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中國當代民族文學的現代性構建

中國當代民族文學的現代性構建

作者 : 涂鴻

出版社 : 秀威資訊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 ※ 無庫存

無庫存

定價 : NT 350

售價9折, NT315

內容簡介


中國當代少數民族文學創作對西方現代主義的接納,是一次意義更為深遠的交融。是中國民族文學第一次較為系統地接受外來文藝思潮的影響,而改變傳統詩學觀的濫觴。二十世紀八○年代後一些年輕的民族作家(詩人),在具有本民族濃厚的文化心理觀照下,吸收了許多現代藝術特徵的表現手法;相對於多數漢族作家(詩人)而言,他們的創作更加貼近自然、更貼近生命本真,形成了民族文學創作一個獨特的藝術視閾。本書選擇了一些具有代表性或有特色的少數民族作家與詩人,在整體上對他們的創作進行審視、研究與把握,試圖在另一藝術世界裏尋找一種情感歷程與藝術形態。

本書特色
選擇中國的少數民族作家,介紹其作品特色以及與現代性的連結。

名人推薦
對於相對邊緣化的中國當代少數民族的文學的研究一直是中國學術界一個較薄弱的環節,中國當代少數民族文學的創作,如今已從相對單一走向多元,從封閉走向開放,因此我們更應對此投入更多的關注,而涂鴻的這部著作使我感到了學術界對中國當代民族文學的一種新關注,我覺得在他哪些富有個性的體驗中,傳達了他對中國當代民族文學的新體認。

──中國社會科學院文學研究所、民族文學研究所原所長張炯研究員


四川大學文學與新聞學院 趙毅衡: 涂鴻教授的著作帶給我們許多新的感受。藝術,作為人類最久遠、最崇高、最本真的一種表意形式,是人的符號生存,與生命流程、精神意識同一。人對自我的透視,演化成一種對存在的歌唱。在涂鴻教授富於個性的體驗中,對歷史的凝視,進入了象徵化的超越。

近些年我離開了傳統的中國現當代文學而主攻漢語新文學,就是因為意識到在中國現當代文學少數民族文學必不可少;缺少了少數民族文學的研究,則所有關於中國現當代文學的研究都是不完整的,甚至可以說是不嚴肅、不合法的。只談漢語新文學可以從消極意義上避免這樣的質疑,而涂鴻的這部關於中國當代民族文學研究的專著則能從積極的意義上彌補中國現當代文學的這種缺憾。從這一意義上看,該作的學術價值不言而喻。作者善於將世界性的普遍化的詩學理論,運用於地域性的民族化的文學物件的解析,使得論著既具有濃厚的理論色彩和強烈的學術個性。
── 澳門大學中文系主任、博士生導師朱壽桐教授


近年來,我一直關注對中國當代文學的現代性問題的研究,在這部著作中,涂鴻教授就一些具有特色的中國當代少數民族作家的現代意識與現代主義等問題進行了討論,尤其是他對中國當代少數民族作家所反映的民族精神實質等問題的研究,我對此十分關注。

——[韓]梨花女子大學中語中文學科主任洪昔杓敎授,2012年6月30日於韓國首爾


我長期從事中國當代少數民族文學研究,作為日本學者我所接觸到的中國當代少數民族文學研究,一般是傳統的批評方式,而涂鴻教授的這部著作從語義學、文化學、民族學、人類學等現代批評學的角度,對中國當代較有特色的少數民族作家進行了較深入的研究,開拓了新的領域。其行文充滿了主體體驗的激情,其研究不乏新見解,為中國當代少數民族文學研究進行了新的嘗試。
── [日]名古屋大學文學部教授西脅隆夫博士

我覺得涂鴻教授的《中國當代民族文學的重新審視與現代性思考》是一部研究中國當代民族文學很重要的著作,我長期在研究中國現代戲劇,對該作中「中國當代民族戲劇創作中的象徵主義」一章,很感興趣。在中國大陸,目前對中國當代少數民族戲劇創作的研究十分薄弱,而該作從一個較有特色的角度探討了這一問題。
── [日]攝南大學外國語學部瀨戶宏教授於日本大阪,2012年3月


西方異域的現代主義文藝思潮,不僅深刻影響了中國當代漢文學的變革,而且也對相對較為封閉並有著自己獨立的文化形態和存在狀態的少數民族文學創作產生了劇烈而深刻的影響。尤其是一些年輕的少數民族作家(詩人),他們在具有本民族濃厚的民族文化心理的觀照下,吸收了許多具有現代藝術特徵的表現手法,並與他們那種相對於多數漢族作家(詩人)而言,更加貼近自然,更加貼近生命本真的創作心理相交融,形成了民族文學創作一個獨特的藝術視閾。

中國當代少數民族文學創作對西方現代主義的接納,是一次比20世紀80年代中國漢族文學創作在西方文藝思潮影響下的現代化,意義更為深遠的交融。因為這是中國少數民族文學,第一次較為系統地接受外來文藝思潮的影響,而改變自己傳統詩學觀的濫觴。

