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盜墓玄機 下

盜墓玄機 下

作者 : 朱曉翔

出版社 : 二十一世紀出版社有限公司

※ ※ 無庫存

無庫存

定價 : NT 220

售價9折, NT198

內容簡介


地心逆流
看著藍真真墜向深淵,我的心、我的靈魂好像也被抽走一般,當下熱血往上一沖,鬆開腳踝也墜下去!
墜落,墜落,墜落 ..
我已意識迷糊,只閃著一個念頭 —真真,我要和你死在一起,我要和你死在一起,我要和你死在一起 ..
「撲通!」
我沒頭沒腦扎入水中,巨大的慣性使我直沉到水下十多米,猝然之下先灌了幾大口水,接著趕緊屏住呼吸向上浮,直浮到水面才吐了口氣,油然生出無比的喜悅:媽的,又撿了條狗命!
環視四周,頭頂和兩側都是厚厚的石壁,石壁上閃爍著點點星光,不知鑲嵌了水晶還是石頭本身的晶體,水面寬約七、八米,河水正飛快地向東流淌。
這條地下河或許是古堡生活用水的來源,說不定還與該死的荷花塘相連,不過水往低處流,古堡設計者利用什麼機關把水輸送到地面,又是如何保證這套系統在無人維護的狀態下運轉數千年?
腦中湧起亂七八糟的疑問,但轉眼間一個最重要的問題浮上心頭,我立即放開嗓子大喊:「真真,真真!你在哪裡?」
回答我的是汨汨流水聲,河面沒有藍真真的身影,也沒有回音。據我所知她的泳技還不錯,大學時我們經常到游泳池戲水,五十米長的泳道她能一口氣游四、五個來回,然後紮起長髮繼續打羽毛球,體質之強令不少文弱彬彬的男生瞠目。不過她比我還是差了一點。
如果她也掉進河裡,基本上沒有性命之憂。
我逆流而上游了近一百米,確定她不在附近後,以仰泳的姿勢向下游飄行,這樣能節省些體力,剛才那場生死攸關的角力,讓我實在有些疲乏了。
河水不急不慢地流淌著,雖然山外冰封雪凍,這裡水溫卻保持在二十度左右,是人體勉強適應的溫度,當然是拜地熱所賜。水流浩浩蕩蕩轉過一個角度很大的彎道,地勢急轉直下,起碼有十多米落差,河水如放出牢籠的猛獸,咆哮著,沸騰著,以萬馬奔騰之勢向前推進,席捲而來的浪花裹挾著我直沖而下,身體如江中一葉扁舟,時而被頂到浪尖,時而被拍到水下,每一次起伏都是生死之間的徘徊,每一次抗爭都是與怒濤的搏殺。
記不清嗆了多少口水,經歷了多少回合生生死死的考驗,我已筋疲力盡到了極點,一個聲音不停地在腦海裡說:「放棄吧,你不會贏的。」
「不!」
我對自己怒吼道。阿誠、郭項龍、藍真真生死未卜,古蜀文明祕密尚未解開,有什麼理由自我放棄?是的,我必須堅持,堅持到生命最後一刻!

