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再見木瓜樹

再見木瓜樹

作者 : 賴曇荷

作者 : Thanhha Lai

出版社 : 小天下出版

※ ※ 無庫存

無庫存

定價 : NT 350

售價79折, NT277

內容簡介


書籍重點:
★2012紐伯瑞文學獎銀獎作品
 
無論身在何處,永遠相信希望!
一個逃離戰亂、奮力築夢的家族故事
一部學會寬容、珍惜所愛的真摯詩篇

★張子樟(台北教育大學教授) 專文導讀
★周育如(新竹教育大學幼兒教育學系助理教授)、鍾文音(知名華文作家)、紐約瘋媽(親子教養作家)真情推薦

書籍簡介:
★ 美國紐伯瑞文學獎銀獎經典作品 ★

沒有人會相信這些話
但是 有時候
我寧願選擇住在 戰爭的西貢
而不是 和平的阿拉巴馬

  在她十歲的生命當中,金河只知道西貢這個地方:市場裡的興奮喧囂、傳統節慶的喜樂、她與好友的溫暖情誼……以及她心愛的美麗木瓜樹。但是,戰火已經逼近家門。隨著西貢的陷落,金河和家人被迫逃離家鄉,趁夜登船駛向未來。抵達美國阿拉巴馬之後,金河發現這是一個完全不同的世界:鄰居的冷漠疏離、食物的單調乏味、城市風景的奇特怪異……卻也因此激發了全家人的生命強度與韌性。
  小女孩踏上尋找新家園的旅程,在不長不短的一年裡,她走過了變化、夢想、哀傷和療癒,為自己的生命故事譜出了動人的新樂章。

作者的話:
親愛的讀者:

  很多發生在這本書的主角──金河身上的事情,我都經歷過。

  跟金河一樣,我在十歲的時候見證了越南戰爭的結束,跟著家人逃出國,來到美國阿拉巴馬州。我的父親也在戰爭中失蹤,下落不明。我同樣必須要努力學習英文。上學第一天,就有人拔了我的手毛,這些四年級的學生想要確定我到底是不是活生生的人,而不只是他們在電視上看到的影像。基本上,這本書裡的很多情節就是根據我自己的親身遭遇衍生的。

  除了我自身的回憶,我對於金河的情感也特別著墨。想一想,住在一個每天晚上都聽到炸彈爆炸的地方是什麼感覺?如果那地方的每個角落都有好吃的零食小吃,又該如何回味?當坐在船上朝希望前進,心裡會浮起什麼感受?而之後來到一個被人當成傻瓜笨蛋的陌生環境,心情又會是如何起落?

  我認為,所有這些情緒轉折的心理層面相當重要,也值得探討。起因是我在我的姪女和外甥身上注意到了一些事,他們對於自己的父母親來自哪裡也許有些基本的概念,但是他們卻無從想像越南的嘈雜、越南的氣味,以及在一塊陌生的土地上重新開始時,需要面對的日常挑戰和挫折。我把這個想法延伸成大方向:我們對於自己所處的環境、世界,到底知道多少?

  我希望,你們在讀金河的故事時所得到的興味,跟我在回憶自己生命中重要的一年時同樣濃烈。我也希望當你讀完這本書之後,能和跟你關心、珍愛的人一起坐下來,去探索他(她)生命中那些難忘且珍貴的人生故事。
賴曇荷(Thanhha Lai)
書評:
翻開這本書,慢慢的閱讀,細細品嚐味美的語言。  
──凱蒂.阿貝特(暢銷書作家/美國紐伯瑞文學獎得主)

賴曇荷根據個人經驗,創作出第一本以兒童敘說難民奮鬥的真實歷程。全書用平易近人的自由詩體書寫,以第一人稱自述表達情感,既幽默又令人心碎,讀者將深深被小主角金河的憂傷所感動,隨之體認無家可歸的痛苦。  
──美國《書單》雜誌

嚴密描寫出小主角金河的情感生活格外辛酸。她歷經了在越南的輕快氛圍,再到美國的掙扎,最終在學術界和社會上取得了一定的地位。精闢描寫出人類的韌性。  
──美國《出版人週刊》


具啟發性、情感深刻且超乎有趣的詩體小說。初次登場便不容錯過,作者賴曇荷喚起一個不同的時空背景,刻劃出一位情感複雜且逼真的小女孩金河。這個故事將贏得讀者的認可,即使他們不曾處在陌生的國家。  
──美國《柯克斯書評》