對於中國當代少數民族文學這個特殊的創作群體,他們以一種特殊的心理、特殊的情感歷程和特殊的藝術視野,以一種原生的文化形態和一種尚未被現代文明異化的藝術直覺,在覺醒了的現代意識的觀照下,重新審視民族的精神、文化,從而尋找民族生命本體裏那些神秘而博大的存在,並透視了一種神奇的嚮往。他們在文學創作的主題、題材、手法、語言等方面都延展和更新了傳統,以一種嶄新的審美意識,開啟了民族文學一種更高、更新的藝術世界對於中國少數民族而言,由於他們所處的特殊的社會形態和自然環境,無疑這將是他們的人類意識、生存狀態和文化心理最本質、最直觀的反映。他們雖然與我們站在同一時代面前,但他們缺少由灰色的鋼筋水泥群體以及紛繁的現代符號系統在他們心靈深處投下的陰影和荒誕。一種充滿神秘、充滿激情的「原汁」狀態的生命形態,對於文學創作是十分珍貴的,而以覺醒的現代意識注入這種「原汁」的生命形態,就將會使文學創作呈現一種嶄新的狀態。

對於深受外來文化與思想的影響帶上了現代色彩的少數民族的文學創作,在他們作品裏灌注了強烈的自我意識,他們常常把外部世界的固有形狀和正常的時空秩序打碎或變形,隨心所欲地根據自我情緒的流動方式和瞬間的邏輯情感,去開拓主題、設置意象以及創造語言。他們不僅根植於民族傳統文化的土壤,而且站在了更高的藝術觀照層次上,來審視民族的文化與精神,從而使得言說個體與民族精神信仰整體地、渾然地融入了人類群體意識(human collective consciousness)和宇宙宏觀意識(macro—universe—consciousness)之中。

中國當代少數民族作家或詩人在文本裏,沒有停留在以往少數民族文學創作(尤其是民間歌謠)那種獨立於創作者主體意識之外,多以「旁觀者」的態度,對生活的表層意象空間所作的簡單營造和拓展上,他們而是將情緒傳達的角度完全轉向了話語言說的主體──作家或詩人的心靈世界,並由此來觀照客觀世界。

他們在對作品藝術形式的刻意追求過程中越來越體會到,其文本的語言不僅要能夠描繪事物的外象,重現景觀,還應該有自己純粹的藝術特徵;他們認為藝術創作應該超越他所依賴的物的表象而進入非具象所能涵蓋的世界。所以他們之中的不少人都以極大的努力放在尋找一種既適合自己的創作個性,又能以一種充滿表現力的文本感染讀者的表述語言上,這在某種程度上改變了中國少數民族文學傳統的表現方式。

他們在對民族的精神和文化進行清醒而痛苦的返溯裏,認識到了文學的意義絕不僅在其本身,而在於由它所觀照的民族精神文化心理素質,以及它所折射的人類意識。於是他們在審視民族文化的過程中,蘇醒了的現代審美意識中找到了一個更高的藝術視點。在他們的創作中,作為外部形態的民族、地域的文化環境和風情,被作家或詩人們與相應的現代文學藝術聯繫起來,從而通過文本的現代話語體系復原出了有生命的文化形態,將中國當代民族文學的審美特質昇華到了一個新的水平。

他們在那些種種具有隱喻、具有象徵意味和寓意色彩的民俗風情以及古老文化的歷史積澱中,以靈魂與生命的自由舒展著個性生命,從整體上體現了民族作家或詩人對自然、人生、歷史、倫理、情欲等基本主題的表現。他們那種強烈的現代意識,更多地表現在對古老民族的生存狀態以及神秘的原始物象作深入的審視。他們往往以一種充滿了強烈寓意色彩的方式,構織了一種神奇、幽遠和充滿夢幻般的藝術世界。同時在這裏我們還不難發現,中國當代少數民族作家或詩人以一種更深切的情感體驗,鮮明的現代意識,在現實與歷史的撞擊中,在人與民族文化的疊印裏,完成了一種對人生和民族精神的個性言說。在他們的不少作品裏,與其說是一種對充滿民族地域風情的生動展示,對蘊籍深摯的民族情感的盡情抒發,還不如說是他們透過民族精神的和文化的物象,在現代意識的觀照下,對人的本質,對民族文化心理所進行的藝術把握。他們以作品深刻的意旨,以覺醒了的主體意識完成了一個個極富民族秉性與現代氣質的藝術世界的構建。

文學,作為人類歷史上最久遠、最崇高、最本真的一種藝術形式,是與人的生命流程、精神意識同一的語言生存,是人對自己生存的歷史一種象徵化的超越,是人對自我的透視與逼近,是一種對存在的歌唱。文學作為最古老的藝術樣式,一個即使再小的民族,時至今日,只要該民族內部仍在釋放著能量,便能夠毫不遜色地向外部世界展示出它生命的光輝。而當一種相對陌生的異質文化,以其最為鮮活的形態撲面而來的時候,習慣了自身母體文化的人們,將會受到一種文化「陌生感」的強有力的衝擊,並促使人們從另一種角度重新審視文學。

從上述這些意義來看,我們對中國當代少數民族文學進行研究、考察,將是一項十分有意義的工作。該著選擇了一些具有代表性或有特色的少數民族作家與詩人,在整體上對他們的創作進行審視、研究與把握,試圖在另一種世界裏尋找一種情感歷程與藝術形態。
看更多 隱藏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

涂鴻
中國成都,西南民族大學文學與新聞傳播學院教授,碩士研究生導師。中國當代文學研究會理事、中國當代少數民族文學研究會副秘書長、[韓]《韓中言語文化研究》編委、[韓]韓中比較文學研究會理事。
作者郵箱:tuhongk@yahoo.com.cn

看更多 隱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