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揭祕金瓶梅

揭祕金瓶梅

作者 : 房文齋

出版社 : 秀威資訊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 ※ 無庫存

無庫存

定價 : NT 300

售價9折, NT270

內容簡介


深切人情事務,無如金瓶梅,真稱奇書。
──〔清〕劉廷璣

本書是《金瓶梅》研究領域的最新重大突破。作者對於困惑學術界四百年的歷史疑案,即「蘭陵笑笑生」為誰的學術紛爭,根據歷史遺址以及明代碑刻和笑笑生的著作,進行了令人信服的破解,並為「蘭陵笑笑生」的「故園」,找到了確鑿的地址。書中對於《金瓶梅》的社會意義,傑出的藝術成就,「穢書論」的無稽之談,明清文字獄的罪惡,也都有著深刻而雄辯的論述。論據充分,觀點鮮明雄辯,語言流暢,優美典雅,引人入勝。

本書特色:
作者實地考察,藉由散文筆法考證《金瓶梅》作者的身世背景,易讀易曉,是《金瓶梅》研究者的重要參考。



  雖然早在十五歲,筆者就讀過一本殘缺不全的《金瓶梅》,後來又先後拜讀了幾種「潔本」和「足本」。對蘭陵笑笑生的廣博學識,深邃觀察和搖曳妙筆而深深折服。但從來沒有想到要成為一名研究者,更沒有想到要為奇書的作者立傳,寫一部傳記體長篇小說《仰止坊―蘭陵笑笑生秘史》。

  上世紀末,為了逃避城市的喧囂,躲進風光旖旎的五蓮縣九仙山讀書寫作。恰巧,與隱居地毗鄰的,就有《金瓶梅》作者的祠堂。小小年紀便拜讀過《金瓶梅》,現在又與她的作者的遺址毗鄰而居,不能不說是一種緣分。於是,借助近水樓臺之利,開始關注《金瓶梅》。對於她的作者蘭陵笑笑生到底為誰?蘭陵在什麼地方?作品問世的經歷是怎樣的?她的思想意義是什麼?藝術成就應該如何評價等等,都引起本人極大的興趣。於是,放下別的寫作計劃,全力投入探索研究。積十餘年之工,取得了意外的收穫。奉獻在讀者面前的這本小冊子,就是十年面壁,孤燈敲鍵,不憚跋涉的一個總結。

  誕生於明代萬曆年間的長篇小說《金瓶梅》,是我國第一部文人創作的藝術傑構。全書八十回,故事生動,人物鮮活,「描摹世態,盡見炎涼」。作品以西門慶官商勾結的發跡史,和驕奢荒淫、橫行鄉里的人生軌跡為中心線索,對於明王朝的官場齟齬,社會習俗,家庭倫理,市井風尚,底層人民的生活,都作了逼真而傳神的刻畫。

  學界公認,《金瓶梅》對後世文學影響巨大。《儒林外史》、《聊齋志異》、《紅樓夢》等巨著,都有著明顯的師法痕跡。明末著名文學家馮夢龍將她與《三國演義》、《水滸傳》、《西遊記》一起,譽為「四大奇書」。清代文學評論家張竹坡,更把她尊為奇書之冠--「第一奇書」。

  《金瓶梅》同樣蜚聲海外。美國學者梅托爾說:「中國的《金瓶梅》和《紅樓夢》二書,描寫範圍之廣,情節之複雜,人物刻畫之細緻入微,均可與西方最偉大的小說相媲美。」美國哈佛大學特級教授斯蒂芬‧歐文寫道:「在十六世紀的世界文學裏,沒有一部小說像《金瓶梅》。她的質量可以與塞萬提斯的《唐吉訶德》或者紫式部的《源氏物語》相比。但那些小說,沒有一部像《金瓶梅》這樣,具有現實意義上的人情味。」對於一部書作出如此高的評價,絕不是一個「奇」字所能概括的。

  惜乎,如此蜚聲海內外的驚世傑作,四百年間,竟然不知作者「蘭陵笑笑生」的真實身份。神龍潛蹤,煙籠霧罩,紛爭不斷,莫衷一是。先後提出的「候選人」竟達幾十人之多。長達四百年,成為文學史上的「哥德巴赫猜想」。

  模糊釀成分歧,盛名誘惑爭搶。於是,猜測之聲不絕,為地方貼金,搶奪名人的鬧劇,此起彼伏。近些年,許多名人都成了「客家人」,有的「祖籍」竟有兩三處之多。對於「蘭陵笑笑生」的爭奪,同樣越演越烈。在旅遊利益的驅動下,某處有個叫「蘭陵」地方,立刻就成了作者的「籍貫」。有了籍貫,便有了爭搶名人的資本。如當地再有位明代萬曆年間的進士,更是非其地莫屬。

