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民主與社會面面觀

民主與社會面面觀

作者 : 雪莉.普羅巴.阮將.沙卡

作者 : Shrii Prabhat Ranjan Sarkar

出版社 : 阿南達瑪迦出版社

※ ※ 無庫存

無庫存

定價 : NT 200

售價9折, NT180

內容簡介


人類歴史的脚步早已邁入二十一世紀,雖曰科技發展日新月異,一日千里,但人類社會不論在政治、經濟、環境等所面臨的問題卻日益複雜和嚴峻,人類未來的每一步該如何前進,其方向又是如何?
作者嘗言:
資本主義和共產主義在過去的兩個世紀已經在人類社會中造成許多苦難。共產主義在正盛時已提早死亡,而資本主義則會壽終正寢。是什麼造成共產主義的死亡呢﹖它的死亡是由於共產主義體系強迫人民過著不自然的生活,加諸於無辜人民身上的痛苦和折磨累積起來所造成的反作用力。共產主義在沉迷於恐怖與屠殺之舞時,也同時必須面對黑暗的死亡。
在這愛好和平的世界,空氣、水和環境已經被資本主義和共產主義污染了。人類的本性並非好戰,而是愛好和平的。就是資本主義和共產主義造成了兩次世界大戰以及最近世界上許多其他流血戰爭。
人類,由於壓抑、壓制和壓迫以及共產主義和資本主義所帶來的災難,必須忍受極大的掙扎。只要有壓抑、壓制和壓迫的地方,人類便被迫要走上教條之路。共產主義宣揚教條,資本主義宣揚教條,而所謂以經典為基礎的宗教也宣揚教條。現在是第三種心理力量出現的時候了,在這種力量裡不會再有壓抑、壓制和壓迫。讓心靈依照其渴望來發展,讓心靈自由,讓我們人類的社會是一個協調與合作的社會。
這是最後的階段。我們正等待著紅光四射的朝陽。現在我們已經看到曙光初露了,這個紅色的曙光就是進步利用論。
作者亦曾如此說道:
大眾普及教育是成功而有效運作民主的基本要件之一。。在某些情況下,甚至受過教育的人都不當地濫用他們的投票權。在地方領導人極力主張和誘導下,人民投下他們的選票。像一群牛走近投票所在投票箱投下選票是沒有意義的事。這難道不是一場以民主為名的鬧劇?因此,教育和正確知識的傳播是非常重要的。教育並不僅僅意味著識字或對拼音字母的知識。真正的教育是指正確、足夠的知識以及理解力。換言之,教育應該教導一個人認識我是誰,我應該做什麼。所有關於這些事的完整知識就是教育的意義。只是懂得一些拼音字母的知識,不能稱為教育。
成功的民主第二個要件就是道德。因為缺乏道德感,人們出賣他們的選票。世界上有些國家的選票是可以買賣的。像這樣的國家我們可以稱之為民主嗎?這難道不是一場鬧劇?除非百分之五十一的人口能嚴格遵守道德原則,否則民主是不可能成功的。
第三、社會、經濟和政治意識也是成功的民主所不可或缺的要素。如果對社會、經濟和政治議題不夠熟悉,即使是受過教育的人,也可能被精明和狡猾的政客誤導。只有當人們具有這三種意識,民主才可能成功。沒有這種覺醒意識,社會福祉無論在理論上還是在實際上都是不可能的。因此,知識分子絕對不可助長這種不切實際的想法。
但是,就算滿足了成功民主上述三個條件,民主還是無法為人民帶來真正的福祉。唯一的解決之道就是建立開明、仁慈的專政│也就是具有道德和靈性意識的專政。有德之士雖然在今天是少數,但我們不應該憂心,一旦社會是由有開展智力和靈性意識的人所主導,肯定不會有剝削和不公的餘地。
有鑑於吾人面對自身所處的民主及資本主義愈來愈複雜的社會,我們該如何為自身及全人類的命運及福祉作出正確的抉擇,實乃當務之急。為此目的乃編選上師歷來對於民主與社會各層面的開示輯錄而成本書。
正如作者所言:
在問題上作無謂的爭論並無法解決困難,唯有與所有可能成功的機會奮戰到底才能解決人類遭遇的困難。向前進,與所有的困難、每一個障礙奮戰到底,勝利必將擁抱你。沒有任何困難和阻礙是你無法超越和解決的。你是偉大的宇宙本體之子,成就自身也成就他人為完美道德智士吧!
看更多 隱藏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

