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天然藥物治百病

天然藥物治百病

作者 : 雪莉.普羅巴.阮將.沙卡

作者 : Shrii Prabhat Ranjan Sarkar

出版社 : 阿南達瑪迦出版社

※ ※ 無庫存

無庫存

定價 : NT 350

售價9折, NT315

內容簡介


作者說道:「治療的藝術乃在於恢復病患身體和心理的健康,一切應以病人的福祉為重,而非拘泥執著於某種療法。」病人的心靈也具有自然療癒的力量,所以他在另一本書裡亦言道:「病人若是完全信任某個醫生,即使他開的藥方是水而不是藥,病人也能快速復元;但如果病人認為醫生是個江湖郎中,即使他開的處方是醫界所公認最適合的藥,病人也難以痊癒。」

自然療法醫生並不相信藥物的使用,他們認為只要憑藉大自然的賜予|泥土、水、陽光、熱能、空氣以及適當的飲食就可能治好疾病。作者並不否認此一可能,他主張各種特殊草藥和自然藥方,以及其他有用的治療方法,皆各有其地位,因為通常身體與自然是很難完全調合的。他還說,人們應要記住,光是藥物是治不好疾病的,要有自然的幫助加上身體的自癒能力,才能治好疾病,藥物只不過是加快治療療程。

本書帶領讀者進入一個不可思議的旅程,透過自然界可得之藥物來治療折磨現代人類常見的一般疾病,如腹瀉、溢酸、痔瘡、肝臟和腎臟疾病、風濕病、皮膚病、婦女病等,以至嚴重的疾病,如心臟病、腦中風、糖尿病、癌症和各種神經系統及精神方面的疾病。作者以簡單明瞭的方式解釋了疾病的成因、治療方法和預防措施,對那些無力負擔昂貴現代醫藥,無法承受現代醫藥副作用而極力想尋得更簡單的另類藥物之人而言,正如清新空氣般適時來到。

從藥物歷史的顯示中可知人類早已仰賴自然。現今世界也一樣,亦日益悟及自然界所蘊含之巨大治療能力,人們知道自然的生活方式是維持身體、心靈真正健康重要因素之一,而其他許多因素也都和自然藥物有關。其中一項正是適當地使用植物和藥草以確保對於疾病的有效治療。但其他有些重要因素也必須隨時與藥物治療配合,否則亦無法達到預期的結果。為了讓人們能充分瞭解自然藥物,這本書討論了所有相關要項。

在這本書裡,讀者也將發現作者對於每一種植物分類之精細,包含各種細節,以及植物的藥性和該植物之應用,植物已知之藥性和之前未為人所知之特質,作者甚至解釋了一般常用之蔬菜和水果的藥用性質,以及它們的皮、種子和花朵等的用處。他也解釋了造成疾病的原因和徵兆,這本範圍廣闊的書也含括其他更進一步的主題,如懷孕婦女的照顧、新生兒的照顧,如何增強記憶力、芳香療法、音樂療法、不正確的飲食、壞習慣及其不良影響等等。

本書共分九章節以及介紹。介紹文中包含有作者對於人性、自然、跨越古今之醫藥歷史的看法,與摩訶婆羅多時期在醫學廣泛研究之進展以及後佛陀時期印度於醫學研究之沒落。前五章節則有各種藥用植物的介紹,其中不乏常見之蔬菜,包括它們的植物學名以及醫療上的使用,在這些章節中也論及某些特定疾病的徵兆、成因及治療方法。在治療法中有時亦包含作者開給特定疾病的瑜伽體位法和特殊身印處方。

作者所談論的疾病治療,我們將它分成五類,以不同篇章來介紹,每一章都有相關的藥用植物和該植物的特性。但,一種藥用植物不見得只是單獨使用,有時也做為合成藥方的一種成分。關於這些篇章所談到的植物已盡可能論及,它們用以治療疾病的醫藥內含物則不是這些篇章的首要論述。若是既簡單的植物又是合成藥物的情況,則已盡可能地指出其使用方法。

第六章是關於如良好的健康、透過食物以達成生育的控制、一般人的營養食物、適當及不適當的飲食指南、環境的保護,以及微生命的影響等主題(請參閱作者的「微生命概論」一書)。

