我講的,在很久很久以前……不是童話,而是一個真實的故事。
在很久很久以前,那時我還很年輕。有一段日子,我住在離動物園不遠的一個小村裡。這小村很小,可是以前她曾經很大很大,因為在建動物園的時候,徵用了小村的很多土地。正因為這樣,動物園建成以後,在離小村最近的地方,開設了一個小小的入口,那裡是不收門票的。小村裡的大人、孩子可以隨時進入動物園,在那裡割草,用以餵養小村裡的豬、牛、羊和兔子,這是動物園和小村訂了協議的。
當我有幸成為小村的臨時居民,我也享有了這個特權。我常常在黃昏時,走進動物園,不是去割草,而是和動物們聊天。
傍晚,落日染紅了天邊,動物園裡的大樹小樹上,停滿了倦飛的鳥,在唱著歌。
這時,是動物園最寧靜、人最少的時刻。
我來到每隻籠子前,和動物們聊天。不用別人介紹,也不需要翻譯,我們用眼神,用各種動作,用臉部的奇特表情來交談。
我在每隻籠子前,一站就是好久。
也就在這個時候,我了解了每隻動物都有每隻動物不同的興趣、愛好和脾氣,我在那兒交了很多動物朋友。
那些日子的黃昏,我幾乎都在動物園的籠子前往返流連,一直到村子裡的小朋友割草回家時,他們會喊我一聲:「叔叔,該回村了,天色晚了。」
每次我都帶著一肚子的故事回家。
在那個小村裡,我是一早就要下地的,我在田裡一邊幹活一邊會想念這些動物。奇怪的是動物也在想我,它們用各種叫聲來和我招呼。於是,在清晨,在飄蕩著薄薄霧氣的田頭,我會細細地聽牠們的叫喚…… 又過了很久很久,我早已離開那個小村,我很少再到動物園去。再說,動物園裡的動物換了好幾批,牠們不會再認識我。
奇怪的是,每天早晨和黃昏,我都會想起這些動物。於是,我就提筆寫牠們的故事。
為了表示牠們是我的朋友,表示對牠們的尊重,我總稱「牠們」為「他們」。他們的故事,也就成了我筆下的童話。
因為這些故事都是在早晨和黃昏到來時寫的,所以我想把它們叫作「早晨和黃昏的童話」,可惜這名字太長了一點。我想還是稱它們為「小巴掌童話」吧,因為這些童話都只有巴掌那麼點大。
再說,巴掌這個詞挺親切的,因為人與人見面時,都會伸出自己的巴掌和別人握一握。那麼我的這些小小的童話,就是我伸給小朋友們的巴掌,讓我們使勁握一握吧!
要是小朋友們喜歡這些童話,我會再寫的,因為我還有許多的早晨和黃昏……

《(1)小精靈念錯了咒語》 (2)掉在水裡的房子(3)好吃的帽子(4)紅氣球,本系列四本書各收錄了張秋生10~14篇童話,每篇童話都只有巴掌大小。在那麼短小的篇幅裡,張秋生以精練的文字傳遞了無盡的溫暖與善意。特別值得一提的是張化瑋的插圖。四種風格各異的插圖賦予四本書各自不同的風貌,卻又同樣鮮明活潑、充滿童趣。大字注音的版本,適合國小低、中年級小朋友自行閱讀。學齡前小朋友親子共讀也一樣合適哦。

看更多 隱藏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
張秋生
1939年生於上海。天津靜海人。1958年開始發表作品,兒歌、童詩、散文、童話,量多質精,受到無數兒童的喜愛。作品曾獲四十餘次各類獎項。現任上海「少年報社」總編輯。

■繪者簡介
張化瑋

1960年7月19日生。筆名「小尾」,屬大螃蟹座。
從事插圖繪畫和新潮商品、時髦造型、各式卡片之設計工作多年。現居美國,育有一子一女。近年來隨著子女年齡的增長,創作雄心又開始躍動,希望今後能再多貢獻一些好的創作,陪伴小朋友們,讓他們可以浸淫在愉悅的閱讀空間裡,享受快樂的童年。

看更多 隱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