雪莉‧普羅巴‧阮將‧沙卡
雪莉‧雪莉‧阿南達慕提是國際靈性社會服務組織阿南達瑪迦(Ananda Marga)的創始者及靈性導師。他於一九二一年五月滿月日誕生於印度東北方的一個村莊-佳滿坡(Jamalpur)。他的弟子尊稱他為巴巴(Baba)或雪莉‧雪莉‧阿南達慕提(Shrii Shrii Anandamurti)--意為喜悅的化身。他的名字則是Prabhat Raingan Sarkar,簡稱P‧R‧沙卡。
小時候,他在佳滿坡上小學和中學時的表現也極為優異。在早年,他就已經開始教示有關靈性問題的深邃知識,並指導許多比他年長的人。佳滿坡中學畢業後他便進入加爾各答大學。在大學生活裏他顯現出自身的才氣與光芒。另外他也利用課餘工作的收入來幫助一些窮困的同學。(當時他利用課餘的時間為加爾各答的幾家日報社做一些編輯與校訂方面的工作)
之後由於父親的去逝,第二學年他便休學返家幫忙生計。他在印度鐵路局的會計部門找到了一份工作。在鐵路局工作的那段時間,他展現了驚人的工作效率,同時他那無與倫比博大精深的知識,也令他的同事們大為吃驚。因此稱他是「會走的百科全書」。同年在印度鐵路局,他開始教授幾位同事密宗瑜伽(Tantra yoga) 的靜坐修持。
一九五四年十一月巴巴宣佈開始展開自我了悟及服務社會的使命,並任命普拉納瓦等六人組成委員會負責成立、以及設定組織章程等等工作。在一九五五年一月五日,巴巴闡明我們的哲學稱為「阿南達瑪迦」(Ananda Marga,梵文Ananda意為神性的喜悅,而Marga是道路的意思)。我們所鍛鍊的法門稱為「撒哈佳瑜伽」(Sahaj Yoga),這套哲學與靈性修持的目的就是要獲得「神性的喜悅」,因此稱它為「阿南達瑪迦」-喜悅之路。「阿南達瑪迦」是哲學理念,為了推廣這個理念,巴巴設立了「阿南達瑪迦推廣總部」(Ananda Marga Pracharaka Samgha)的組織。巴巴任命的六人委員會邀請巴巴成為這個組織的主席,巴巴接受了邀請出任這項歷史性的職務,普拉納瓦成為第一任的秘書長,隨後向政府註冊登記成為正式組織。
起初這個組織只是在北印度的一塊小區域裏從事弘法活動。接著他對一些最優秀的弟子施以特別的訓練,使他們成為阿闍黎(Acarya)。這些阿闍黎得到授權,可以傳授他人靜坐修持的法門。緊接著第一期阿闍黎訓練之後,組織向印度的其他部分擴展。於此期間,巴巴的靈性演講也以極快的速度編緝成書,使得更多的人能夠親近他的教誨。
巴巴從一九五五年至一九九○年十月二一日離開肉身為止,出版了超過一百本的著作,他畢生對靈性、倫理學、文學、音樂、語言學、心理學、科學、社會經濟理論和哲學等每一方面都作出極其偉大的貢獻。
巴巴也展現出屬於他自己的特別的藝術天賦,為了讓音樂能夠將精細的靈性情感表達出來,巴巴在一九八二年的九月十四日,開始了靈性音樂的創作。這個靈性音樂不同於一般靡靡之音,它可以說是音樂的清流,也是音樂界的復興,所以巴巴將它命名為「曙光之歌」(Prabhat Samgiita),這象徵著音樂新時代的來臨。接下來的八年期間,巴巴幾乎每天都有創作,直到巴巴離開肉身前,共創作了五千零一十八首。每一首都由巴巴親自作詞及作曲,所有的創作分別以孟加拉語、印度語、梵語及英語等八種語言進行。在這八年裏,巴巴以平均每天一首半的速度進行創作,這在歷史上絕對是空前的,可能亦是絕後。