河水奔騰而下,水流越來越急,逼得我喘不過氣來,一個疑問閃過心頭:古堡設計者是否刻意製造這種地勢,他要這麼大的水流幹什麼?
「嘩啦 —」一個浪花劈頭蓋臉打得我眼冒金星,差點沒閉過氣去,好容易平衡身體避開,又一波浪花湧來,前面突然出現一個震撼人心的場景:
四、五十米開外的河面上,矗立著一座龐大的青銅支架,支架下方兩側分布著圓形轉軸,上面裝了數十片銅葉,每片足有城裡豎的電視塔那麼大,水流衝擊銅葉,使得圓形轉軸不停地轉動。支架中間是幾隻亮的銅齒輪,齒輪與圓形轉軸有銅索相連,在轉軸的帶動下齒輪「嘎嘎嘎」相互旋轉、咬合,不知產生多少能量?能量又傳輸到哪兒?
我看得發呆,轉眼間已被挾至支架面前,我不假思索雙手握住銅杆想停住身形,不料支架一片滾燙,手心瞬間燙出幾個泡,我「哎喲」一聲又嗆了兩口水,左躲右閃避開其他支架,幾秒鐘工夫又沖下去數百米,抬頭一看卻發現前面是黑沉沉的石壁,倘若繼續往前沖下去,勢必要撞得粉身碎骨!
然而此時的我,已無法左右局勢,幾乎是以百米衝刺的速度奔向石壁!
天亡我也!我哀歎道,終於放棄了求生願望。
「誰?」
驀地,右側峭壁上傳來一個聲音。
我來不及反應,下意識說了句廢話:「我。」
「嘩啦啦」,頓覺身體一輕,竟被人硬生生從水裡提起抱在懷裡,我緊憋的一口氣終於渙散,意識模糊道:「是 ..真真?」
隨即就失去了知覺 ..
醒來時感覺還躺在那人懷中,微微一動,五臟六腑好像全攪在一塊兒,疼得天翻地覆,又險些昏過去,我強按不適道:「真真,你還好嗎?」
耳邊傳來哈哈大笑:「我不是你的真真,我是小郭!」
「啊!」
我一下子坐起來,驚愕地看看他,再看看所處位置:下面是奔騰咆哮的河水,頭上是黑壓壓的石壁,兩人正蹲在一塊懸出河面的岩石上,比河面高出一米多,剛才他是以倒掛金鉤的姿勢,將我救上來的。
「藍真真也掉進水裡了嗎?我怎麼沒看到她?」
「或許 ..她逆流游上去了。」
郭項龍搖搖頭:「可能性不大,逆流而行以她的體力頂多游六、七百米,而這條地下河長度起碼超過五公里。」
「你怎麼知道?」
「我剛掉下來後也曾逆流游了一陣,游了三、四公里後卻發現了一個奇怪現象 —越往上流水平面越低,也就是說我離古堡越來越遠,所以沒敢繼續游。」
我啞然失笑:「水往高處流?開什麼玩笑。」


郭項龍臉上前所未有的鄭重:「我是喜歡開玩笑的人嗎?如果不是這個問題,憑我的體能從山頂游到山下也沒事 ..水往高處流,確實不可思議,可是下游這座青銅發電機組就合理嗎?」
「發電機?」我驚得嘴巴都合不攏。
「我參與過水力發電站的修建工程,懂一點水力發電原理,那些銅葉、銅索,還有上面精密的齒輪,就構成水力發電的雛形,當然不是說它的功能一定是發電,也許有別的用途,但的確非常近似。」
我長長吁了口氣:「你別嚇我,古蜀國人掌握的青銅鑄造技術,已足以讓考古學家們睡不好覺,要是再爆出他們會發電的新聞,起碼有一半專家要發瘋。」
郭項龍臉上露出難得的笑意:「他們全都瘋掉才好,我從小就討厭所謂的專家學者,嫌他們裝腔作勢,假斯文。」
「對了,你怎麼會掉下的,骷髏魔呢?」
他聳聳肩:「都是我不好,自作聰明 ..」
我和藍真真跳進洞時,郭項龍拿床腳抵住骷髏魔,死死阻止它不能前進一步,膠著過程中骷髏魔體內爆出的幽藍色火團越來越多,骨骼顏色迅速轉成黃褐色,骨架一縮再縮,轉眼間只剩下一米多,力量也迅速衰竭。郭項龍見狀猛地抽回床腳,狠狠砸在它頭顱上,同時單腳飛踹,將骷髏魔蹬出五、六米,搖晃著倒地,骨骸如積木散架般「嘩啦啦」落了一地。郭項龍還不放心,上前將骨頭拆分開來四下亂扔一氣,這才從容進洞,順著滑道滑下去。
與我們不管三七二十一亂滾一氣不同,他下來時大患已除心中安定,又擅長減速與平衡,因此能始終保持勻速。滑行了近三十多米,前面出現岔道,一條寬闊筆直 —是我和藍真真滑的道,還有兩條稍微窄些,角度也比較隱祕,像我們在失控狀態下下滑根本注意不到。郭項龍便盤算起來:以古堡設計者的設計風格,最顯而易見的往往是陷阱,反而隱祕的通道比較安全,於是他按男左女右的原則,選擇左邊窄道。誰知滑了十多米,窄道陡然中斷,郭項龍猝不及防,眼睜睜落下去,「撲通」一聲掉進水中。
我一拍大腿道:「難怪沒看到阿誠,原來他走的右窄道!」
郭項龍悻悻道:「只有他蒙對了。」
一陣山風吹來,我不禁打了個寒噤,縮縮脖子道:「得想個辦法出去,不然遲早要吹成肉乾。」
他看了我一眼沒吱聲。
我詫道:「怎麼了?」
「其實我已經想到辦法,只是 ..對你來說恐怕有些困難。」
「困難 ..」我腦中一轉,「你想逆流向上?」
他沉聲道:「逆流游到青銅架那邊,覷準時機攀住銅葉轉上去 ..」
我叫道:「青銅支架上每根支柱都滾燙無比,根本不能觸摸!」
「我知道,剛才我也吃過苦頭,但我們的目標不是它,而是青銅支架右側的石壁,

