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畫像裡的女人

畫像裡的女人

作者 : 水湄伊人

出版社 : 樸實文化公司

※ ※ 已絕版

已絕版

定價 : NT 249

售價9折, NT224

內容簡介


一天深夜,張曉風親眼目睹了一名女子跳著瘋狂的舞蹈死去。接著,又有第二個,第三個……她們的額前,無一例外地都刻著一個特殊的符號,據化驗,符號的傷口中含有一種致幻素。
   一個偶然的機會,張曉風驚愕地發現,這幾個死去的女子,面容跟自己所作的一幅畫裏的女人們驚人地一致,包括他喜歡的女子在內,而那幅畫是他兩年前給公司的節日狂歡所做的策劃圖。難道是有人處心積慮、蓄意按照這幅畫,殺死跟畫像裏長得一模一樣的女子?還是有誰改過他的畫,把想謀害的人替換上去,從而嫁禍于張曉風?
  更令張曉風驚愕的是,他在敦煌莫高窟的一幅飛天壁畫裏發現一樣的六個女子,這驚人的巧合背後難道隱藏著什麼驚天的秘密?
女人們還在死去,第四個,第五個……

他說:「濕婆在跳舞…」
漆黑夜裡,
謎樣女子沉醉在忘我又狂亂的舞蹈中力竭而死
詭異的瘋狂之舉開啟一連串難解謎團
一個、兩個、三個…
接連跳著詭舞的女子一一死去
額上不約而同被刻上血字「O」
而臉孔居然和畫像中的女人如出一轍!
神秘的女子、善惡難辨的男人、會說話的頭顱…
古書的預言一一重現
難道真是古印度傳說中的毀滅之神所為?
包圍在死亡氣息的陰霾中
真相能否撥雲見日?
亦或,世界終將滅於濕婆之手………
詭舞,女人,壁畫,詛咒,會說話的頭顱…當謎團一點點被揭開,死亡的氣息也越發地逼,古老的印度傳說,濕婆將如何叩開「復活」之門?

序言

小說的後半部分,幾乎都是聽著雨聲完成的。
這部小說,從動筆到結束,停停寫寫,前後剛好花了整整一年的時間。
從《所多瑪的咒語》,到《亡魂花》,再到現在這本《畫像裏的女人》,每部小說都花了剛好一年的時間,就這樣,恍然間,三年。
今年的雨季特別漫長,有兩三個月,很多東西都長出了黴斑,從小說的情緒裏出來,看著外面的雨,我總是有種莫名的憂傷與痛苦,事實上,為這部小說犧牲的某種東西,只有自己明瞭。
問自己,值不值得?
很多作品的誕生,其實並不輕鬆,而個別的苦澀也只有作者自己能體會。不提也罷!
很長的一段時間,我都在堅持自己,不隨大流,特別是對待懸疑寫作這件事。而事實上,這種堅持猶如堅持寫作一樣累,那是一種孤獨,是縱然混跡於人群,卻總揮不掉的孤獨感。
總覺得一本懸疑小說,不僅要在情節上新奇大膽,文字上新巧感性,更要帶給人一種墜入地獄的陰冷感,彷彿,有一隻魔爪就在背後,但是,你轉身,它又一次躲到你背後,恐怖在跟你躲迷藏。
除此之外,它應該是沒有界線的,不管三界六道,抑或三四千前的被歷史湮滅的古國,不管是在中國,還是在美索不達米亞大陸,總有一條神秘並帶著文化氣息的線,貫穿其間,某些情節成為經典並令人永記在心的片段。而且,它是有深度的東西,不僅是營造懸疑與破解懸疑那麼簡單,是有著深刻的歷史與文化背景。
而事實上,這是一種困難的突破與超越,也必須有日積月累的功底才能超突。波德賴爾評愛倫‧坡的一句話,「他在表現恐怖題材時所飽含的激情,我在其他幾個人身上也曾觀察到。這種激情常常是內在聚集的巨大生命能量的爆發,有時是不屈的純真品質和深受壓抑的情感釋放的結果。」
寫作的人大多精神比較壓抑,而寫恐怖小說的人,這種壓抑與釋放比寫別的類型的文字來得更加強烈,還有什麼比懸疑小說裏那種揭露赤裸裸的人性,用一種完美而強烈甚至是殘酷的書寫,釋放得更加淋漓盡致?
好吧,我甘陷其中,最後說說這部《畫像裏的女人》,它不但牽動著古老而神秘的印度文化,而且,裏面的女人都有一種致命的柔美,這種柔美並不指外表,不管她們是不是有著巨大的野心與蛇蠍心腸,她們都是超脫於塵世的神。
這部小說裏的一系列女人,只因長相跟某幅敦煌飛天壁畫裏的女人神似,一個個額頭被刻上神秘的符號,然後狂舞竭力而死,是遭到了古老的詛咒,還是純屬巧合,或者,僅僅是一個以神秘的光環為掩飾的殺人陰謀?這個驚天的秘密,只有看完全書,才能釋然。
那死亡之舞事實上也是濕婆的舞蹈,毀滅一切的美麗、醜陋、幸福、苦難,與那些可怕的欲望下產生的不泯之愛的後果,是人性與天性之間的戰鬥,也是我自己對於文化懸疑小說的爭鬥。
但是,這是我喜歡的小說類型,對於著實喜歡的東西,我不想粗製濫造,每部書都花費不少的心血,為了瞭解書裏涉及的文化歷史知識,總要翻閱很多的資料,只想既對得起自己,也想對得起讀者,求精不求多。
每一個作者都希望自己得到讀者的認同與支持,才不枉一番心血,我亦然。
在這裏,還要感謝所有為這部書而努力的編輯們,與一直以來都支持我的朋友與讀者們。
一路上有你們,走得也坦然。

2010、7、24 浙江樂清
看更多 隱藏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

水湄伊人
水湄伊人自畫:原名倪旭陽,浙江樂清人,懸疑小說作家。在將懸疑與驚悚結合的同時,更注重小說的文化性與深度,致力於文化懸疑的打造。已出版懸疑小說《畫像裏的女人》《所多瑪的咒語》、《亡魂花》。喜蝸居,也喜旅行;聽搖滾,也看電影與哥特文化:愛發呆,慵懶隨性,卻有著不安定的靈魂;寫恐怖小說,自己卻膽小怕鬼。漂浮三十餘載,無所建樹,卻落得與懸疑相伴,或者,這也叫宿命。

看更多 隱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