本書還有附錄部分,論及有關沐浴、飲用水以及吃東西的順序和各種瑜伽鍛鍊等原則,這些也都是從作者不同書籍中節錄編輯而成。
看更多 隱藏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

雪莉‧普羅巴‧阮將‧沙卡
雪莉‧雪莉‧阿南達慕提是國際靈性社會服務組織阿南達瑪迦(Ananda Marga)的創始者及靈性導師。他於一九二一年五月滿月日誕生於印度東北方的一個村莊-佳滿坡(Jamalpur)。他的弟子尊稱他為巴巴(Baba)或雪莉‧雪莉‧阿南達慕提(Shrii Shrii Anandamurti)--意為喜悅的化身。他的名字則是Prabhat Raingan Sarkar,簡稱P‧R‧沙卡。

小時候,他在佳滿坡上小學和中學時的表現也極為優異。在早年,他就已經開始教示有關靈性問題的深邃知識,並指導許多比他年長的人。佳滿坡中學畢業後他便進入加爾各答大學。在大學生活裏他顯現出自身的才氣與光芒。另外他也利用課餘工作的收入來幫助一些窮困的同學。(當時他利用課餘的時間為加爾各答的幾家日報社做一些編輯與校訂方面的工作)
之後由於父親的去逝,第二學年他便休學返家幫忙生計。他在印度鐵路局的會計部門找到了一份工作。在鐵路局工作的那段時間,他展現了驚人的工作效率,同時他那無與倫比博大精深的知識,也令他的同事們大為吃驚。因此稱他是「會走的百科全書」。同年在印度鐵路局,他開始教授幾位同事密宗瑜伽(Tantra yoga) 的靜坐修持。
一九五四年十一月巴巴宣佈開始展開自我了悟及服務社會的使命,並任命普拉納瓦等六人組成委員會負責成立、以及設定組織章程等等工作。在一九五五年一月五日,巴巴闡明我們的哲學稱為「阿南達瑪迦」(Ananda Marga,梵文Ananda意為神性的喜悅,而Marga是道路的意思)。我們所鍛鍊的法門稱為「撒哈佳瑜伽」(Sahaj Yoga),這套哲學與靈性修持的目的就是要獲得「神性的喜悅」,因此稱它為「阿南達瑪迦」-喜悅之路。「阿南達瑪迦」是哲學理念,為了推廣這個理念,巴巴設立了「阿南達瑪迦推廣總部」(Ananda Marga Pracharaka Samgha)的組織。巴巴任命的六人委員會邀請巴巴成為這個組織的主席,巴巴接受了邀請出任這項歷史性的職務,普拉納瓦成為第一任的秘書長,隨後向政府註冊登記成為正式組織。
起初這個組織只是在北印度的一塊小區域裏從事弘法活動。接著他對一些最優秀的弟子施以特別的訓練,使他們成為阿闍黎(Acarya)。這些阿闍黎得到授權,可以傳授他人靜坐修持的法門。緊接著第一期阿闍黎訓練之後,組織向印度的其他部分擴展。於此期間,巴巴的靈性演講也以極快的速度編緝成書,使得更多的人能夠親近他的教誨。
巴巴從一九五五年至一九九○年十月二一日離開肉身為止,出版了超過一百本的著作,他畢生對靈性、倫理學、文學、音樂、語言學、心理學、科學、社會經濟理論和哲學等每一方面都作出極其偉大的貢獻。
巴巴也展現出屬於他自己的特別的藝術天賦,為了讓音樂能夠將精細的靈性情感表達出來,巴巴在一九八二年的九月十四日,開始了靈性音樂的創作。這個靈性音樂不同於一般靡靡之音,它可以說是音樂的清流,也是音樂界的復興,所以巴巴將它命名為「曙光之歌」(Prabhat Samgiita),這象徵著音樂新時代的來臨。接下來的八年期間,巴巴幾乎每天都有創作,直到巴巴離開肉身前,共創作了五千零一十八首。每一首都由巴巴親自作詞及作曲,所有的創作分別以孟加拉語、印度語、梵語及英語等八種語言進行。在這八年裏,巴巴以平均每天一首半的速度進行創作,這在歷史上絕對是空前的,可能亦是絕後。
