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ART PLUS, 十二月

ART PLUS, 十二月

出版社 : 藝術地圖有限公司

※ ※ 無庫存

無庫存

定價 : NT 128

售價9折, NT115

內容簡介


另類境地:表演藝術與當代數位科技的邂逅
當代藝術形式間的跨領域合作使得數位藝術與表演藝術的創作蓬勃發生。談到「跨領域」,一般人通常都會直接聯想到1849/50年由華格納(Richard Wagner) 所提倡的「總體藝術」(Gesamtkunstwek),而此精神從二十世紀初前衛主義運動開始,便在視覺和表演藝術中受到重要。更重要的是,因為數位科技介入,以及數位藝術的快速迸發,使得創作在二十一世界的今日開啟了多種的可能性且備受重視。有鑑於當代數位媒體科技與表演藝術跨界融匯已是必然的趨勢,且經歷多年的發展至今亦讓所謂的「科技劇場」與「數位表演」呈現出多元的景緻,本專題以「另類境地」(alternative realm)為核心命題,邀請多位年輕作者針對多元創作形式進行論述與訪談,除了專注於「跨藝術」、「跨媒體」與「跨文化」的藝術實踐外,在論述運用上也包含了近代人文學科或文化研究中的方法跨界,強調著實務運用與理論實踐的並重,期盼帶給讀者不同的視野與想像。在論述的主體上涵蓋了最新近的創作作品,如:《光年紀事:台北-哥本哈根》、《Render Ghost》等知名作品;新的跨界合作,如:蔡明亮在後《郊遊》時期的跨界旅程、福爾摩沙馬戲團的跨域思維,以及聲響藝術跨越聆聽之後的視覺感受;新的跨界思潮,如:沈浸式劇場的發展、概念美術館,以及虛擬典藏的前衛實驗創作。

編者語:藝博煙花燦爛在臺北
今年去過上海021藝博會的畫廊,大概會對這次的結果普遍失望,不僅是零二一,包括西岸博覽會,都景氣低迷的令人驚訝。上海021以及西岸藝博會,這被列為亞洲成交市場最好的藝博會之一,嚴重的被這幾年來的經濟不景氣及低迷影響,中國政府的打貪以及查稅的問題,連帶影響到許多上市公司收盤,藝術收藏沒有現金流出,即是成交的作品也沒有現金交付。參加藝博會成了一種只有主辦方獲利,展商付諸流水的一種行為。而原本希望擴展市場,得到來自不同城市國家收藏家網絡的周邊效益,也因為藏家減少逛藝博會,令得整個市場陷於一種不明朗與低潮的景象。

反其道而行,2008年當時沒有人看好香港藝術市場的Art Hong Kong,主辦者Magnus 卻提早看到香港作為大中國市場的前跳板,英文以及行政能力遠遠高過中國當時的水準,將香港逐漸變成一個藝博會中心。幾年後巴塞爾買下藝術香港的股權,完全扭轉了香港當時作為一個「文化沙漠」,轉眼卻變成「亞洲藝術中心」掌舵者的地位。這樣說,似乎不是一個人可以做成的成績,但天時地利人和掌握合宜時,時機就創造了出來。我們回望這10年的發展,直到2018年為止,香港政府因為這樣一個世紀的轉變,西九被推倒重新建立,大館的開放以及不同國際畫廊前仆後繼地在香港設立分店,儼然女媧開啟了天,剩下的草木與人類自然根生,有機成長。

回看臺灣,原本在亞洲藝術市場佔有最有利位置的臺灣,不論藝術家或政府,共同推進藝術文化的發展令人刮目相看,藝術家養成與畫廊逐年的成熟,藏家的深度與普遍一般民眾對於藝術的接受度,臺灣自五十年代開始一直佔有重要的「亞洲藝術中心」歷史地位。

而2019年1月的臺北即將變天,Magnus Renfrew有了新的打算,決定在臺北創立第一個「真正」的國際藝博會「臺北當代」,隨即三個不同主題的藝博會也上場「水墨現場」、「art future」、「One Art」(簡稱)各自端出不同的菜,配合臺北不同機構的衛星活動,一月的臺北很是熱鬧。

在這經濟低迷的寒冬,決定進入島國臺灣舉辦第一次國際藝博會,當然有很多歷史緣由,包括來自25年歷史的臺北藝博會,近幾年內憂外患。除了逐年不斷增加在臺灣舉辦的不同類型的藝博會已經構成極大的競爭者威脅;內患亦來自於沒有辦法招攬國際畫廊,畫廊各自內鬥,國內畫廊也互相抵制藏家意願,負面情緒嚴重。臺北藝博近幾年即使想突圍而出,也都困難重重。

Magnus 的加入,並不會改變即使是臺北藝博也遭遇到的主觀因素,因為現實的環境已經累積許久,不會因為一個國際藝博會而改變新的氣象。Magnus 會不會因為一個「國際」藝博的迷信,撇開大環境經濟的低迷,以及臺灣市場的內憂外患,因此從中獲利?或者漁翁得利?我想不會。未來的國際藝博會仍然需要面對同樣的窘境,這也將是Magnus 最大的一個挑戰點。然而,藝博會面對藝術市場裡的各種不同權力與及利益角力,是不是又是主辦方獲利,展商陪著跳舞?我們不能得知,因為熱鬧的2019年1月即將開始,我們觀看與期望。
 (總編輯:樊婉貞)













看更多 隱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