作者賴曇荷的簡約語言記錄了文化變動下的迷惘,以及難民的複雜情感與不斷變動的家族向心力。  
──美國《號角圖書》雜誌


小主角金河的聲音滿是幽默與希望。  
──美國《學校圖書館期刊》

在這個用自由詩形式創作的故事中,作者賴曇荷毫不保留的道出自己的身世,用很少的文字描繪出巨大的圖像,並喚起豐富的視覺感受。  
──美國《兒童圖書中心週報》

作品賞析

歧視與欺辱

一向偏重小說書寫的紐伯瑞獎,在九十年的得奬名單中,為了展現它的多元化,一直不乏論及族群問題的作品。從早期的《黑色棉花田》(Roll of Thunder, Hear My Cry, 1977)、《海狸的記號》(Sign of the Beaver, 1984)開始,我們發現,作家關懷的並非某一特定族群,而是就歷史史實的進程,讓每一個在美洲大陸上曾受到歧視的族群都有機會表白自己受到的非人待遇,《龍翼》(Dragonwings, 1976)與《龍門》(Dragon Gate, 1994)是上個世紀初的中國移民的悲慘記錄,亦是如此。《閃亮,閃亮》(Kira-Kira, 2005)雖是日裔美人的故事,卻代表了全部有色人種,移居美國後在二次大戰期間的實際生活寫照!即使白種移民,也會因祖國選擇不同陣營,就得跟著遭殃,例如德義兩國移民雖是白人,在兩次大戰同樣面臨歧視與欺辱,《海蒂的天空》(Hattie Big Sky, 2007)和《幸運小銅板》(Penny from Heaven, 2007)就是最好的說明。

追溯與論斷歷史是非當然是上述這些作品的共同主軸。上面提到的這些動人故事常以真實的部分史實做為背景,更能令人感動。《再見木瓜樹》(Inside Out & Back Again, 2011)以越戰為故事背景,時間距離我們最近,雖然當前年輕的一代對此史實相當陌生,但全球關心世界大事的人對三十多年前發生的越戰記憶猶新,尤其當年有無數的南越人不願接受共黨統治,被迫在海上漂流的情景,更是有同理心的人無法忘懷的。

近代歷史上的戰爭往往是少數政客為一己之利,而高唱民族主義發動的,越戰亦不例外。在越戰期間,南越前總統吳廷炎死於非命,主要原因當然跟美國的政策有關。當年高舉民族主義大旗的政客,在北越軍隊攻入西貢前,匆忙坐上美軍飛機,至今仍然在美國當寓公,過著優裕的生活,阮文紹與阮高棋就是典型。可憐的平民百姓只能自求多福,不是投降,就是漂流海上,成為政治難民。這本書記錄了一個平凡家庭的掙扎與奮鬥。

  ※ ※ ※

這本書最吸引讀者的是作者以深沉的感情去描繪小女孩心事的能力,語言與意象非常吸引人,故事緊緊捉住讀者的心,引導他們跟一位可愛的女孩走上一段聳人聽聞的旅程。第一部西貢與第二部海上生活是這本半自傳式小說的引言而已,因為如何在美國安居下來才是大難題、大考驗。

表面上,當他們到了美國,事情似乎有了轉機,但作者努力去適應一種新語言、新宗教、新天氣、新食物時,她開始懷疑是否待在越南會比較好。作者念念不忘她心愛的果實仍然未成熟的木瓜樹,她並以生花妙筆喚起美國讀者對越南景象嗅覺及聲音的感覺。周遭環境愈是惡劣,思鄉情緒愈高。他們遷移到阿拉巴馬州,被迫一切重新來過。他們到達時,阿拉巴馬州的州長是以阻止學校取消種族隔離制度聞名的華萊士。讀者從他們準備定居的地方,就能知道擺在他們前面的是哪種待遇了。

他們必須學會一種新語言,應付一切不同的文化,而周遭的眼光時而敵視時而慷慨。他們十分努力去融入新環境、新文化,但必須經歷不同層次的考驗與挫折。主角依然只是個孩子,卻也必須學會去處理她的憤怒、頑固,甚至對學校霸凌者的畏懼。她的非白非黑的膚色受到同學的辱罵、追逐與嘲笑。然而,主角與哥哥們深刻體會到,陌生人在陌生大地上的孤獨與無助,她知道他們沒有退路,在善心的少數鄰居的協助下,終於贏得自己應有的空間。他們設法去捕捉奇特感與一種新來者在事事不同世界裡的孤立感。當然,一家人被迫受洗的經過更凝聚了家人的合作與拚鬥精神,因為他們發現,在寬宏大量的監護人的福音派教會受洗,比承認他們是佛教徒來的更安全。

