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從程長庚到梅蘭芳: 晚近京師戲曲的輝煌

從程長庚到梅蘭芳: 晚近京師戲曲的輝煌

作者 : 么書儀

出版社 : 秀威資訊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 ※ 無庫存

無庫存

定價 : NT 350

售價9折, NT315

內容簡介


在一個世紀之前,戲曲在中國就是最時尚的「消費品」,
京城也已有了一個娛樂圈——有人唱戲,有人聽戲,有人沉醉,有人痴迷。
有明星,有粉絲,有娛樂風景,也有或明或暗的潛規則……

從技藝出眾的名伶──前後「三鼎甲」、四大名旦,到豪門士大夫與男旦在「打茶圍」的交際;作者從人物、從場域、從時代,寫下自清初到晚清,京師戲曲自身的發展規律。經歷了昆弋進宮,京腔走紅,秦腔爭勝,徽班進京,花雅易位成型的過程,京劇如何臻至中國國粹戲劇的鼎盛完熟。

本書特色
作者是研究戲曲的專家,她以淺近的口吻,從京劇的發展史、名伶的生活出發,讓讀者深刻了解國粹京劇的血肉。


戲曲從一開始就是一種民間娛樂,生長力很強也很脆弱。沒人管它的時候它能夠土生土長開花結果,受到支持就可以枝繁葉茂、繁榮昌盛,遇到政令的干預就會日漸凋敝枯萎滅亡。

元代戲曲很興旺,單單是元雜劇劇本就有一百六十多個流傳至今,興旺的主要原因還是因為蒙古政權的很少過問。

明代戲曲很發達,發達的原因和明代的文人雅士鍾情戲曲、有錢的達官貴人都蓄養家班栽培扶植有關係,家班的主人買童伶、雇樂師、聘教習,甚至於自家寫劇本、做導演……所以傳奇劇本發達得文辭典雅帶著書卷氣,南曲歌唱流麗悠遠,舞臺表演婀娜多姿。明代政權也不干預戲曲上的事情,對於高官富戶的家班和民間的戲班子都不管。

清代戲曲更加繁盛,繁盛的重要原因是清代的帝王個個都愛好戲曲、參與戲曲,他們的愛好和參與直接的引領和支撐了戲曲的發展,鼓勵了戲曲走向繁榮和鼎盛。

從清初到晚清,京師的俗間戲曲按照自己的發展規律經歷了崑弋進宮、京腔走紅、秦腔爭勝、徽班進京、花雅易位、京劇成形等等過程,這些過程都與皇家劇團和宮廷戲曲演出有著互為表裏的關聯。

晚清時候,戲曲的進一步商業化更加激勵了京劇的鼎盛(或者叫做畸形發展),具體表現就是:南城大柵欄的戲園子天天對棚演戲,唱戲從「家有三斗糧,不進梨園行」變為一個看好的職業,眾多的從業名伶技藝超凡脫俗,一批名伶的社會地位從「下九流」上升到成為追逐和模仿的對象,看戲成為時尚消費並且席捲了整個社會,包括滿族人在內的票友成批出現,他們帶領著由各個階層的人員組成的一大批追星族。

晚清以降,民間戲班子各個行當都出現了一批技藝出眾的名伶,內廷供奉、前後「三鼎甲」、四大名旦、四小名旦、四大鬚生都曾經是一個時期的流行語,而諸多的名伶如:程長庚、余三勝、張二奎、譚鑫培、孫菊仙、汪桂芬、喬蕙蘭、穆長壽、時小福、楊月樓、王桂花、陳德霖、余玉琴、王長林、田際雲、王瑤卿、龔雲普、楊小樓、王鳳卿、梅蘭芳等等名伶和他們的事蹟,都曾經是京師百姓耳熟能詳的故事。

這裏所說的「晚清以降」,包括了從道光到光緒再延續到二十世紀二三十年代京劇的全盛時期。

京劇在文學史上是文學,在戲曲史上是藝術,在社會生活中是娛樂、是消費,它在不同的場合都曾經異彩紛呈,就像是一個多稜鏡,從不同的角度,以不同的方式折射出色彩繽紛的光譜,顯示出燦爛的光輝。

而今,當京劇以「文學」和「藝術」的「大雅」身份在文學史上和戲曲史上沉積下來的時候,它的作為娛樂品和消費品的「大俗」存在方式卻已經香消玉殞,無處追尋。

以世眼觀,無雅不俗,以法眼觀,無俗不雅──京劇既是大俗,也是大雅。
面對京劇鼎盛局面的逝去,雅人說是:原來姹紫嫣紅開遍,似這般都付與斷井頹垣,良辰美景奈何天,賞心樂事誰家院……

俗人說是:時尚土風朝暮改,年年滄海變桑田……
在與京劇共生的「老北京」逝去之後,無論「振興」還是「弘揚」都會變成癡人說夢。
二零零八年一月末於藍旗營
看更多 隱藏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

么書儀
女,1946年一月生於北京。1968年畢業於北京大學中文系,1981年畢業於中國社會科學院研究生院文學系元明清專業,獲文學碩士學位。1981年起,在中國社會科學院文學所古代研究室工作。為研究員。2000年退休。主要著作有:《元代文人心態》、《元人雜劇和元代社會》、《晚清戲曲的變革》、《程長庚‧譚鑫培‧梅蘭芳》。

看更多 隱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