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趕屍客棧: 蠱女動情

趕屍客棧: 蠱女動情

作者 : 凝眸七弦傷

出版社 : 二十一世紀出版社有限公司

※ ※ 已絕版

已絕版

定價 : NT 240

售價9折, NT216

內容簡介


出手
言峰臉色變了三變,甚至連臺上的三個掌家的都心中一動,白茂人站了起來,看著魏寧,沉聲道:「你說你是魏家的人,有什麼證據?」
魏寧微微一笑,伸手從懷裡掏出攝魂鈴,攝魂鈴古樸凝重,邊角都已經被磨得錚亮,看上去似乎有幾千年的歷史了,三位掌家都是識貨之人,一見此鈴,沉吟了半晌,白茂人開口道:「你是魏家多少代弟子?」
魏寧道:「我乃是魏家魏求喜之孫,特奉母命,參加趕屍大會,各位在坐的叔叔伯伯們,魏寧有禮。」說完微微施禮,動作有禮有節,不卑不亢,讓人好感大生。
「他就是魏求喜的孫子啊!模樣長得挺俊的。」
「是啊,江湖上都說魏求喜已經死了,沒有想到魏家居然又冒出一個年輕後生出來,看上去應該挺厲害的樣子。」
「那可不一定,現在的人,都說不好,繡花枕頭太多了。」
「你看,他剛才一招便救了那個傻大個兒,身手應該了得。」
「是騾子是馬,拉出來遛遛就知道了。」
言峰冷聲道:「我們憑什麼相信你?」
魏寧道:「我魏家數千年一直執祝由一脈之牛耳,雖然近年來發生了一些事情,但是,我的地位身分,似乎還輪不到你來質疑!」說完,魏寧故意不看言峰,神色之間,宗家家主的風範和傲氣盡顯。
魏寧此番來的目的便是立威,重樹魏家在祝由一脈的聲望,儘管魏寧平日裡性格謙恭,但是此時,在這弱肉強食的趕屍大會上,過分的謙恭便是示之以弱,魏寧索性神色倨傲,反而更符合魏家傳人超然的身分。
言峰凡事都愛出風頭,但此時他的氣勢已完全被魏寧給壓了下去,頓時妒意橫生,陰惻惻地道:「話別說滿了,到時候露了餡,便不好交代了。」
言峰看了三位掌家一眼,說到底,雖然魏寧拿出了魏家標誌性的物件攝魂鈴,但是這三位掌家還是對魏寧的身分心存懷疑,魏寧也知道,最快最直接能證明身分的東西,不是攝魂鈴,而是拳頭。在任何世界裡面,拳頭硬才是真理。
下面的人都想看熱鬧,眼見言峰磨磨唧唧的,都開始起鬨。
言峰覺得臉上有些掛不住,手中趕屍棍向天一掠,在風中發出怪異的響聲,道:「小子既然不知天高地厚,那麼我就只好給你點教訓,到時候別哭鼻子就成。」說完,趕屍棍一指魏寧,說:「給我看好了。」話音落,那具小白疆便撲向魏寧。
「無恥之徒,縮於陰人之後,如何做得我祝由弟子。」魏寧大聲道,身形閃動,小白疆忽然身子化出無數的殘影,將魏寧圈住,顯然言峰知道魏寧非杜卞之輩,所以剛一出手便是殺手.,又想如法炮製,用剛才勝杜卞之法,奪魏寧的舍。
魏寧陰陽眼一開,道:「鬼蜮伎倆,如何上得大雅之堂!」


頓時金光閃耀,只是一瞪,便將這無數的殘影化去,把那小白疆定在那裡。言峰臉色一變,揮舞趕屍棍,不斷地指揮白疆,但是此時魏寧已經用陰陽眼切去了白疆與言峰的聯繫,任憑他如何施法,都只是徒勞而已!
未出一招,未踏一步。魏寧便將這言峰所有招式破去,頓時底下所有人齊齊變色,沒有一個人看出魏寧剛剛到底做了什麼,甚至連臺上的三位掌家的,面色也開始慢慢凝重起來。
魏寧腳踏七星禹步,只是一步,便似乎整個人都到了言峰的身邊,言峰臉上寫滿了無法置信的神色,驚魂未定之間,魏寧已經將他整個人提起,重重地摔下臺去。速度之快,手段之乾脆俐落,讓人乍舌。
言峰乃是祝由言家年輕一輩中的翹楚,在祝由門中也頗有威望,但是連一個回合都不到,就敗下陣來,如此看來,魏寧的實力,實在是太過恐怖了。
魏寧環視了一下周圍驚魂未定的祝由門人,緩緩地道:「我以趕屍宗家掌家人的身分宣布,從今天起,若是再有人敢對喜神不敬,以煉製喜神鬥屍者,逐出祝由!」
挾著雷霆之勢,居然沒有一個人敢上來質疑魏寧的身分,剛才魏寧強悍到可怕的形象,已經深深札根在所有人的心裡,魏寧的聲勢一時之間達到了頂點。
魏姓宗家,果然能人輩出,一出手,便是石破天驚。
「無知小兒,你眼中是否還有我等?」白茂人踏前一步,冷哼道。
魏寧向三位掌家鞠了一躬,道:「我在來時的路上,曾看見兩個祝由的弟子在鬥屍。手段之殘忍讓人側目,我祝由一門乃是『奉天趕屍』之家族,是陰間留在人間的『鬼差』,專門渡客死他鄉之人,講究的是悲天憫人,讓已經死了的陰人能夠入土為安,而現在,我門中人居然有人倚仗祝由道術,做出此等傷天害理,有損陰德的事情,我覺得,便是祝由祖師爺也是不允許的。」
白茂人冷聲道:「姑且不論你是否是魏家傳人,即便是,就算你爺爺魏求喜在時,凡事也是與我們三家有商有量的,哪個像你這般,獨斷專行?你眼中可有我們這幾個老頭子?」
其餘的兩位掌家顯然對魏寧也頗為不滿,齊齊冷哼了一聲。
「不敢,不過天下正義,人人管得,公道自在人心。」魏寧朗朗聲音,頓時贏得了下面不少人的喝彩。
白茂人臉色鐵青,道:「魏家小兒,你莫太狂,我乃是白家掌家,論輩分是你的伯伯,論身分,自從王家滅門之後,我白家承蒙大家厚愛,暫掌四大宗家之一……」
白茂人話音未落,忽然一個振聾發瞶的聲音從遠處傳來,「是誰欺我王家無人?」
話音未落,一根巨大的招魂幡若一道黑色的閃電一般,從半空之中直直地插在台中央,由於巨大的衝力,導致招魂幡的幡尾不停地顫動,帶出嗡嗡的響聲。
台下面似乎對這個變故還沒有來得及反應,但是所有人知道,來者不善,定然又有好戲上演了。
魏寧一看招魂幡,便知道來者何人,面有喜色,道:「師父……」
看更多 隱藏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

凝眸七弦傷
凝眸七弦傷,公務員,工作閒暇之餘創作《湘西趕屍鬼事》。文章經天涯、搜狐、百度貼吧、塞班等知名網站爭先轉載後引發巨大回響,點擊超過千萬,回復超過十萬,被評為貓撲網2010年第一原創。有人稱之為湘西版的鬼吹燈。

看更多 隱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