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終結影響力

終結影響力

作者 : 蒂芬.柯恩/ 布雷福.德隆

作者 : Stephen S. Cohen/ J. Bradford DeLong

出版社 : 繁星多媒體股份有限公司

※ ※ 已絕版

已絕版

定價 : NT 220

售價9折, NT198

內容簡介


邁阿密先驅報&富比士雜誌 大力推荐!!!沒錢沒權的美國,它在世界的地位還能屹立不搖嗎?  二次世界大戰之後,全球的錢都流到了美國手裡,跟隨著權勢也一樣由美國主控。錢,是個有力的工具。美國以經濟霸主地位,讓市場力量自由發揮,去做有利於全世界和美國本身的事情。美國做事,就是所謂的有錢好辦事,他們說把錢用在對全世界有利的地方。只是,什麼叫做對全世界有利,是由美國政府來決定的。然而在金融風暴後的現在,美國已囊空如洗,眼看權勢就要跟著金錢跑了。美國的經濟實力已經遭到質疑,而且力量減弱。不論在政治上,還是經濟上,它能做的事和能說的話,愈來愈束手縛腳。不再有錢的美國,就會愈來愈像一個普通國家,愈來愈不像獨步全球的強國。或許美國仍是世界領導者──甚至可能是最大的領導者。但它不會再是老大。美國不再是世界上的超級強權,無法揮舞文化上的軟實力,也無法號令各國共同採取一套外交政策。但影響更大的是全球在經濟上、金融上、政治上的創新能力都將受挫。本書將探討金融危機帶來的深遠影響,以及極少人指出的潛在長期後果。此外,也將分析美國與中國錯綜複雜的關係、主權財富基金遭人誤解的角色,以及由國家領導的資本主義捲土重來的趨勢。導的資本主義捲土重來的趨勢。 國外推薦: 「柯恩和德隆對於這個即將發的全球世界經濟強權大變動,提供了獨特的觀點,非常值得參考。」     ──邁阿密先驅報(2009/12/13) 「一個帶領你快速觀看全球新自由主義計劃興衰的好書。」 ──馬修‧依格雷西亞斯(美國政治部落客) 「史蒂芬‧柯恩和布雷福‧德隆精確的描述美國經濟強權的消失,以及闡述了這對於美國及全世界的影響。」 ──富比士雜誌(2010/1/11) 目錄: 第一章 導讀:當其他國家有錢第二章 新自由主義夢醒第三章 以前的夢第四章 主權財富基金和其他的政府基金第五章 他們的錢從哪裡來的?第六章 國家領導的經濟發展第七章 結論:其他國家的錢 內文精選: 第一章導讀:當其他國家有錢 第一次世界大戰,使得長期雄霸全球的強權英國面對不安情勢,就在他們急需用錢的時候,不再有錢可用。錢,已經流到美國,接著會在美國累積六十年,然後再開始流走。不久也就要流光。 錢不可能在短時間內回來。美國現在是世界上最大的債務國,沒有其他一個債務國能與其相比。曾經有人問西班牙傳奇鬥牛士賈西亞(Garcia):「世界上最偉大的鬥牛士是誰?」他不假思索答道:「我,賈西亞。而且沒有第二,也沒有第三。」 這重要嗎?是的,重要。在美國有錢的那段期間,這對美國人來說重要,對其他人更重要。美國政府可以動用公共資金,也確實用了;他們可以將資金導入對美國、美國人和他們認為對全世界有利的地方,也確實做了。錢,是個有力的工具。美國以經濟霸主地位,讓市場力量自由發揮,去做有利於全世界和美國本身的事情。他也避免犯錯,並在需要時施加金融壓力,鼓勵其他國家做對的事情。美國以馬歇爾計畫(Marshall Plan),強烈鼓勵歐洲政治家採行混合經濟(mixed economy),建立第二次世界大戰後北大西洋的社會民主秩序。美國以不支撐英鎊及法郎的方式,迫使英國和法國放棄拙劣的蘇伊士運河殖民行動。美國做事,就是所謂的有錢好辦事,他們說把錢用在對全世界有利的地方。只是,什麼叫做對全世界有利,是由美國政府來決定的。 當一個國家有錢,又是經濟文化上的大國,不僅國民生活水準提高,權勢和影響力也提高,為所欲為的能力也提升了。即便錢開始流走,國民的生活水準優勢也可以維持很長的時間(只要別人在你債臺高築、利息支出愈滾愈多的時候,願意繼續掏腰包借錢給你)。但是你很快就會失去權勢,尤其是那種目中無人的權勢,幸好,這能以相當平靜、非對抗性的方式進行。此外,你也會失去影響力,當其他人不再心甘情願接納、或是向以往般熱切地順從你的願望、觀念和風俗民情,並把它們納入自己的日常生活裡。就像父母教導子女一樣,你會希望發生這種事情的時候,你所教育的那些觀念和做法已經徹底融入,成為國內外習以為常的一部分;當然,有時不是這樣。不管何者,結局都無法避免:你一定會成為一個普通的國家、並且承認你已經成為一個普通的國家,行為舉止也就像個普通的國家。對美國來說,這可能有如當頭一棒,因為很久以來,美國一直不是個普通的國家。這有多重要? 如果國際金融交易,就只是追逐利潤的參與者之間的市場交易,那麼誰有錢、那些有錢人住在哪裡,就不是那麼重要。但大多數的情形是,這些事情確實重要。在危急存亡之際,一個國家的國民和該國企業的財產總是由政治上的主人,也就是政府控制著。