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上書: 西藏人與中共的另類對話

上書: 西藏人與中共的另類對話

作者 : 班禪喇嘛

出版社 : 雪域出版社

※ ※ 無庫存

無庫存

定價 : NT 350

售價9折, NT315

內容簡介


說到「上書」,很多人可能會聯想到皇權時代申訴無門、無路可走的百姓攔路申冤的情形!我們在此所講的「上書」並非如此──因為書中大部分的上書者不僅是西藏民族中的菁英,而且也是中共體制下與中共關係最密切的藏人。他們既是西藏人,同時又是中共統治西藏的工具「官員」,可謂是集「加害者」與「被害者」於一身的特殊角色。正是由於這一矛盾的身份,才衍生出了本書的「另類對話」。

回顧西藏近代史,在武力入侵與人口減損、殖民統治與文化滅絕、此起彼伏的抗議與殘酷血腥的鎮壓等歷史大脈絡中,人們可以發現──竟然有一小撮西藏人格外引人注目地站在了中共的一邊。本書的「上書」作者正是其中的佼佼者,仔細研究,也可以發現──他們更多的是服膺中共理念的追隨者,而非貪圖世俗富貴的投機者。

例如,最著名的西藏宗教領袖班禪喇嘛,終其一生致力於與中共合作,並希望以此來為西藏民族贏得生存和發展的機會。而巴瓦.平措汪杰則比較另類,他是無神論者的西藏人,也是西藏共產黨的創始人;他顯然相信中共會實踐共產主義的說教,還相信中共會尊重西藏民族的權益並會幫助西藏人民實踐自主解放的意願。因此,他也曾真誠地協助中共侵占西藏。

除了這些著名的人物,像1964年從美國返回西藏的札西次仁,平民出生,崇尚平等、革新與科學。因為堅信自己對西藏民族負有責任,希望在歷史劇變的時刻,為西藏民族盡一份力,為此已在美國安身立命的他選擇了返回西藏。

當然,還有更多像多杰才旦一樣的西藏人,並沒有很多的選擇,從一開始就追隨中共。這些來自不同階層的西藏人,其中有很多人都曾相信過中共的理念或說教,也曾期待中共真的會給西藏帶來一個民族平等、維護正義與現代化的未來。然而,現實不僅無情地擊碎了他們的美夢,而且還一再地證明了那不過是他們自己的一廂情願而已:

班禪喇嘛與中共合作,卻痛苦地發現中共在西藏實施的是「滅族毀教」的政策。巴瓦.平措汪杰不僅未能看到民族平等的實現,而且僅僅因為隨身攜帶革命領袖列寧的《論民族自決》一書、支持藏人統一而身陷囹圄。札西次仁為返回西藏而離開美國,卻被迫留置中國陝西長達十幾年,望西藏而興嘆。即使他最終踏上西藏的土地時,也並沒有看到期待的現代化西藏,所看到的只是比以往更加痛苦、屈辱和貧窮的西藏,還有隨處可見的殖民壓迫和文化滅絕。

當這些曾對中共滿懷期待並堅持過自己理念的西藏人,最終卻不得不面對或意識到中共不過是以共產主義為名、行殖民主義壓迫掠奪之實的時候,不論是基於受騙後的憤懣,抑或是潛意識中仍對中共政權殘存著最後期待,總之,上書或請願,似乎就成為了他們最直接地表達意見與訴求的方式。

當然,這種以「上達天聽」的方式,促使中共省悟或改變的願望必然會落空。如達賴喇嘛的哥哥嘉洛頓珠對札西次仁所,不論他們之間有多麼的不同,而在中國當局的眼中,他們都只具有一個身份,那就是「西藏人」,因而也就永遠不可能得到中共的信任。

實際上,上書者的這些期待以及期望落空等事實,並不是本書想要告訴讀者的重點。「上書」的重點在於:「上書」作者所闡述的歷史事實、作者的身份和他們所做出的努力,以及這一切所呈現的文化背景等,所有這一切雖然可能並非上書者的初衷,但對於還原這一時期的歷史真相,研究西藏民族的精神文化等諸多方面無疑具有極為特殊的歷史意義和價值。這也是我們極力向雪域出版社推荐本書的原因。
看更多 隱藏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

班禪喇嘛
被中共稱為「愛國宗教人士」。1949年十三歲時,其幕僚以他的名義發表過支持中共解放西藏的聲明;1950年簽定十七條協議時,中國政府極力將班禪喇嘛的議題列入協議條款中,以備日後利用和分化藏人。班禪喇嘛也試圖通過與中國政府合作,為西藏民族謀取利益,為西藏佛教找尋出路。然而這一切不過是班禪喇嘛的一廂情願而已,五、六十年代對藏人的鎮壓和屠殺,造成一百多萬藏人的非正常死亡,這一切,班禪喇嘛看在眼裡,悲憤難忍,他以極大的勇氣寫《七萬言書》給毛澤東,指出西藏宗教遭到毀滅,西藏民族人口銳減,很多地方只剩下老幼婦女的現實,直斥中國政府「滅族滅教」,並哀呼「勿使眾生饑餓,勿使佛教滅亡,勿使我雪域之人滅絕,為祝為禱。」

班禪喇嘛因此失去了自由,除了長期的軟禁,他在監獄的單身牢房中度過了九年十個月,但他並不後悔,重獲自由後,他一如既往地為西藏民族和宗教的生存而吶喊奔波,並一再拒絕攻擊西藏政教領袖達賴喇嘛。1989年,他甚至公開指出西藏在中共統治期間,遭受的損失遠遠大於所得到的。發表這個講話後不過三天,班禪喇嘛便不明不白地圓寂。

平措汪杰
葛然朗巴.平措汪杰(平汪),1922年生於西藏康區的巴塘縣(今屬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西藏共產黨創始人。
1950年中共侵佔西藏時,平措汪杰歡欣鼓舞地前去迎接共產同志的「解放」,平措汪杰以為中國共產黨會遵循共產主義理念,給西藏民族帶來自由和幸福,並促成西藏民族的自決權利。他投身於中共軍隊、做為中共的列席代表參加十七條協議的簽訂、成為中共在西藏的領導層中唯一的一名西藏人,他因此被一些藏人稱為「帶漢人進藏的藏人」。
1958年,已失去利用價值的平措汪杰成為第一個被整肅的藏人共產黨員,被單獨關押長達十八年。1979年獲釋,並被安排擔任全國人大的代表。他行使職權,於1980年上書中央,要求落實民族自治權利; 2004年以後多次上書中共總書記胡錦濤等,要求通過實質和談,解決西藏問題;並發表講話和文章,鼓吹民族平等和自治。結果,中共取消了他的全國人大代表的資格。即使如此,他仍一如既往地不斷就西藏問題提出各種建言。
他的文章和書籍在大陸被禁止出版,但這些在中國被禁止的言論和意見,卻一直得到國際上很多研究西藏問題之專家學者的肯定和讚賞。

看更多 隱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