一家人經過一番努力後,三個哥哥終於有機會成為工程師、廚師和獸醫。敘述者自己卻不願成為律師,發誓成為更容易妥協的人,這讓母親寬心不少。龍年(1976年)的來臨,他們重新燃起新的希望。

  ※ ※ ※

這類故事常常透過少男少女的雙眼來細看事情的演變,本書亦是如此。主角是個小女生,她生性敏感,比較能細心觀察外在環境的變遷與親人的內心反應。再加上全書用自由詩(free verse)型式寫成,讀者會有一種新奇的感覺。這種書寫型式在紐伯瑞獎雖非絕無僅有,但並不多見。自由詩是詩的一種表達型式,它不使用一貫的韻律模式或任何其他的音樂模式,而傾向於遵循自然言談的韻律。這種型式寫成的新詩解除了形式的束縛,才能將細密的觀察、曲折的理想、細膩的感情表達出來。因此,自由詩派不追求押韻、平仄、對偶等作法,但講求「詩情」、「哲理」。主角是個十歲小女孩,以這種一般自然言談的敘述方式來述說,更具說服力,也更能吸引小讀者來思索如何消弭種族的歧視與欺辱。
──張子樟(國立台北教育大學教授)


戰爭、逃難、飢餓、死亡、歧視、羞辱、卑微、希望……。闔上書,我忍不住挑起眉毛,書寫得雖好,但現在孩子從未經歷戰亂,在富裕社會中被呵護著長大,我懷疑現在的孩子對亡國後在陌生國度生存的艱難能有多少瞭解,對在異國文化中被歧視羞辱的哀傷又能有什麼體會?!為了驗證我的質疑,我拉了兒子和女兒,從頭到尾讀一次給他們聽。在長長的沉默後,女兒忽然說起她們班上一位轉學生適應新環境的種種困難,兒子則分享了他們班上越籍新娘的孩子,如何受到同學私下的嘲弄。問他們有什麼感受,還在讀小學的兒子想了一想:「所以我們其實要對別人好一點!不管他是不是很奇怪。」,上國中的女兒則結論道:「如果我們能多體諒別人,也許就可以少一點可憐和遺憾。」
我釋懷微笑,孩子或許未曾經歷戰亂,但人性中的真情終究可以跨越時空引發共鳴,孩子會懂他們能懂的,體會他們能體會的。誠摯的推薦這本書,願憐憫與恩慈的種子,在每個孩子心中萌芽茁壯!
──周育如(新竹教育大學幼兒教育學系助理教授) 

自由詩寫出了最不自由的難民之哀苦,童眼最讓人動容,來自於那雙水靈通透的心,藉著對生活溫熱的懷抱與失落,喚起我們世故的心也為之溫暖。
  散文詩的語言,每一幕都像是電影的停格切片,每一幕都召喚出生活與感官交融的美好與蒼涼。童年雖貧窮,但卻是家園,連綿的木瓜樹,黑亮的籽落了再生。隨著烽火,註定告別陸地,漂流海上,然後成為異鄉人。一個在越南出生成長的小女孩,在國族命運之下,最後重新在美國落地生根且有了自己的故事發言權。
  從西貢的木瓜樹、糖蓮子、糯米方粽,轉換成阿拉巴馬的牛肉乾、葡萄、洋芋片和硬梆梆的圓麵包……兩個世界,兩段人生,作者的故事不曾消失,是當代M型社會窮富兩端的隱喻再現,發人深省。
  如此不凡的故事,這是記憶與傷逝的輓歌,但卻是重生與夢想的新曲。
──鍾文音(知名華文作家)
看更多 隱藏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

賴曇荷
賴曇荷Thanhha Lai
1965年(蛇年)出生於越南,家境小康,在家中排行第九,也是家裡最小的孩子。越戰期間西貢淪陷時,因不願接受共產黨統治,和家人被迫在海上漂流,最後以難民的身分被安置在美國阿拉巴馬州。前後花了十年的時間,適應新環境和學習正確的英語文法。曾經在加州《橘郡紀事報》服務了兩年,在萌生創作小說的念頭後,便辭退了工作。在許多的嘗試和取得紐約大學藝術創作碩士的學位後,出版了第一本小說。現任教於紐約新學院大學,平日喜歡跑步、騎自行車、閱讀、寫作,以及和四歲的孩子一起遊戲。

劉嘉路

Thanhha Lai

看更多 隱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