而且,私人市場的交易並不是全部的交易;它們從來就不是全部的交易。有時候,大多數的錢是由非市場的政治行為者來直接控制。今天的情形正是如此。許多錢握在產油國(從挪威到俄羅斯,以及波斯灣國家)政府手中。也有不少錢握在亞洲製造國家的政府手中。或許這些非市場行為人的行為,就像一般市場參與者,追求報酬的極大化。 北大西洋國家,以及一些「榮譽」北大西洋國家的「達官顯要」,在各個論壇和機構中,試圖要求主權財富基金(sovereign wealth funds)和由政府管理與影響的其他資產組合,行為要像美國加州公務員的龐大退休基金一樣,或是像全方位模範國家、石油蘊藏豐富的挪威主權財富基金一樣,足為表率。挪威懂得審慎投資,追求長期報酬。這個國家不一味追逐利潤,很驕傲的避開涉及菸草、軍火等有汙點的投資,也非常透明的揭露所作的投資,不怕檢視。 這些達官顯希望能有一些行為準則,以不具約束力的方式,規範主權財富基金,假裝它們是市場行為人,只追求安全的投資報酬、交易透明,而且運作上絕對不做政治戰略或者會造成全球零合效果的國家產業政策之代理人。接受外來主權財富基金投資的國家,因此可以假裝自己不必在意這些外來投資的外國政治人士是否認同本國。如此,種種問題和複雜事情都會消失不見,或者至少能應付得來,而且,這些達官顯要會幫忙管理。 第二種可能,假以時日,行為良好的各國政府所控制的龐大投資基金不再有威脅性,就像從一頭六百磅重的老虎縮小為一隻小老鼠。主權財富基金和其他類似的資金組合,就像政府控制的剩餘財富一樣,因為民粹主義瀰漫[如委內瑞拉總統查維茲(Chavez)主政期間],或者因為經濟突然陷入困難而政府採取因應行動,很快就被吸入國內經濟的無底洞,以維繫國內的就業和企業。當油價從高峰下跌,俄羅斯的主權財富基金吐出了數千億美元,以扶持俄羅斯的銀行和企業,並緩和了俄羅斯以外地方的緊張情緒。產油國的主權財富基金以這種方式來解決自身的問題,就像以往設計的急難救助基金,安全和流動性是資金運用的首要考量。而且,隨著時間累積,也撐起中國和其他亞洲製造國家的政府基金的「超額儲蓄」,慢慢從累積外國資產,轉為迫切需要的國內消費。最後,各國達官顯要的呢喃耳語說的相當對:如果你欠銀行一百萬美元,你怕銀行;欠銀行十億美元,銀行怕你。這個意思是說,美國最大和最重要的債主中國,陷入一種很奇怪、既不想要又坐立難安的狀況,而必須和負債累累的美國抱在一起。中國政府持有約二‧五兆美元的外匯準備,其中約七十%是美國的債務。換算之後,美國每戶家庭背負兩萬多美元的債務:這筆錢美國不可能說還就還。由於這也占中國國內生產毛額(GDP)的一半左右,中國也不能一筆勾銷。 因此,中國和美國在經濟上唇齒相依,一個是生產國,另一個是消費國,一個是債權國,另一個是債務國。一個國家花的錢多於生產,必須借錢來買東西,另一個國家生產多於支出,必須把兩者的差額借給買主,才能繼續生產。我們被綁在一起,必須小心謹慎的管理這個相互依賴的關係,並且以時間為緩衝,緩和經濟上的失衡。美國和中國都必須避開民粹反應。美國和中國也必須像夥伴那樣,更廣泛的攜手合作,以穩定政治、社會和世界的經濟。所以,也許不重要,至少不是非常重要,我們至少可以抱著希望。但有一件事很肯定:如果稍有風雨,或是國際經濟浩劫,或者爆發大戰,或是一次驚天動地的災難,錢不會很快回流美國。 新自由主義秩序四面楚歌 美國以外的全球經濟不斷成長,而美國的貿易逆差日積月累,使得美國成為世界超級債務大國,這件事攸關重大。
看更多 隱藏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

蒂芬‧柯恩(Stephen S. Cohen)/布雷福‧德隆(J. Bradford DeLong)
史蒂芬‧柯恩(Stephen S. Cohen)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的研究所教授和柏克萊國際經濟圓桌會議(Berkeley Roundtable on the International Economy;BRIE)主任,美國進步中心(Center for American Progress)資深研究員。布雷福‧德隆(J. Bradford DeLong)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的經濟學教授,國家經濟研究局(National Bureau of Economic Research)副研究員。 譯者簡介: 羅耀宗清華大學工業工程系學士、政治大學企業管理研究所碩士。曾任經濟日報國外新聞組主任、寰宇出版公司總編輯,現為自由翻譯工作者。

羅耀宗

看更多 隱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