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梨花落盡 5: 平反

梨花落盡 5: 平反

作者 : 天下塵埃

出版社 : 樸實文化公司

※ ※ 已絕版

已絕版

定價 : NT 249

售價9折, NT224

內容簡介


又見梨花般容顏,為情而來,為情而傷,為情而逝,滿腔遺恨。
望香魂飛升,繁花在慟哭中落盡,何處再去找那深情的眼眸……
這就是命。

稚娟用信鴿給中原發送情報,被呼延吉措發現打入冷宮,在準備跟中原開戰之際,他預備將稚娟送回中原。儘管一路遮掩,在回程的路上,稚娟還是被呼延吉措發現已有身孕,並因此而帶回王宮。

在戰書上,蒙古列出了索要梨容的條件,先皇的近侍公公道出了梨容未死的真相,朗坤想盡辦法一見,確認劉家啞女正是梨容,卻堅決不肯將梨容派去和親。公公只得告知若愚真相,令他前去劉府索要梨容。梨容跟若愚回到謝家,此時謝家已經平反,若愚也找到佩蘭,並知道了全部真相,悔恨交加的他將聽香樓恢復原狀,發誓好好愛梨容,但是愧疚的陳母親手燒毀了婚書,還給了梨容自由。目睹白顏的離世和若愚的絕情,梨容氣憤之下,病情漸重。

他從來沒有想過,他的生命,會用這樣一種方式,從這個美麗的梨園開始,他也不知道,從這一刻開始,雪白的梨花,在他的生命裡,永遠都不會消失,將成為永久的烙印,左右他一生的愛恨,一生的追求。

富貴,貧窮,天有不測風雲……

欺騙,隱瞞,是誰在推波助瀾……

事情的真相是那麼的出乎意料,等他明白,一切都遲了。寂寥的院落裡,漫天梨花即將落盡,她,蕭索的背影,漸行漸遠——

彼此深愛,彼此相信,彼此體恤的兩個人,即便是遭遇了一系列的橫禍,始終對愛不渝;他為愛不肯放手,她卻為愛選擇放棄。堅貞執著的真愛,傾盡一生的付出,望穿秋水的等待,一次又一次的錯過,無數的柳暗花明,無數的歡喜失望,天意弄人,他們,是否已經無緣再聚?前世的宿緣,今生的相求,都敵不過,已經定格的命運。

終於在梨花深處,她合眼於他的懷中,帶著滿腔的深愛和無奈,在最後一朵梨花零落之時,香魂隨梨花飛升,永別人間。誰能知道,仙界相逢,又是怎樣的境遇……

稚娟用信鴿給中原發送情報,被呼延吉措發現打入冷宮,在準備跟中原開戰之際,他預備將稚娟送回中原。儘管一路遮掩,在回程的路上,稚娟還是被呼延吉措發現已有身孕,並因此而帶回王宮。

在戰書上,蒙古列出了索要梨容的條件,先皇的近侍公公道出了梨容未死的真相,朗坤想盡辦法一見,確認劉家啞女正是梨容,卻堅決不肯將梨容派去和親。公公只得告知若愚真相,令他前去劉府索要梨容。梨容跟若愚回到謝家,此時謝家已經平反,若愚也找到佩蘭,並知道了全部真相,悔恨交加的他將聽香樓恢復原狀,發誓好好愛梨容,但是愧疚的陳母親手燒毀了婚書,還給了梨容自由。目睹白顏的離世和若愚的絕情,梨容氣憤之下,病情漸重。

為了國力強盛能攻打蒙古,保護犧牲稚娟換來的六年和平,梨容毅然決定去和親。朗坤不允,宮中兩人深情一幕被媛貞撞見,大度的媛貞試圖接梨容進宮封為貴妃,被梨容拒絕。

為了阻止蒙古出兵,稚娟與呼延吉措爭吵,盛怒之下呼延吉措動手,致使稚娟早產,生下一個女兒。

梨容悄悄前往邊境,對劉將軍曉以利害,就在和親即將達成的時刻,蒙古將軍噠西背信棄義,並在不備中被劉將軍之子金勃所殺。

蒙軍退兵,梨容回到京城,太后逼迫梨容嫁給朗澤,住進康王府的梨容,依然還是被稱為謝小姐,朗澤溫柔地照顧她。看到梨容的病情一天天加重,心疼不已的朗澤請求太后對他們的愛情網開一面,太后終於決定不管,朗坤和梨容終於要守得雲開見月明,但是醞釀了六年的大戰在即,一心要親自帶回稚娟的朗坤沒有聽出朗澤的暗示,執意御駕親征。

為了阻止兩國開戰,實現世代友好共贏,稚娟跟朗坤達成投降協定,但是呼延吉措不肯,只用深情放稚娟回到中原。萬般無奈之下,稚娟用生命阻止戰爭,為中原和蒙古鋪就了一條和平之路。

得知稚娟辭世,梨容預感自己的生命不久矣。在梨園裡,梨容與若愚最後訣別,在交莊梨花的花海裡,她等到了朗坤,在愛人的懷中,美麗的生命與最後一朵梨花同時凋落,只將簪子留給了朗坤。

觀音派來的守護者汲遠和尚帶她重返天庭,在眾仙子的話語中,她將人間的朋友一一對應,回憶起朗坤正是對自己一往情深的銀甲將軍。經歷情劫,情比金堅的朗坤最終也回歸天庭,他們,終於在茫茫雲海的南天門再見……
看更多 隱藏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

天下塵埃
向娟,女,筆名「天下塵埃」,已過而立之年,七十年代出生在「惟楚有材,於斯為盛」的芙蓉國度——湖南,長於中國有色金屬之鄉郴州,學成後回到原籍——歷史和人文底蘊深厚的長沙工作。
大公司裏的小職員,一個簡單的平凡人,一個紅塵中的女子,看過繁華,於紛擾中獨守寂寞,在淡定中過眼人間百態;從事文字工作十餘年,埋首枯燥的八股文,堅守自己的風格,修身、淨心、怡情、向佛;是個清靜的人,有顆清靜的心,喜歡清清靜靜地寫小說,用自己的文字寫別人的故事,在別人的故事裏抒放自己的情感;小說是唯一的愛好,也是唯一的寄託,還是唯一的消遣;遊離於現實之外,寫自己的小說,寫悲歡離合,寫恩怨癡纏,寫人間煙火,寫點滴佛理;寫一個小女子對人生的思索和感悟。

看更多 隱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