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六世達賴喇嘛倉央嘉措的情與詩

六世達賴喇嘛倉央嘉措的情與詩

作者 : 任倬灝

出版社 : 文經閣出版社

※ ※ 無庫存

無庫存

定價 : NT 260

售價9折, NT234

內容簡介


六世達賴喇嘛倉央嘉措的情與詩
西藏高原的傳奇


倉央嘉措,是佛門嚴守清規的和尚?還是夜入酒肆不歸的登徒子?
他是全西藏最重要的宗教領袖--聖域之王?
還是雪域高原最神秘的詩人?

在這眾多的頭銜之下,你無法想像,他的詩作,比他的地位更令人神往,他的經歷,則比他的詩作更加傳奇。

行走在拉薩的大街上,天,已全黑,卻又在不經意中泛出一絲奇異的紫魅。這裡的夜晚比平原更加深邃,寒冷的空氣肆虐著全身的每一處毛孔,深吸一口氣,卻能感受比平原更加聖潔的心境。

我抬眼,雙目似被什麼光亮刺了一下,黑暗的轉角處忽然綻放出一棟明黃色的建築。我揉了揉眼睛,一個上書「瑪吉阿米」小牌被掛在了建築的二樓。小牌上,一個美麗的藏族姑娘,被鎖其間,她的眼神,似在傾訴。

走進酒吧,在二樓靠窗的位置坐下,點了杯酥油茶,眼角卻瞥見桌上靜待的一本書--《瑪吉阿米》。

在西藏,不是任何一棟建築都可以被刷成明黃色,那是神聖無比的象徵。瑪吉阿米,究竟與這明亮的神聖有著何種聯繫?

我饒有興趣的翻開了書,終被書中的一對情侶深深震撼。

那一天,那一年,那一夜,一個帥氣、博學、多情的公子駐足於此,他看見了一個美麗、大方、溫柔的姑娘,他們的目光觸碰在了一起,擦出了心的火花。他們圍繞著火焰盡情歌舞,盡情傾訴心中的愛慕。

然而,他們彼此欽慕,卻又只能在黑夜的掩護下相會。

夜,是他們唯一可以幽會的時間;夜,是他們唯一可以想見的屏障。一切皆因,這位公子身分實在特殊,特殊到整個西藏為之動容,為之哭泣。

傳說,這位特殊的公子,就是雪域高原最神秘的宗教領袖--六世達賴倉央嘉措。
傳說,倉央嘉措多才又多情,瑪吉阿米卻是唯--位烙印在倉央嘉措心中的女子。
傳說,倉央嘉措幾乎捨棄了身外的所有一切,卻無法捨棄瑪吉阿米的一縷髮絲。

瑪吉阿米,妳究竟是誰,妳究竟擁有怎樣的容顏。當他離去,妳又究竟在此等待多久,是一年,還是,一千年……

那一夜,我聽了一宿梵歌,不為參悟,只為尋妳的一絲氣息。
那一月,我轉過所有經輪,不為超度,只為觸摸妳的指紋。
那一年,我磕長頭擁抱塵埃,不為朝佛,只為貼著妳的溫暖。
那一瞬,我翻遍十萬大山,不為修來世,只為路中能與妳相遇。
那一瞬,我飛升成仙,不為長生,只為保佑妳平安喜樂。

那一天,閉目在經殿香霧中,驀然聽見妳頌經中的真言。
那一月,我搖動所有的轉經筒,不為超度,只為觸摸妳的指尖。
那一年,磕長頭匍匐在山路,不為覲見,只為貼著妳的溫暖。
那一世,轉山轉水轉佛塔啊,不為修來生,只為途中與妳相見。

那一刻,我升起風馬,不為祈福,只為守候妳的到來。
那一日,我壘起瑪尼堆,不為修德,只為投下心湖的石子。
那一月,我搖動所有的經筒,不為超度,只為觸摸妳的指尖。
那一世,轉山不為輪迴,只為途中與妳相見。

倉央嘉措的情詩深情而纏綿,他身為活佛,卻為何擁有比世人更加強烈的情愫?

在歷史的傳說中,從來沒有一個和尚比他更加多情;從來沒有一個公子比他的身世更加傳奇;
從來沒有一位達賴的故事像他的故事那般在民間廣為流傳;也從來沒有一個人能如他一般,是和尚,是情郎,更是一位充滿傳說的詩人。

倉央嘉措,雪域最令人憐惜的少年,雪域身世最悲慘的活佛,雪域永無法忘卻的詩人。

關於他的一生,有著許多褒貶不一的說法。有人認為他是一個浪蕩的花和尚,有人為他美妙的情詩黯然淚下,也有人為他的悲劇命運感慨不已。

在青海部分地區,人們為了紀念他,甚至衍生出了一項民俗——向傳說中他死亡的青海湖投食,以免魚兒吃了他的肉身。在阿拉善的廣宗寺裡還放著傳說中他的遺物。

歷史的煙塵已經散去,我們與這位多情傳奇的達賴相隔著遠遠的歲月。是什麼樣的人,什麼樣的故事才讓我們還對這段故事充滿了好奇?人們或用文字,或用儀式,或用歌曲來表達對這位達賴的追思。而想必大家都對以下的歌曲非常熟悉:

