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自身的建築行動

自身的建築行動

作者 : 汪文琦

出版社 : 田園城市文化事業有限公司

※ ※ 無庫存

無庫存

定價 : NT 360

售價9折, NT324

內容簡介


關乎建築與人、住居之間,最抒情的有機書寫

「有機建築」是什麼?該從什麼樣的點來認識呢?

在這個世紀,幾乎所有人都把目光投注在「有機」上:有機建築,綠色生活,然而實際上,真正的「有機」地搭蓋建築,所思考的根本其實是這樣的問題:

供人們居處的「建築」,
它究竟和人(創造它的人、居處其中的人)站在什麼樣的相互關係上呢?
而在回答這問題之前,我們必須先問一個更普遍的問題:
人和自然萬物,又是處在什麼樣的相互關係上?

建築與人的關係是什麼?透過「居住」與「生活」,透過觀看建築、生活於構造的空間之中,實際上回到行走、感受、觀察等面向上,讓在建築與空間的「生活」成為一種「人自身的行動」,並且從這些行動──可能是走在樓梯上感覺到那高度差之間的移動;可能是從窗子透進的一束光,在窗櫺與屋柱之間游移;在屋牆的遮蔽之間安棲,但又開了一扇門擾動那安棲,穿越那遮蔽……才能找到回答這些問題的途徑。

於是從建築的有機之中──那種有機,來自於機能的建立與人的跨越──真正進入了一種生活與思考的有機之中,進入有機所指向的永續核心之中,同時也回到人自身不滅的價值之中。

透過人、住居與建築之間的細膩書寫、反思、提問、回答,汪文琦打破知識領域的疆界,廣引以東西方哲學、文學,從詩、從電影、藝術思潮等作為思考素材,往復理解、論述從人與物之間的認識,重新理解建築、理解空間與自己,也從這樣的地方開始理解籠罩著建築的現代主義陰影;從而耙梳出一條無論是作為建造者、作為住居者,都能夠進而反思、與建築對話的路徑。

-寫夏隆的音樂廳:
我們於是明白自己並非只是上樓,或者下樓,
梯子也並非為了實現這些功能上的目的而立在那裏,
它們是在於自身之中,一如其他的建築構件,
超脫了既定的目的,卻自身行動,彼此組構、呼應、甚或干預,
「建造」也正是因此而得以實現了。
這裡、那裏,並非為了人的欲求而存在,所以人也是自由的,
可以行動、可以停止;
沒有了固常的目的,建築的意義要在行止間不斷遞換、繁衍。

-寫李承寬
「他已經成為河流」——這是考慮了很久之後,在腦中浮現的唯一字眼。
展開於心中的影像,
是人們曾經有過的、或即將有的精神創造,
湮漫浩蕩,久遠以來雖有不同稱呼,它的內在基礎實際上又一氣相連。
……「他已經成為河流」,
此外,我並且無法喚出這河的確切名字。

-寫「SANAA」(妹島和世+西澤立衛)
SANAA的建築創作跨過了庫哈斯,而更相近於約翰遜:同樣也投給了「西方價值」完全肯定的一票,
這難道不會令西方世界既莫名興奮又不免尷尬困惑嗎?
「遠東」,這位對於整個歐洲文化所影響下的廣大區域仍是如此陌生的「他者」,
如今以莫大的熱情及更甚於自己的方式,
來肯定自己尚且有所懷疑的生活價值與生存理念。

-寫「建造幸福生活的房子」
設計工作正像「幸福生活」的追求過程那樣,
在於不斷進行主動的探索、認知,以至最終抉擇、辨明自身的生活處境
──是的,設計工作的最終結果即是這「自身處境」的確認,
一種經由選擇的「幸福生活的開發」。
看更多 隱藏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

汪文琦
汪文琦

一個平實公務人員家庭的第六個孩子,出生於台北,成長於宜蘭與南投。

就讀台中一中時受到楊德英老師的哲學啟蒙,東海大學建築學系畢業後,明白建築與哲學都將是自己一生的志業。但是不急。先去賣人(唱片公司企劃與文案),再去賣房子(建設公司設計與銷售)。喧囂繁華之中愈加確信,人們自古以來持續不斷的創造活動,都是為了進行宇宙與人生問題的深入探索,並且此後還會永遠地持續下去……。然後去了德國柏林,一待十二年,讓國際都會的豐盛人文與森林湖畔的寧靜自然,共同錘鍊自己思維的密度。

至今仍然堅持:建築,在實用性之中更有其不可忽視的宇宙、人生面向。文章散見於兩岸建築與人文刊物;出版有德文專著《Chen-kuan Lee und der Chinesische Werkbund: mit Hugo Häring und Hans Scharoun》(柏林,2010);設計作品有《南埔林宅》(南投,1996),《東海大學教師暨教職員退休宿舍》(競圖階段,台中,2006),《安平吳宅》(台南,2010)……等等。2008至2010年任教於東海大學建築學系,2010年起任教於國立台南藝術大學建築藝術研究所

看更多 隱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