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號外CITY MAGAZINE (港版), 六月

號外CITY MAGAZINE (港版), 六月

出版社 : CITY HOWWHY LIMITED

※ ※ 無庫存

無庫存

定價 : NT 330

售價9折, NT297

內容簡介



《號外》六月號 封面故事──設計力進化
Transcoding 輻射切割社企雛型:
林欣傑
「Fabrication Laboratory」是1998年由美國麻省理工大學的一位物理教授所提出來的概念,透過開放實驗室裡的工具和機器,讓所有的人都有機會實現各自的創作想像。作為LAB by Dimension+的創辦人之一,Keith(林欣傑)近年也致力在香港推廣這種「Fablab」文化,希望可以令大家重新理解自家製作的可能性,「You can almost make everything」。去年由他們製作的黑膠唱片機,本來只打算作為示範,卻意外地在市場上大受歡迎,繼而在擴充生產線的過程裡,啟發了他可以社會企業的形式起步,長遠帶動小型工業回歸本土重新復興。
《號外》六月號 CULTURE PAGES:
霧霾城市
看見與看不見
真的很難想像有正常人從未見過藍色的天空。
但在早前柴靜的紀錄片《穹頂之下》裡,就有一位受訪的山西小朋友,出生六年來從未見過藍天,未見過白雲,晚上也未見過星星。藍天白雲,這些本來理所當然,更是自然而然的事,竟然因為日趨惡劣的空氣污染問題,而成為了生活裡的奢侈品。你說可怕嗎?但更可怕的是,我們對這個問題似乎有點視若無睹──即使看不見的空氣,結合了PM 2.5以後,積累成為可見的霧霾;即使《穹頂之下》播出三天已震撼了三億多人;即使一個月裡頭有十多天的天空被灰塵籠罩著;我們身處其中,活在此地,除了偶爾因為氣管不舒服而戴一戴口罩之外,其實都沒有認真地正視過這個問題。
而當柴靜被禁聲,霧霾成為了最新的敏感詞;當所有真確的消息和資訊都不能再被看見的時候,我們就應該更加需要去了解自身城市的空氣污染問題。這次我們分別邀請到住在北京的朋友LO和香港健康空氣行動(Clean Air Network)的Patrick,為我們對著同一片天空,在不同城市裡,連續一個月將霧霾的情況拍攝了下來,好讓大家可以清楚看到,香港的空氣污染程度其實也不容樂觀。
記住,食落肚的仲可以防,吸入口的真係無得避。而你仲想選擇不聞不問?
 
附贈《號外》六月號 《DESIGN POST》專刊


《號外》六月號 主編的話
──內部傳閱:《號外》係點
熟悉《號外》的朋友,看到「內部傳閱」這四個字,相信已會心微笑。不過今次我並不打算講太多歷史,反而想在這裡說說《號外》接下來這半年的發展。因為這兩個月來,實在有太多人來問我:「《號外》會點?」而家我一次過答哂你哋。
《號外》基本上自1976年創刊之後就不停地變──無論是雜誌的尺寸、設計、編輯方向,抑或係寫作方法等等。這些取態和姿態,每隔一段時間就會有不同的轉向,是因為雜誌作為一種反映時代的載體,在不同年代裡由不同的人去編,自然會出現不同的演繹。所以轉變對於一本雜誌來說,其實很理所當然。尤其是一本擁有39年歷史的雜誌,佢唔變你先驚。
這些轉變,也是源於《號外》對追求「新」的堅持。這裡的「新」,不是指趕潮流那種新,也不是指時效性上的新,而是有沒有找到新的觀點新的觀念,來論述或闡釋時代。現時香港一般的雜誌,大多是以報道的形式來製作內容。讀者乍看起來好像很豐富,但其實缺乏思想性方面的革新。縱使大人細路都食,也不過是飯來張口,填飽個肚。而《號外》至今之所以仍然只此一家,是因為我們會用策劃的方法來創作內容。我們不是等事情發生才去講,更多時是講一些事你知。這樣做,除了可讀性更高之外,內容本身還帶有養份,能進一步啟發你想像。所以,《號外》係嗒落有味,令人念念不忘的營養套餐;雖然未必個個都喜歡,但又駛乜做到人人愛?We can’t please all!
陳冠中在1988年12月《號外》的編者話裡便曾經這樣寫過:「原來對一部份人是成長伴侶的《號外》,對另一些人來說仍是天外怪物⋯⋯真正的分眾雜誌當應如此。我們一定做對了一些東西。」
《號外》在接下來這半年將會繼續做「對」的東西。怎樣為之「對」?其實就是回來做自己。我一直認為,雜誌出版是一種很著重人性的行業,最能體現出編輯和設計的取態和姿態。取態為內,姿態為外,Attitude和Style加起來便是內外兼全。而如何從內到外地展現出自己獨特之處,便是雜誌高低之分的關鍵。所以,我們將會變得更加自我,變得更加任性,將自己認為是「對」的事,和覺得應該要做的事,透過《號外》獨特的城市美學風格呈現出來。因為我們做雜誌從來不是為了取悅大眾,我們做雜誌是為了傳播理念。你要被取悅的話去看《100毛》好了,《號外》會悶死你。
所以《號外》係點?《號外》其實就係一本「Attitude and Style Manual」。當年陳冠中特別將他每期的編者話稱作「Attitude and Style Manual」已道明來意。以後每一代認同他這個理念的主編,都會很有默契地自動將編者話改作這個名字──我們將自己對時代的理解、自己所相信的生活態度、自己難以撫平的稜角、以自己所認同的姿態,統統拿出來與香港這個城市進行對話。
就像今期封面故事「設計力進化」裡我們訪問的五位創作青年,他們在如此香港「明知會輸」的社會環境下,仍然堅持自己所想所願,並一步一步成功實踐出來。你可能未必都喜歡他們的作品,但起碼會欣賞他們做人的取態和姿態。
最後繼續引用陳冠中的說話作總結。他曾用以下英文句子來交代他那一代《號外》的姿態:
1. The best kept secret in town.
2. Never complain, never explain.
3. We have some moments; we’ve got some style.
4. Our sins are scarlet, but our books are read.
5. Every great city deserves a city magazine。
6. Irreverent, iconoclastic, idiosyncratic.
「每一代香港,都有每一代的獅子山精神。」你自己的取態和姿態又是什麼?各編輯與作者共勉之。
《號外》雜誌副主編─Nico Tang
 
看更多 隱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