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紅塵白浪

紅塵白浪

作者 : 葉少華

出版社 : 勞改基金會

※ ※ 無庫存

無庫存

定價 : NT 295

售價9折, NT266

內容簡介


本書特色
《紅塵白浪》是「黑色文庫」系列的第九集。從2001年起,勞改基金會開始出版《黑色文庫》系列。從第一集徐文立的《我以我血薦軒轅》至最新出版由查建國撰寫的《鐵骨柔情》,勞改基金會已出版將近三十本著作。這些勞改倖存者的個人回憶錄及訪談錄涵蓋了五零年代遭整肅的地主及反右運動中受害的知識份子至九零年代在互聯網上發表文章的異議人士。從北京到西藏,從上海到夾邊溝,這些勞改倖存者的故事刻畫出中國歷史跨世紀的大悲劇。

內容簡介
《紅塵白浪》是一部中共治國半世紀的社會史書。作者以青少年的清澈眼睛目睹了五十年代中共建政以來的「政績」。土改、鎮反、肅反等血雨腥風,是在大陸的懷著愛國主義激情的知識分子的知情甚至參與的情況下推展開來的。直到反右的霍霍之刀架在他們的脖子上,三面紅旗、大躍進、三年人為災難打蕩了他們的轆轆饑腸,緊跟著的十年文革浩劫,這些脊梁骨已斷的知識分子終於被改造成為一群失語噤聲、逆來順受的羊羔。作者因追尋自由,而被判刑二十九年。七次黑牢,三年半與蚊蠅、蟲蟻、蟑螂為伍,二十載光陰和手銬、腳鐐、繩索相伴。難怪現在已獲自由之身,旅居澳洲的他,「不堪回首故國月明中」。從作者坎坷的遭遇中,讀者可以解讀出一部中共暴政的荒誕演義。


在澄澈的陽光下編校《黑色文庫》的又一部書稿──葉少華先生的《紅塵白浪》,心頭揮之不去的是一句樸實而又雋永的碑銘──「自由不會從天而降」(Freedom Is Not Free),鐫刻在華盛頓的朝鮮戰爭軍人紀念園那面花崗岩石壁上,映襯著刻滿了死傷者人數的黑色大理石碑,閃著熠熠的銀光。
的確,自由不會從天而降。美國著名政治領袖帕特里克•亨利誓言以生命來反抗不自由的製度,匈牙利詩人裴多菲甘願為自由付出生命和愛情的雙重代價,而英國文豪莎士比亞則認為,自由既需要我們付出生命和鮮血,也需要我們付出智慧和思辨……
如果說歷史的風塵模糊了這些閃光的睿言智語,讓我們無法去感知那原有的切膚之痛,葉少華的親身經歷則會滿含著傷痛和悲愁,淋漓著鮮血和淚水,告訴你一個並不遙遠的追求自由的故事──
像很多寫實作品那樣,葉少華的故事很平常。沒有跌宕起伏的情節,也沒有驚天動地的結局,只是在那個「極權之下,莫非囹圄;率土之濱,莫非囚徒」的國度裡,被膨脹的權力和野心殘酷吞噬的無數青春和生命裡的一個例證。然而,這樣平常的故事卻引起了我們很多不平常的思考。
作為一部紀實作品,我們無權去改動原作的情節,也無權替代作者向讀者說話。但似乎有必要在這裡把其中的奧秘告訴讀者,特別是青年一代讀者,以免他們誤入歧途。歷史的經驗告訴我們,選擇了放棄自由,我們付出的代價也許比選擇追求自由更高昂,而且,正如莎士比亞所言,逃避自由的苦難將不僅禍及自身,還將禍及子孫。把自由看得太便宜,總以為自由會從天而降,是我們終於失去自由的另一個重要原因。
二、自由需要戰鬥。由於自由不是天上掉餡餅那樣的樂事,我們依然需要忘我的戰士──不一定要真刀真槍去沖鋒陷陣,但是與專制制度和它的維護者的思想交鋒依然會艱苦卓絕。自由的看客、自由的仰慕者在中國歷來不乏其人,當今依然蔚為大觀,其中有風聞自由的可愛而為之夢牽魂繞者,有深知自由的可貴卻只願臨淵羨魚,而無意退而結網者,有爬上社會金字塔的高處,享有一定的物質和權利自由,而不願拔一毛而利天下者……相對於那些懵懵然不知天下有自由的人們來說,這些人當然在思想上又進一步。然而現今的中國並不需要太多自由的看客和自由的仰慕者,中國急需的是自由的戰士──不計個人得失和一己沉浮,為自由光復中華大地而奮然前行。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黑色文庫》的作者都是自由的戰士。歷經半生的非人折磨,依然對自由的追求夙夜匪懈,因此,冒著種種危險,把自己這段經歷記錄下來,讓更多的人了解那段歷史,了解極權制度的邪惡本性,為徬徨裡的中國亮起一盞歧路紅燈。中國在回歸自由的路上,不會忘了他們的振聾發聵之功。
三、自由需要勇氣。追求自由就意味著與試圖獨霸自由的獨裁者的一場惡戰。不管是付出鮮血與生命的代價,或是付出思辨和智慧的代價,最根本的一條是要拿出爭取自由、守候自由的勇氣。惟其如此,才能從自由的看客或仰慕者變成不屈不撓的自由戰士,才能保持一個自由戰士應有的昂揚鬥志。
美國總統傑佛遜曾經說過:「當政府畏懼人民,你得到自由。當人民畏懼政府,你得到暴政。」面對一個極端獨裁的專制政府,我們需要拿出非比尋常的勇氣,懦弱和畏懼是對獨裁者侵害自由的默許、縱容、甚至鼓勵。
──摘自楊莉藜的序文「自由不會從天而降」
看更多 隱藏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

葉少華
葉少華1941年出生於福建東華山下樸實而美麗的寧化縣。外祖父母為新加波華僑,父親為國民黨的高級軍官。大陸易手之時舉家遷至香港。旋即因父親在內陸因公殉職,一家人又搬回故鄉。作者親歷了土改、鎮反、肅反的血腥場面和反右時的慘烈批鬥。大饑荒的饑餓歲月之後,1961年他萌發去國之心,寫信給在美國的親戚,提出了想出國與家人團聚的願望,這就成為他同海外敵人勾結的罪名,被打成現行反革命分子,判刑十五年。他淪為海南島定安縣勞改營中的奴工,後被調至湖北的沙洋農場。高牆裡的嚴刑拷打,非人待遇和種種超乎常人想像的瘋狂和殘酷,讓葉少華堅定了追求自由的信念。1969年開始,他和獄友先後三次越獄逃跑。每次被抓回來後都遭受了更為嚴酷的拷打,最後又被加刑14年。從1961年至1990年,共29年的刑期,比蘇武還多了十年。七十年代末他終於得到了平反,離開煉獄。作者現居澳大利亞。

看更多 隱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