這些創作完全表達人與至上的關係。它包括了生活的每一個層面、生命的每一個角度,靈修的每一個階段。例如在生活上,有不同的節日,像是出生、節慶,在生命上有不同的角度來感覺至上。在修行道上,對至上有不同的了悟與感情,這些巴巴都以一些曙光之歌來表達。
社會服務方面,巴巴也顯示出他的睿智的眼光和無比的慈悲心懷。一九六三年他創立了阿南達瑪迦的教育、教濟及社會福利部門,並囑咐他的全日工作者到世界各地去,在各地設立了包括學校、孤兒院和醫療機構等相關的社會服務組織。巴巴在教育方面的著述理念在這些學校裏受到推行印證。他設計了一種新的進步的教育方式。
阿南達瑪迦早在一九六六年,就擴展到印度本土以外的地方。當時的阿闍黎被派到非洲、東南亞,稍後則是歐洲和北美洲。今天阿南達瑪迦幾乎已經在世界上所有的國家建立了靈性的社會服務組織。一九七九年,巴巴首次應其世界各地虔誠弟子們的誠摯邀請,開始其世界之旅,使更多的人認識他的理念和親炙他的教誨。
那些見過他的人都會為他豐富且多樣性的知識感到驚訝。事實上他是一位在靈性上已徹悟的人;除了了知包羅宇宙萬有的知識外,更今人印象深刻的是他與弟子之間的關係,因為巴巴以其無限的能力改變弟子的心靈,提升弟子的意識,甚至承擔弟子因果業力;另外大部分的弟子都能詳述一些奇蹟般的例證,那些都是當他們遭遇困難時,而巴巴不在他們身邊,但是卻適時幫助他們渡過難關。
不論他在心智的領域及在社會服務上的成就多麼地為人喝采,巴巴的生活態度依舊樸實、單純。他並沒有因為自己特殊的身份而做出任何的要求。在一九七九年離開瑞士前夕,他和藹地向旁邊的隨眾說道:「我不是一個顯赫的人物,也不是天空中的明星;至於我是什麼,我可以用一句簡單的話來表達:我是屬於你們的。」
多年前一些虔誠的弟子想為摯愛的巴巴作傳,以激勵修行者並作為後代的珍貴紀念。他們試著寫出有關他的生活故事點滴,但卻做不到,因為個人渺小的心靈如何能表達詮釋他對眾生永恆無限的愛,而又如何能述說他在生活中所顯示的無數奇蹟以及他對弟子們無盡的愛?所以他們只好去請求巴巴:「巴巴,我們無法寫出您一生的完整故事,這世上只有一個人可以做到,那就是您自己,巴巴,懇請您為我們寫出您的自傳吧!」
起初他拒絕了,他說他沒有時間。但經過一而再,再而三地請求,你知道上師是永遠無法拒絕虔誠者的要求的,終於得到他的首肯。這些虔誠者喜出望外,焦急地等待這部傳記的問世。
第二天巴巴在講演時忽然說道:「好!我已經寫好了,你們要看嗎?」所有的人都大吃一驚,他如何能如此快速地完成?雖然弟子們都了解他驚人的工作速度,但仍然對這自傳這麼快就寫好感到訝異萬分:「是的,是的,巴巴!」他們說道:「請給我們吧!」
然後他把一張紙遞給他們,全場一片寂靜,這麼偉大的一件事怎麼可能用一張紙就寫完?他們摒息一看,只見那紙上寫了三行字:
我過去是個謎,
我現在是個謎,
未來我仍然是個謎。
一九九○年十月二一日,巴巴離開了肉身。他一生的奮鬥為世人立下典範,他靈性的力量啟迪了無數渴望的心靈,他的社會思想鼓舞著知識份子、青年及廣大的群眾。這股潮流必然會為人類開啟一個嶄新光明的時代,屆時,將如他所預言,每個人都會有充足的生活的保障,表達情感、思想的自由,以及適於追求真理的環境。

吳春華

看更多 隱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