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中國歷史經典傳記: 仕女篇

中國歷史經典傳記: 仕女篇

作者 : 蘇洲虞

出版社 : 俊嘉文化事業有限公司

※ ※ 無庫存

無庫存

定價 : NT 249

售價9折, NT224

內容簡介


狄德羅曾有一句名言:「女人和男人一樣屬於共同的人類。」自古以來女人就是人類的恩人,她們以博大的胸懷,堅韌的毅力和吃苦耐勞的精神,為人類的繁榮昌盛奉獻著自己的一切。
但是,女人除了在母系氏族社會中曾喧赫一時外,在爾後的人類社會發展的進程中,卻一直處於附屬的地位。就中國傳統文化來說,自從孔老夫子定下「唯女人與小人為難養也。」(《論語.陽貨》)的基調後,後世的理學家們就提出不少《三從四德》、「三綱五常」的封建禮教來束縛女子。
可是,古代也曾有人提出與孔夫子不同的觀點。漢代的劉向就是其中一人。他在《列女傳》中總結古代婦女的得與失,他贊揚不為利動,果於行為的傑出女性,對見利忘義心有淫思的女性則大加鞭達;他認識到婦女作用的存在,承認他們對社會和家庭發展的一定作用,歌頌她們的愛國主義精神;他要求女子行義遵禮。認為義與禮發生矛盾時,禮可以變通,從而揚棄了孔夫子的行義須體現於遵禮之中的思想;他要求「婦人以色親,以德固」,對美於色而薄於德的女子深惡痛絕。《列女傳》中的這些思想在古代具有積極的社會意義,曾給人們不少的教育和啟迪。
在我國古代女子中有不少著名的詩人和學者。其中首推班氏兩女(即班婕妤和班昭和蔡文姬。班婕妤是漢成帝即位時被選入宮的,初為少使,後為婕妤。她在宮中開始很受寵幸,但由於太拘泥於禮法,並且用禮法來規諫成帝,結果使得自己失去寵愛。後來成帝移寵於性情活潑的趙飛燕。班婕妤沒想到自己嚴守禮教,反被冷落,心中異常苦悶,寫下了有名的《怨歌行》。詩中抒發了自己在宮中的鬱悶心情。
班昭是史學家班固的妹妹。她不僅承繼父兄之志,續修《漢書》中的《天文志》和《八表》,而且和姑祖母班婕妤一樣恪守禮教,並撰成《女戒》七篇,成為訓示婦女的教科書。她還很有文才,有名的《東征賦》,抒發了她仰慕聖哲的情懷。
蔡文姬是東漢文學家蔡邕的女兒,也很有文才,她的名作《悲憤詩》和《胡笳十八拍》,真實地敘述了她遠離家鄉,移居漠北的悲苦的流離生涯。
漢以後的貴族婦女能詩文者也不乏其人。魏晉南北朝時的魏文帝皇后甄氏;隋煬帝時的侯夫人;唐太宗時的長孫氏,唐中宗(武則天)時的上官婉兒,唐玄宗時的楊貴妃,梅妃都文名一時。
還有的女詩人還在詩中表現出對現實生活的深切關注。宋人李清照和清末的秋瑾的一些詩詞就是這樣。
李清照在(《語溪中與頌》詩和張文潛)中借古諷今,表現了自己對國家命的憂慮;「生當做人傑,死亦為鬼雄,至今思項羽,不肯還江東」。這一首五絕被譽為千古絕唱,它充分表現了女詩人主張抗金,收復失地的愛國主義思想。「鑒湖女俠」的詩如《杞人憂》、《寶刀歌》、《對酒》,所表現出的憂國之情,感人至深。
在古代的女中還有一些大膽追求愛情,勇於向舊倫理觀念挑戰的女子。無論是天上的織女,還是人間的卓文君、祝英台,她們都成為千百年被人們熱情歌頌和廣範流傳的人物。
織女身為天上的仙女,卻愛慕人間的自由生活,為了追求意中人牛郎,竟然違背天條。與牛郎一起生活並生有一兒一女。最終雖然被捉回天庭。仍然一直眷戀著美好的人間。漢代的富商之女卓文君並未因自己寡居,而放棄對大才子司馬相如愛慕與追求,以致私奔。文君雖受到父親的要脅,和世俗的冷眼,但終不妥協。她這種大膽追求愛情的勇氣,千百年來受到人們的普遍贊賞;祝英台是個弱女子,可她在和梁山伯同窗三載的生活中,產生了忠貞的愛情,以致最後以身殉情。
這些古代女子身上所表現出對愛情的熱烈追求和對自由婚姻的渴望,閃耀著理想的火花,具有永恆的生命力。
在古代婦女中還有一些是所謂亂世佳人的青樓女子。即使是這些女子,在她們身上仍有閃光的東西,仍有值得肯定的地方。
杜十娘身為名妓,不僅姿色超群,領袖青樓,而且重情篤意。李甲曾為十娘傾盡所私,十娘也以私蓄使其為己贖身。十娘本以為覓到知己,遂與李甲一起買舟還家,卻萬萬沒有想到李甲竟因懼父將她轉賣。十娘得知後悲憤填膺,將自己多年積蓄付之東流,自己也毅然投江而死。她以死來證明人寧可死而不可欺侮,用死捍衛了人的尊嚴。
李香君是明代的秦淮名妓。她敬慕復社文人侯方域,希望侯能夠反對奸覺,拯救危亡。但是侯方域卻卑躬屈膝地仕任了新朝。她含恨以死相抗,表現出憂國憂民之荃荃之心。
宋代的李師師為一時名妓,連宋徽宗都曾微服私訪。北宋亡後,她用多年的積蓄充任軍餉,以抗金兵。在金人面前,誓不屈節,以死相抗,表現出強烈的貞烈之情。
這類女子身賤志堅,她們不慕虛名,不事權貴;而大膽追求理想,以身殉情,這些是值得肯定的。
在古代青樓女子中還有才華出眾的詩人。唐代薛濤賦素有詩才,與其時大詩人白居易、劉禹錫、元稹等唱和詩歌。她的詩熔鑄了自己的真實感,並且語無雕飾,天然動人。魚玄機雖入道觀,仍與名士溫飛卿(庭筠)、李子安、李近仁等往來唱和,她的詩感情真實,貼近生活。
在一些囿於封建傳統觀念的史學家眼裡,女子(尤其是這些青樓女子)被視為「禍水」。《飛燕外傳》中記載「「宣帝時披香博士淖方成白髮教授宮中,號淖夫人,在帝后唾曰:「此禍水也,滅火必矣!」漢代以火德,言能為禍於漢,如水之克火。這是陰陽五行家們的即事借喻之辭,後來人.們便往往把王朝敗亡之責強加在她們身上。其實做為萬民之上的國君,如果不信奸佞,不近女色,國運大概會好得多。
中華民族五千年的文明史是男人和女人共同創造的。在優秀的民族文化遺產的寶庫中,女人同樣做出了傑出的貢獻。她們在這壯麗輝煌的歷史舞台上是應有重要的一席之地的。
看更多 隱藏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

蘇洲虞

看更多 隱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