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若為自由故: 劉賢斌文選

若為自由故: 劉賢斌文選

作者 : 劉賢斌

出版社 : 勞改基金會

※ ※ 無庫存

無庫存

定價 : NT 260

售價9折, NT234

內容簡介


《若為自由故》是「黑色文庫」系列的第三十集。從2001年起,勞改基金會開始出版《黑色文庫》系列。從第一集徐文立的《我以我血薦軒轅》至最新出版的《若為自由故》,勞改基金會已出版三十本著作。這些勞改倖存者的個人回憶錄及訪談錄等涵蓋了五零年代遭整肅的地主及反右運動中受害的知識份子至今天在互聯網上發表文章的異議人士。本書的作者劉賢斌把人生大半時光(除去懵懂的孩提時代)交給了鐵窗和鐐銬,拋妻別子,無怨無悔……此書正是對他尋覓自由、不惜犧牲生命代價的決絕追求的記錄。



吳弘達

劉賢斌生於1968年,我生於1937年,整整相差了31年。我在他還沒有出生的時候就已坐了八年的牢,一直到了他十一歲時(1979年)才坐完19年的牢。但是,過了十年後,到了1989年劉賢斌就開始坐牢了。第一次判了兩年半,他沒有“回頭”,又判十三年,又不“回頭”,2011年又判了十年。他的20、30歲的年代就沒有過幾天普通人的好日子。現在開始又要走他四十歲的年代,還是坐共産黨的牢。
我也是把20、30歲的年代給了共産黨的勞改隊。1985年來了美國,終於重獲自由。那時快50歲了,就不要折騰了吧!十年後(1995年),我又給共産黨抓起來,判了十五年,這次卻好多了。我有“護身符”——美國的護照,所以只扣押了66天,沒有坐共産黨的15年的牢。
為什麽1995年又要抓我?因為我要回中國去。決定回中國去幹什麽?我就覺得中國這個國家的情況沒有多少變化。再一個,世界上誰都知道希特勒德國的集中營制度,蘇聯的古拉格制度,世界各地都知道,都蓋有紀念館,記錄這些事和這些慘死的人。我的目的是希望這樣的制度,這樣的暴行就不要再發生了。但是中國呢?
當我到了美國,我知道,這一步是真正的跳出了火坑。說死了,我是不會回去的。人生苦短,世上的人自出生以來都只有一個終點——死亡。劉賢斌也一樣,他已經荒掉了兩個十年,再要來個十年!?變成一個白髮老人,駝背彎腰地在世上活着多沒意思!當我來美國,首先想把過去在中國大陸的苦的篇章合起來,另開新的篇章,平平靜靜地生活,享受一下人生的樂趣吧。那個什麼共産黨,管他什麽“開放”,什麽“改革”,去他媽的,它只是在太平洋那一邊,與我無關了。
但是,如果我買了汽車,買了房子,娶了妻子,有了孩子,享受了人生,然後死了,成為泥土,也就算過完了一生吧。可是有人問我,你走過的路,為什麽劉賢斌還走呢?為什麽歐洲的猶太人走過的路,蘇聯的“地主”、“資本家”、“反革命”走過的路,今天在中國還有人走呢?我怎麽回答呢?
人自生來走到終點,許多人就是這樣渾渾噩噩地走過了。但是還有不少人——直到死了——總留下一些記憶給別人思考,給人們受用。我用我的頭顱去撞擊那個制度的石牆,也許對它是毫無損傷,但是血染石牆,觸目驚心。再有劉賢斌這樣至死不“回頭”,也要去撞牆的人,千萬人往矣!這堵石牆一定會垮掉的。人們會有自由、和平的生活。
我同劉賢斌有個不同的地方。剛開始,我坐牢,我不知為什麽,後來知道,不管我說什麽,做什麽,我一定會倒楣,因為我父親是資本家,自己又是天主教徒,這兩條是共産黨最放不過去的。劉賢斌卻沒有“階級烙印”,他只是有他自己的想法,有他作為一個人的自由,一個人的尊嚴。他不能屈服共産黨的專制暴政,他不能有虛僞的言辭,這是和共産黨“不可調和”的“階級矛盾”,我仔細讀了他的文章,他的經歷,他可是有好多機會,只要稍微低頭,稍微卷縮,就可以過去了。有好多機會,就可以今天在北京,明天在上海,同許多“富二代”一樣神氣活現了。不說做什麽壞事。誰不是這樣子呢?誰不是追求好的生活呢?但劉賢斌從四川省的遂寧縣這個小地方到了北京,讀了大學,就不走這條“康莊大道”,就不同於“天安門事件”裏的某些哥兒們那樣,今天在政府哪個部門當個全職老闆,甚至不吭一聲在國內哪個企業當個老總,不是照樣可以吃香的喝辣的嗎?劉賢斌真有點“執迷不悟”。竟然三次坐牢,依舊步伐堅定。
劉賢斌在生命的縫隙間留下來一個女兒。但是,女兒不認識他,沒有感覺。當她年及妍華,才“認識”她自己有個父親,但又那麽遙遠,在中國,在四川的某個地方的牢獄之中。
張前進也是天安門的一把好手,也在覆滅之中重生起來,他和劉賢斌一樣坐牢二年,顛沛流離,苦悶中尋求到基督的恩典,煥發了新的生命,以後成了一名侍奉上帝的牧師。他不忘天安門血染下的“同志”,把陳橋——劉賢斌的女兒接了出來。2011年她到了美國才清楚自己的爸爸是怎麼一回事。也許若干年後,陳橋就是又一個劉賢斌。
這篇序言沒寫完,傳來了陳衛被四川警方抓捕又判了九年的消息。看著陳衛的照片,胖胖的,不高的個子,確實是令人驚奇。這麼一個人就是這樣堅決地堅持正義和自由,在所不惜。劉賢斌在書中談到了好些仁人志士。共産黨判了陳衛,又判了貴州的陳西十年,共產黨似乎十分得意,為了維護他的的專制,一定得這樣做下去。但是我相信劉賢斌、陳衛、陳西都有一天——不到九年,十年,會被人們尊敬為英雄的戰士,屹立于人間。
看更多 隱藏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

劉賢斌
劉賢斌,四川遂寧人,中國大陸異議人士、作家和《零八憲章》首批簽署人。1987年考入中國人民大學,1989年參加天安門學生民主運動。民主運動失敗後,劉賢斌繼續為爭取民主和自由奔走呼籲,1991年4月15日被北京市公安局逮捕,關押在秦城監獄,1992年日被北京市中級人民法院以“反革命宣傳煽動罪”判刑2年6個月。出獄後劉賢斌積極推聯系各方人士,展開營救異議人士、組建中國民主黨等活動。1999年8月劉被遂寧市中級人民法院以“顛覆國家政權罪”判處13年有期徒刑。再次釋放後,劉賢斌不改初衷,繼續從事維權活動,積極聲援劉曉波並成為首批簽署《零八憲章》的人員之一。劉還同時撰寫和發表了多篇文章。2010年6月,劉賢斌被捕,隨後,十多名員警查抄了劉賢斌的家,傳喚劉賢斌的妻子,並在沒有監護人在場的情況下,在學校對劉賢斌13歲的女兒詢問威脅。2011年3月,中共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重判劉賢斌10年徒刑。

看更多 隱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