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名人都是這樣在搞笑

名人都是這樣在搞笑

作者 : 笑公子

出版社 : 小倉書房

※ ※ 無庫存

無庫存

定價 : NT 230

售價9折, NT207

內容簡介


笑話跟詼諧的話最大的差別,在於笑料之「箭」是否有目標。不過,所謂的目標也者,不一定很明顯。就以猶太笑話來說,往往就具有非常曲折而複雜的目標。但是話又說回來了,沒有目標的笑話,根本就不能成為笑話。以前的笑話目標總是比較單純明快,總是喜歡以—老婆被「睡過」的好好先生、不守清規的僧人、裝模作樣的傳教士、笨頭笨腦的莊稼漢、呆頭鵝似的國王、身體有缺陷者等為取笑的對象。但是,進入了近代以後,笑話的目標就多樣化了。就連「藝術家」這種名人,也變成被取笑的對象了。只要稍微思考一下,就不難明白以前的社會根本就沒有所謂「藝術家」的存在。在那些時代,的確有過畫家、樂師、詩人,以及舞蹈家,但是他們並沒有被冠上「藝術家」的尊稱。一直到進入了近代,方始有了所謂的「藝術」或者是「藝術家」的觀念。在古時,不管是繪畫或者音樂,都不過是讚揚上天與神祇的一種手段罷了。然而,等到繪畫以及音樂升格為「藝術」以後,天上的神就被驅逐了, 而「藝術家」本人就坐上了神的寶座。到了近代,世界有了很大的改變。替代往日支配階級的貴族及教會,所謂的資本階級登場,而資本階級們崇拜的則是「新神」—「藝術家」。如此一來,所謂「藝術家」的四周就擠滿了資本階級,並且美其名為「藝術愛好者」。於是畫商、鑑定家,以及批評家們,開始為有錢但是並不具有藝術素養的資本階級,做牛做馬。出身卑賤的資本主義者,對他們崇拜為神的藝術家付出了大筆的金錢。這些資本家們企圖以蒐集「藝術」的方式,替代往昔貴族的徽章。正是因為如此,「藝術品」的代價越高,資本家的身分就越高。這種以銅臭計算的「價值」,產生了眾多可笑的情景。目前,運動風氣日盛,大批觀眾湧入巨型運動場,電視也大量播放運動節目。其實,風行的不只是這種「視覺的運動」,這點我們由各地網球俱樂部、釣魚場人山人海的景況,便可了解「觸覺的運動」也已風起雲湧了。或許有人會因此草率下定論:「運動員精神也一定會隨之興盛。」其實,這是被「假象」蒙蔽了的說詞,實際的情形正好是相反的。在運動盛行的今日,運動員精神一落千丈。或許我們可以說職業運動的產生是其原因之一。因為,原本只是消遣性質的運動一旦成為謀生方法,便已否定了優雅的運動員精神。另一個原因便是運動組織的龐大化。如今,業餘的體育運動也已形成了龐大的組織,甚至有了所謂的「商業價值」。因此,勝敗之間的差距,也在無形中拉遠了,甚至還露骨地表現出「生存競爭」的現實面。以致,這種運動方面的矛盾現象,便剛好成了笑話界的理想餌食。笑話一向是公正而貪婪的。人類的矛盾、人類的愚昧……是絕對逃不過笑話的剖析的!
看更多 隱藏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

笑公子
笑公子 / 主編

看更多 隱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