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可不可以重頭再來

可不可以重頭再來

作者 : 康梓泠

出版社 : 青森文化

※ ※ 已絕版

已絕版

定價 : NT 230

售價9折, NT207

內容簡介


那天我們擦身而過,到今天曾經戀愛過,都是緣份。

緣份不是巧合,是注定了的命運。

像畫鬼腳,曲折早就畫在紙上,只要開始走第一步,接下來就只需跟住線走,直達終點。

每個人的生命需要做的,就是順應自己的感覺,去做任何一件事。

感覺,就是帶領我們到終點的領航燈。

年輕男性作家康梓泠,以他細膩的筆風描寫一段愛情由萌生、告終到重新開始的愛情故事,起伏趺宕,耐人尋味﹗

愛情往往來得那樣突如其來,有時、不需要太多的交流,一個轉頭,一個回眸,就已經愛上了彼此。

但怎樣去維繫一段感情,讓它歷久常新,卻是最困難的。一時的自私、忽視,一時的冷漠,就足以在彼此之間劃下裂痕,誤會越深,無法修補,來之不遇的戀情就此失去。

戀愛有重新開始的可能嗎?拋棄前嫌、忘記過去的痛苦,像新認識的陌生人一樣從零培養,這回,我希望能用我一百倍的耐心和溫柔,慢慢的打動你,直至撼動你心靈深處為此。

屆時,可不可以和我重頭再來呢?


最能表現「明明看見是水,原來只是海市蜃樓的倒影」句說話,應該是愛情了。

不管你是否口渴,有時就是純粹想喝點水——十分口渴之時更不在話下——遠方見到可以滿足,慾望的水源,自然就會鼓氣衝勁的跑過去,當你拚了命終於跑到那個看見水源的地點,方發覺那所謂水源只不過是陽光折射過來的海市蜃樓……啊!那是多麼令人感到氣餒的事情。

「我衷心的認為那段戀愛最後一定會開花結果,可惜沒有。」
——請將以上句子乘以六次。
每一次的失戀我都很氣餒,很困惑。
我沒有眼花,真的,我看到的絕對是清澈甘甜的水啊,為什麼我跑過去時那些水就不見了?
會不會是因為滲透作用導致水在我趕來之前就滲到地底去呢?
所以我在那個發現清泉的地方,躬身蹲了下來,然後徒手不斷向下掘向下掘……
我滿抱希望的向下掘,確信掘到最後一定會看到那些可以解口渴的水。
有時候掘到手都流血了。
可是我沒有放棄。
「放棄比執著更痛苦,更需要勇氣。我從不放棄,那些勇氣都放在執著的堅持上——因為成功,就是強迫自己堅持下去。」這是我從生活和工作中悟出來的道理,我想挪移到愛倩上應該也說得通吧。
等到手的傷口都結了疤,我就會繼續向下掘。
「真的,我沒有眼花。」我心中堅信,即使雙手的傷口又再因為磨擦而裂開。
當然掘到不能再掘下去連一滴水也沒有出現過的時候,我也不得不屈服。
雖然我從沒試過掘著牢不可破的石塊層,而必須終止挖掘時,終於看到水從大坑洞裡暴漲起來,但「只要掘下去就會找到消失了的水」這個信念仍然固若金湯。
所以每一次失戀,我都會用頗長的時間去挖掘那個本來有水的地方。
——因為,我相信幸福仍然存在。
我相信幸福仍然存在。
我相信幸福仍然存在。
是的!我相信幸福仍然存在!
看更多 隱藏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

康梓泠
康梓泠

曾就讀香港浸會大學,其後轉至香港演藝學院舞蹈學系。

集作家、舞蹈及戲劇演員於一身。愛文字、愛影像、愛空間。曾多次參與各種台前幕後工作,現於免費雜誌Talk Town撰寫連載小說。

看更多 隱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