我觀察過,支架上方銅索與右側石壁相連,石壁上有個半人多高的洞穴,也許還是我們唯一的希望。」
我看著激流四湧的河水,心中打了個突兒:「這個 ..我實在沒底,要不你先過去,若能爬上去再設法救我。」
郭項龍拍拍我的肩:「那就算了,咱們再想想別的主意。」
「小郭 ..」
「你想想,從我們這裡尚且看不到青銅支架,又怎能看到石壁上的洞?萬一我攀進去,彼此看不到對方,怎麼聯絡,怎麼實施救援?」我吶吶道:「其實 ..與其 ..」
「我知道你的心意,但不可能,你若在別的地方遇險倒也罷了,此刻在我眼皮底下,我就不會坐視不管,寧可陪你一起死!」他擲地有聲道。
我一陣感動,澀聲道:「對不起,以前我不該懷疑你 ..」
他無所謂地笑笑:「你懷疑得有道理,世上誰沒有不願為人所知的祕密?你有沒有?」
我想起了與藍真真那個迷亂狂野的旖旎之夜,臉上有些發燒 ..正在發呆,他擱在我肩頭的手突然一緊,悄聲道:「不好,狼人!」
「啊!」我緊張地站起來,「在哪兒?」
他指著右上方陰影:「剛才在那邊閃了一下,我看得很清楚,就是他!」
「上,上次不是被真真的銀髮夾打中 ..」
「狼人體魄強健,一天一夜工夫足以恢復,」他拔出藏刀,「你先跳,我跟他周旋。」
我看著腳下彈丸之地:「不行,這點地方施展不開來,要走一起走。」
他似乎有些猶豫,驀地臉色一變:「他來了!」
說著攔腰抄起我縱身跳入激流中,湍急的水流排山倒海般撲過來,瞬間我口、鼻、眼均被水堵得嚴嚴實實,身體如秤砣般直往下沉。郭項龍用力提了一把,喝道:「挺住!」我點點頭,打起精神跟著他拼命向前游。
游至一半體力稍有不足,又滯了下來。郭項龍回望一眼道:「狼人會不會游泳?」「這個 ..不太清楚。」「按最壞的可能,假設他會。」想到兇殘的狼人,我不由吸了口氣,再度振作起來。
抵達青銅支架下時我已四肢發軟,喘息道:「小郭,看看他有沒有追過來?」
郭項龍爽朗一笑:「騙你的!要不是狼人,你能一鼓作氣游過來嗎?」
「你 ..」我差點氣結,但轉念一想他說得不無道理,若沒有狼人威脅,我根本不可能將體內最後一絲潛能挖掘出來。
「看準了,等銅葉轉過來跟著我一起做!」
這時一片銅葉在巨浪的推動下唰地沖出水面,濺起浪花無數,水珠打在臉上如鋼釘襲面,郭項龍喝道:「上!」身體騰地躍起,雙臂緊緊勾住銅葉邊緣,我隨之搭住另一側,懸在半空的雙腿,被郭項龍從下方托住,減輕了手臂的壓力。銅葉徐徐升到最高點,即齒輪右側位置,郭項龍突然甩出已扭成麻花狀的衣服,捲住橫在空中的銅索,身體一晃便站在兩根銅索上,接著蹲下來喊道:「把手給我!」輕輕一拉我也站了上去,下意識地看了一眼下方滾滾河水,身體不受控制地哆嗦起來 —老天,這不是高空走鋼絲嗎?
「別朝下看,拉著我的衣服,平視!」郭項龍彷彿猜出我內心的恐懼,頭也不回地說,雙臂平伸,穩當當地走向洞穴。一前一後走過七、八米長的空中銅索,郭項龍一個箭步邁進去,幾乎是同時,洞穴裡閃起一道寒光,直貫他心口。
看更多 隱藏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

朱曉翔

1973年生,江蘇東台人,江蘇省作協會員。先後出版了《我愛空姐》、是敵人》、《步步驚心》、《迷宮奪寶》、《局中局》、《帝國墓藏》、《盜墓迷局》七部長篇小說,另有多篇中篇小說在《中華傳奇》上發表。 《我愛空姐》在新浪網連載好評如潮,突破千萬點擊率,現已改編成電視劇本,近期投入拍攝。《步步驚心》已被多家報紙連載和改編成廣播劇。

朱曉翔創作風格獨特,擅長懸疑故事的鋪排,敘事別具蹊蹺,常給人以耳目一新的感覺。

看更多 隱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