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我以我血薦軒轅

我以我血薦軒轅

作者 : 徐文立

出版社 : 勞改基金會

※ ※ 無庫存

無庫存

定價 : NT 450

售價9折, NT405

內容簡介


《我以我血薦軒轅》是勞改基金會《黑色文庫》系列出版的第一集。該書出版時,作者本人尚在獄中服役。本書可以視為一部獄中雜記,記錄了作者在獄中對童年、中年生活和所經歷歷史事件的回憶,摘錄了部分作者在獄中的詩抄,這些詩抄表達了作者在獄中對妻子和女兒的深深思念。同時,本書也見證了自八十年代以來中國社會政治制度的艱難變遷。作者以親身經歷闡述了民主黨建立的艱辛和個人被捕前后的經歷,讓讀者能夠從一個側面審視中國政府一直以來對民主和自由的態度。數十年來,無數為爭取民主和自由的仁人志士被捕坐牢,他們不顧個人安危,前赴后繼,無悔無怨。徐文立先生正是這樣的楷模,他以“我以我血薦軒轅”為書名,將他對國家的深深憂慮和款款深情記入書中。本書對于有意了解上個世紀八十年代初期中國風起云涌的民主運動歷史的讀者會有很大的幫助。

《我以我血薦軒轅》分為三部分,第一部分是作者對于自己生命歷程的一段回憶,從少年時代到七、八十年經歷的民主運動,以及被捕前后審判的過程和收監的經歷;第二部分為監獄詩抄,是徐文立在監獄中所作的詩,大部分給妻女;第三部分是對中國民主人權問題的一些思考,主要收集了作者八十年代中后期以來的一些訪談記錄和發表的公開信、呼吁書等。


本書是勞改基金會出版黑色系列文庫的第一本,由勞改基金會主任、勞改紀念館創始人吳弘達先生作序。
這是一篇很難寫的序文。
首先,作者如今還在坐牢。按刑期十四年算,才過了四年,還有十年。誰知這十年中,徐文立本人、中國以及世界會發生什麼樣的變化。
作者在1981年被中共當局判刑十五年。到了1993年,中共將他作為政治外交的一張牌,他獲得了提前釋放。可是,他不願意被放逐到國外,僅與妻女相守度日,也不甘心做一個俯首貼耳的順民。於是,一九九八年又回籠了。
本書中收集的文稿截止到1998年。我相信作者不會就此噤聲停筆。他會持續自己的“事業”,包括寫作,直到生命的最後一刻。對這樣一個人的歷史地位及社會價值既不可簡單地從他已存在的文稿及社會活動中去判斷,亦不可以今天就輕易作出結論。
上個世紀八十年代,作者開始坐牢時,寫了“我的申辯”這部分。因為他自信不是“貨真價實的反革命份子”,他堅信中共會給他“公正地解決問題”。由于徐文立從少年時代就崇敬及追求馬克思主義,可能也認為中共與他信仰一致,所以他的不幸遭遇是一種歷史性的誤會。他大概認為這個悲劇既不是必然的,亦是可以避免的。在這儿作者激昂地吶喊,讀了使人蒼蒼茫茫。作為旁觀者,我們知道這凄厲的喊聲,撞擊在專制極權的萬里長城上,是引發不出反響的。
作者在字裏行間,特別是在詩歌部分流露著對人生的愛惜,對妻女的眷戀,對真理鍥而不捨的追求。這些都曾是他信步勞改庭院中的精神支柱。合起書卷,閉目沉思:孤燈下,一位憔悴的婦女十數年來,如何度過那孤寂的日日夜夜;在異鄉異域,消瘦單薄的女兒怎樣咽下了淚珠兒,為老父奔走呼喊。為什麼這個自稱具有社會主義精神文明的社會竟如此無情?
在書中的第三部分讀到徐文立在九十年代期間,享有自由的那幾年,孜孜不倦地跟朋友和同志們一道,思量研討中國社會的各种問題,并深入城鄉各地進行實地考察,試圖了解中國社會不同層面所積壓和新生的危机。幾經沉浮,他對馬克思主義的迷思已經轉化成對人權和民主法制的追求。這就成為他二度入獄,被判重刑的罪名。為什麼偌大的中國容不下一這麼一介書生?
西方有句話“革命吞噬自己的孩子”。今天中共統治下的中國已遠离“革命”了,“吞噬孩子”的行為可以休矣。否則它終將被自己的孩子吞噬。
吳弘達
看更多 隱藏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

徐文立
徐文立1934年出生于江西。在北京高中畢業后入海軍航空部隊服役五年,退役后分配至北京鐵路分局做電工。1976年參加“四五”运动,1978年參加北京西單民主墻運動并創辦《四五論壇》民刊。1981年被中共以“組織反革命集團”罪判刑15年,1993年獲假釋出獄。1998年建立“中國民主黨北京天津地區黨部”,成為中國民主黨的創始人之一,隨后被捕。1998年年底北京市中級人民法院以“顛覆國家政權罪”判處徐文立13年徒刑。1999年徐文立獲諾貝爾和平獎提名。2002年12月流亡至美國,獲美國布朗大學榮譽博士。2003年創建“關注中國中心”,任主席。2004年成立“中國民主黨海外流亡總部”,任召集人,后被選為主席。其他出版作品有《獄中家書》、《人類正常社會秩序概論》。

看更多 隱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