  被大詩人李白譽為「蘭陵美酒鬱金香,玉碗盛來琥珀光」的蘭陵美酒,其出產地山東嶧縣蘭陵,理所當然地成了笑笑生的「籍貫」。毗鄰而居的蒼山縣,因為轄區內也有個叫蘭陵的地方,便當仁不讓,兩家爭得不可開交。有的地方竟然猜起了字謎。浙江的蕭山縣,萬曆年間出了位蕭進士,蕭(笑)山縣的蕭(笑)進士,不就是「笑笑生」嗎?同樣站出來爭搶。《金瓶梅》中,有的故事發生地在山東臨清,自然也抬出一位大進士,充當《金瓶梅》的作者。接連召開《金瓶梅》學術研討會,以證明其事實確鑿。徐州同樣考證出有著《金瓶梅》的街巷,彷彿也有了爭搶的資格。他們分明忘記了《金瓶梅》是截取《水滸傳》的一段故事敷衍而成。那些地方,早在《水滸傳》裏就寫過。那,施耐庵豈不也成了臨清人?或者徐州人?真是橫接豎聯,牽強附會,你爭我奪,不一而足。

  更加離奇的是安徽一位姓潘的奇人。這位煤炭公司退休的小職員,本事端的了得。不僅考證出了《金瓶梅》的作者是汪道昆,而且文學人物「西門慶故里」,斷定就在徽州的西溪南村,西門慶的原型,乃是大鹽商吳天行。文學作品「《金瓶梅》遺址公園」也同樣宛在。於是,十年前即投資兩千萬,認真修繕西門慶故居,堂而皇之地向遊人開放。一時間,人流如潮,名聲大噪。許多報刊推波助瀾,堂堂中央電視臺專題採訪。筆者有幸親眼目睹了那位著名潘﹁奇人﹂的風采。他不僅把奇書《金瓶梅》就誕生在他的家鄉徽州,說得跟真的一樣,而且指著所謂「遺址公園」的一個小小的假山,言之鑿鑿,大講那就是西門慶與春梅做愛的「藏春塢」。而潘金蓮大鬧葡萄架的準確位置,他也能具體指出。不僅奇之又奇,簡直神乎其神。而徽州官方對這位奇人如獲至寶,緊鑼密鼓,連年開發。惜乎,癡人說夢的開發鬧劇如火如荼,無知、荒唐等口誅筆伐之聲接踵而至。騙子的戲法很快被戳穿,當地政府來了個此地無銀三百兩。也是在電視上,一位西服革履的官員,毫不臉紅地辯解說,開發《金瓶梅》遺址,乃是投資商的操作,與政府毫無關係。這年頭,有了投資者的鈔票,掌權者的指揮棒願意指向哪裡就是那裏。什麼歷史、科學,多離譜的事都能幹出來,多麼厚臉皮的話都能說出來。

  所幸,銅臭不能玷污純潔的靈魂,謬說難以阻擋嚴肅學者們的探索腳步。上世紀末,有人提出丁惟寧說。觀點雖然不乏震撼,但有一個重大問題沒有回答。《金瓶梅》第一百回,突兀地出現了兩句詩:「三降塵寰人不識,倏然飛過岱東峰。」《金瓶梅》第六十二回,同樣突兀地插入一個丁令威三次轉世的故事。兩相映照,內中分明暗藏玄機。

  這「玄機」是什麼呢?引起了我極大的興趣,決心一探究竟。正在這時,看到丁其偉、金亮鵬先生的文章,明確提出三代寫書的論點。與本人久蓄於心的疑點,不謀而合。於是,更加堅定了探索的信心。經過對歷史資料,以及九仙山丁公祠碑刻的反覆勘察探究,終於獲得了大量寶貴證據。不僅探明「三降塵寰」的仙鶴,乃是丁純、丁惟寧和丁耀亢祖孫三代人。而且他們的意願和遭際,在丁公祠碑刻中也發現了大量不為人注意的證據。原來,不朽傑作《金瓶梅》,乃是丁純開筆,丁惟寧完篇,丁耀亢加以訂正後,到蘇州鐫版印刷的。丁耀亢後來又寫了一部《續金瓶梅》,為被誣為「穢書」的家傳遺書辯誣。至此,笑笑生的廬山真面目,已經趨於清晰。