第一最好不相見,如此便可不相戀。
第二最好不相知,如此便可不相思。
第三最好不相伴,如此便可不相欠。
第四最好不相惜,如此便可不相憶。
第五最好不相愛,如此便可不相棄。
第六最好不相對,如此便可不相會。
第七最好不相誤,如此便可不相負。
第八最好不相許,如此便可不相續。
第九最好不相依,如此便可不相偎。
第十最好不相遇,如此便可不相聚。
但曾相見便相知,相見何如不見時。
安得與君相訣絕,免教生死作相思。

這首直白卻又像利劍一般直刺人靈魂的詩歌,那麼撩動人心,介乎於佛的禪理與空靈之中。

「那一天,那一月,那一年……」耳邊彷彿還依稀迴盪著悠揚的旋律,時間轉眼好像回到了三百多年前的某年某月某天某個夜晚。

倉央嘉措獨自站立在冰冷的青海湖畔,寒風吹捲他的衣袍。他的袖口似乎還殘留著誰的溫度,在這凜冽的風裡和人世中,只有這些殘存的溫情給予他希冀和期望。

月光如水,美人如玉。他往故鄉的方向眺望,卻只看到一片茫然大地。過去幸福的日子還可清楚記憶。那時情意濃,如今人散去。昔日繁華拉薩街頭客,如今青海湖畔落魄囚。命運的百轉千回永遠和我們開著巨大的玩笑。

因為頭頂達賴的光環,他必須放棄他的愛情。

如今他孑然一身,愛情卻再也不會回來。

此時此刻的他,一無所有。遠處有幾個人看守著他,疑惑地看著這位沉思的和尚。玉盤般的月亮倒映在明鏡般的青海湖,這情景看似平靜。他雙手合十,念誦佛祖的箴言,心頭幻影卻重重疊加,不斷複寫著他的命運。

最初的最初,是一個男人與女人命運般的邂逅——和有情人做快樂事,別問是劫是緣。

相互感嘆的一瞬間,傳奇已經被開始抒寫。

最後的最後,紛繁的愛情碎片穿過荒蕪的時光和大地,散落在人間各個角落,留給後人追憶與猜測,驚嘆與感慨。

為這剎那的榮光,他們寧願拿自己所有的一切殉葬:名譽、富貴、地位……

從此以後,埋葬了情愛,同時也埋葬了生之一切燦爛。誰又想到,從此鑄就了死之傳奇。

他,究竟是怎樣的一個傳奇?他,究竟擁有怎樣離奇的人生?他,又究竟擁有怎樣的智慧,怎樣的情愫,以至於他的靈魂三百年不曾消散於世人的心中?

在青海湖畔靜靜沉思的倉央嘉措就這樣突然消失了,遁去在煙波浩渺的歷史中。

人最孤獨的時候總是對自己特別誠實。

他願用這肉身承受曾經所犯孽障帶來的劫數,於是終於選擇沉默與隱去。

唯有那傳奇的愛情還穿越了三百年,穿過那個青海湖畔的孤獨夜晚,至今令人嘆息。

倉央嘉措這位詩人的詩歌竟然就以這樣的「非自己的詩歌」而被流傳著,著實也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

倉央嘉措詩歌與漢人詩歌最與眾不同的地方有幾點。

首先,他的詩歌以藏文寫作。漢人只有從對他的翻譯版本中瞭解他的詩歌。而在翻譯的過程中,詩人的詩歌風格也因此發生了巨大變化。于道泉先生是第一位將倉央嘉措的詩歌翻譯成漢語的人。于道泉先生的版本樸素直白。基本與倉央嘉措的原作風格保持一致。在倉央嘉措的詩歌裡我們能看到強烈的民歌印跡,語言樸素,手法多與中國古代第一部詩歌典籍《詩經》相似,大量運用賦比興等手法。而曾緘先生使用格律詩的格式翻譯了倉央嘉措的詩歌。他的翻譯使得倉央嘉措原本樸素的詩歌變得更加嚴謹而整飭,雖然有改變原作之嫌疑,卻為倉央嘉措詩歌在漢語的流傳做出了巨大的貢獻。

其次,他的詩歌中有許多西藏密宗內容。佛教是世界三大宗教,發源於印度。後來傳到了西藏,之後又傳到了西藏及中原等地。在傳播的過程中,佛教在各地產生了許多派別和宗系。西藏的密宗就是在西藏地區廣泛流傳的一種派系。密宗與中原佛教有著許多不同之處,而身為達賴的倉央嘉措深受密宗影響,以致我們在理解他的詩歌時會產生一些困難甚至誤解。

最後,他與許多寫詩的和尚最不同的地方是:他所寫的絕大部分是情詩。在禁欲的活佛和多情的公子間,人們驚異地發現了一張重合的臉。這不僅僅是前無古人,更是後無來者的勇敢之舉。人們或許已經記不起達賴已經轉了多少世,他們寫過了多少佛學著作,然而倉央嘉措的情詩卻依舊在民間流傳著,他的故事也依舊是人們津津樂道的話題。

在西藏這片寄託著無數人「烏托邦」情結的聖地裡,也曾經醞釀過不為人知的陰謀和動人纏綿的愛情。它的神秘與溫情奇妙地糾纏、結合在一起,使得我們這些紅塵俗人對這片土地產生了深深的嚮往和熱愛。

倉央嘉措也許並不是一位一流的詩人,然而他的詩歌如今看來依舊讓我們內心充盈,感動生命。
看更多 隱藏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

任倬灝
自由撰稿人。自千禧年於西藏初逢「瑪吉阿米」,便與倉央嘉措其人其詩結下不解之緣,悉心研究十餘年,終得此書,與所有喜愛倉央嘉措詩詞的人分享。

看更多 隱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