這些創作完全表達人與至上的關係。它包括了生活的每一個層面、生命的每一個角度,靈修的每一個階段。例如在生活上,有不同的節日,像是出生、節慶,在生命上有不同的角度來感覺至上。在修行道上,對至上有不同的了悟與感情,這些巴巴都以一些曙光之歌來表達。
社會服務方面,巴巴也顯示出他的睿智的眼光和無比的慈悲心懷。一九六三年他創立了阿南達瑪迦的教育、教濟及社會福利部門,並囑咐他的全日工作者到世界各地去,在各地設立了包括學校、孤兒院和醫療機構等相關的社會服務組織。巴巴在教育方面的著述理念在這些學校裏受到推行印證。他設計了一種新的進步的教育方式。
阿南達瑪迦早在一九六六年,就擴展到印度本土以外的地方。當時的阿闍黎被派到非洲、東南亞,稍後則是歐洲和北美洲。今天阿南達瑪迦幾乎已經在世界上所有的國家建立了靈性的社會服務組織。一九七九年,巴巴首次應其世界各地虔誠弟子們的誠摯邀請,開始其世界之旅,使更多的人認識他的理念和親炙他的教誨。
那些見過他的人都會為他豐富且多樣性的知識感到驚訝。事實上他是一位在靈性上已徹悟的人;除了了知包羅宇宙萬有的知識外,更今人印象深刻的是他與弟子之間的關係,因為巴巴以其無限的能力改變弟子的心靈,提升弟子的意識,甚至承擔弟子因果業力;另外大部分的弟子都能詳述一些奇蹟般的例證,那些都是當他們遭遇困難時,而巴巴不在他們身邊,但是卻適時幫助他們渡過難關。
不論他在心智的領域及在社會服務上的成就多麼地為人喝采,巴巴的生活態度依舊樸實、單純。他並沒有因為自己特殊的身份而做出任何的要求。在一九七九年離開瑞士前夕,他和藹地向旁邊的隨眾說道:「我不是一個顯赫的人物,也不是天空中的明星;至於我是什麼,我可以用一句簡單的話來表達:我是屬於你們的。」
多年前一些虔誠的弟子想為摯愛的巴巴作傳,以激勵修行者並作為後代的珍貴紀念。他們試著寫出有關他的生活故事點滴,但卻做不到,因為個人渺小的心靈如何能表達詮釋他對眾生永恆無限的愛,而又如何能述說他在生活中所顯示的無數奇蹟以及他對弟子們無盡的愛?所以他們只好去請求巴巴:「巴巴,我們無法寫出您一生的完整故事,這世上只有一個人可以做到,那就是您自己,巴巴,懇請您為我們寫出您的自傳吧!」
起初他拒絕了,他說他沒有時間。但經過一而再,再而三地請求,你知道上師是永遠無法拒絕虔誠者的要求的,終於得到他的首肯。這些虔誠者喜出望外,焦急地等待這部傳記的問世。
第二天巴巴在講演時忽然說道:「好!我已經寫好了,你們要看嗎?」所有的人都大吃一驚,他如何能如此快速地完成?雖然弟子們都了解他驚人的工作速度,但仍然對這自傳這麼快就寫好感到訝異萬分:「是的,是的,巴巴!」他們說道:「請給我們吧!」
然後他把一張紙遞給他們,全場一片寂靜,這麼偉大的一件事怎麼可能用一張紙就寫完?他們摒息一看,只見那紙上寫了三行字:
我過去是個謎,
我現在是個謎,
未來我仍然是個謎。
一九九○年十月二一日,巴巴離開了肉身。他一生的奮鬥為世人立下典範,他靈性的力量啟迪了無數渴望的心靈,他的社會思想鼓舞著知識份子、青年及廣大的群眾。這股潮流必然會為人類開啟一個嶄新光明的時代,屆時,將如他所預言,每個人都會有充足的生活的保障,表達情感、思想的自由,以及適於追求真理的環境。

吳春華

看更多 隱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