  但他的籍貫―蘭陵,仍然是橫在前進道路上的攔路虎。筆者多方踏訪無結果,一位當地文友告訴了一個重要信息:丁公祠迤後、匡山下的胡林村,有一個地方叫「蘭陵口子」。有「蘭陵」才會有口子。無異於黑暗中看到了光明。筆者探索的目光立即集中到匡山一帶。一次次扶杖勘察,一遍遍訪問鄉民。直到召開老農座談會,得到他們的共同認定。原來,該村所在地古代就叫「蘭陵峪」,深峪北口叫「蘭陵口子」,東側的匡山之巔,叫「蘭陵頂子」。至此,笑笑生的「籍貫」之謎,徹底破解。後來,筆者進一步發現了丁耀亢的一篇文章:〈故園記〉,詳細記載了他家在蘭陵峪裏曾有一處「故園」。他幼年曾在那裏生活過。那正是丁惟寧寫「家傳遺書」的時間。顯然,丁惟寧把此處視為「籍貫」,順理成章。至此,蘭陵笑笑生之謎全部解開。

  隨著探索的深入,筆者先後寫成了〈金瓶梅作者考〉、〈發現蘭陵〉、〈蘭陵笑笑生密碼〉、〈丁公祠碑刻揭秘〉、〈明清文字獄的實證〉、〈丁耀亢對金瓶梅的貢獻〉等揭示笑笑生身世的文章。先後在《光明日報》、《神州》等報刊發表。美國華文報紙《僑報》等海外報刊,也先後轉載。

  弄清了蘭陵笑笑生的方方面面,作為一名長篇小說寫手,不免技癢。又寫了一部傳記體長篇小說《仰止坊―蘭陵笑笑生軼事》。不久,修訂本《金瓶梅傳奇》又在北京東方出版社問世,發行海內外,影響越來越大。此後,筆者轉入對文本的研究,寫了探討傑作思想意義,藝術成就的文章,並專文為奇書辯誣。現在一同結集,與同好商討。

  值得一提的是,上述文章和小說發表後,始終沒有看到一篇反駁的文章,贊同的聲音倒是聽到不少。有人認為「丁氏著書說,言之成理,證據確鑿,四百年文學史疑案終於破解。」筆者曾將自己的文章,寄給原中國《金瓶梅》學會黃,王,張等三位正副會長,他們或者表示認同,或者沉默不語,有一位甚至說,「再不研究那個課題了」。無可奈何花落去,這是對自家原學說立不住腳的沉默。沉默無異於認同。難怪,這些金學名家,再也沒有一個人願意站出來,為《金瓶梅》研究會繼續辦理註冊。偌大中國,堂堂《金瓶梅》,現在竟然沒有一個國家級的學術團體。

  當這本小冊子奉獻在讀者面前時,我這個半路出家的研究者,長舒一口氣。十年拼搏,所謂成就,不過如此。但可以負責任地說一句,對《金瓶梅》作者的探討和挖掘,雖然不敢說已經窮盡,卻達到了相當的深度。對仰止坊和丁公祠碑刻在反映文字獄等方面的解讀,同樣比較透徹。之所以將與丁公祠相鄰的「白鶴樓」和「流杯亭」等遺址的考證文章一併收入,是因為,這些著名的歷史遺跡,與《金瓶梅》作者,奇書的寫作,都有著不可分割的聯繫。

  本人枉度耄耋,但對偉大的《金瓶梅》的研究,仍然是一個新手。偏頗與失誤恐怕難免,尚希方家同好不吝指謬。是為序。
看更多 隱藏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

房文齋
房文齋(1932/03/12—),筆名魯鈍,中國山東青島市人。1946年6月參加工作。先任小學教師,後在各級行政部門任職。1960年中國人民大學新聞系畢業,1979年3月到濰坊學院任教。離休前,任濰坊學院文學與傳媒學院教授。現為中國作家協會會員。
出版長篇小說:《鄭板橋》,《空谷蘭》,《辛棄疾》,《鄭板橋外轉》,《紅雪》,《夢斷秦樓》,《朱元璋》,《仰止坊》,《金瓶梅傳奇》等九部。其中,《辛棄疾》榮獲山東省1996年度精神文明建設精品工程獎。
主編與參編之中國大專教材和輔助教材十餘種。專著包括:《小說藝術技巧》、《金瓶梅新證》,散文集《莽原霜花》,詩集《燼餘詩存》,回憶錄《昨夜西風凋碧樹》等作。

看更多 隱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