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閱讀理解 (春季號)

閱讀理解 (春季號)

出版社 : 品學堂文化股份有限公司

可訂購

定價 : NT 250

售價9折, NT225

內容簡介


編者的話:你不是你擁有的知識
我成長的家中並無太多裝潢,觸目所及皆是書,因為數量實在太多,找書閱讀如同尋寶一般。小時候,父親讓我和弟弟閱讀的方式相當特別,他不要求我們要讀哪本書,而是常與我們玩故事接龍。父親起頭說一個故事,在創作故事完成接龍的過程中,他會抓住機會告訴我們可以聯想到哪本書中的故事,引起我們的好奇,創造截然不同的閱讀動機與出發點。

本身就是創作者的父親,書房中有許多偉大作家的作品。除了這些原著之外,我在他的書架上發現另一類有趣的書,是專家學者對這些作家個人或作品分析與詮釋的書。有了這發現,我開始閱讀充滿理論專業術語與分析的作品,讀大學時,每當與他人談論文學、藝術、創作等話題時,我都能侃侃而談,似乎是位飽學之士。然而,現在回想起來,這或許並非好事。

能夠信手拈來哪位哲學家說過什麼,哪位評論家對此有何點評,看似學問淵博,但我卻發現這樣的閱讀與學習過程,其背後有著十分類似讀參考書的心態:由於考試競爭意識內化已深,所以透過閱讀被消化過、轉譯過的賞析,快速學習知識性的內容,甚至把它們當成範本凌駕原作本身,而忽略閱讀原著的價值。

閱讀不該只注意到知識層面,被作者以文字牽引出來的感受與思考同等重要,甚至影響更為深遠。因為閱讀不僅是知識的學習、文化內涵的陶冶,還是思考的訓練。藉由文學欣賞或閱讀議題性的文章,我們試著與作者的內在心靈直接對話,以自己的生命經驗,形塑個人的觀點,而非只是仰賴別人的著作告訴我們作品到底在談什麼。也許閱讀不一定能為問題找到答案,但更重要的收穫,是思考問題所獲得的經驗。當我們開始閱讀原著,與作者對話,才有機會展現我們生命的主體性,具備獨立思考的條件。

以改編自白先勇名著《臺北人》、紅極一時的電視劇《一把青》為例。〈一把青〉是《臺北人》書中的一篇作品,在爾雅出版社的版本中,篇幅僅約26頁,內容卻十分深刻。它以3位飛官之妻的生活為主軸,在她們的交談、生活經歷與情緒轉折之間,交代了她們的丈夫,甚至是那一世代飛行員的故事。公共電視改編的31集電視劇則嘗試將飛官們的故事具象呈現,與小說其實是截然不同的兩部作品。電視劇固然拍得用心,但那畢竟是改編後的另一番詮釋,與原著那側記般的距離感所形成的真實與傳奇性很不相同,而角色內心壓抑的悵然,在全篇篇幅很短的條件下,傳達了時空與身份快速更替轉換,更顯與無奈。或許這份對《一把青》小說與電視劇的比較未依他人的觀點或詮釋而來,但這觀點的價值正是它完全是屬於我的觀點。

廣義的說,這個世界便是個巨大的文本,如果我們在閱讀世界這文本,都是經由他人的經驗與所說的事理而來,從未建立自己的想法與看法,是令人憂心與恐懼的。

在溫哥華唸書與生活兩年多的時間,一次與老師的對話給我上了重要的一課。當年帶著自信到Emily Carr這所北美知名的藝術學校求學,當時我們每週都被要求帶該週所有的作品和進度到班上展示,讓同學間相互發問討論評議。幾次討論下來,我雖然英語還不夠精熟,但總能從美術史與藝術理論的條件與脈絡中談出幾分道理。一個學期後,指導教授Lucy在某天課程結束前問了我一個問題。我依稀記得她是如此問:「Maurice, You are a great painter, but not an artist. You know art history and theory well, but, what is your own feeling and point of view?」這段話給當時的我重重的一擊,雖然努力的想回應,但是我最終啞口無言,因為我突然發現,我心中塞滿了別人的觀點,而我以為這些就是我的。她也藉這個機會告訴所有同學,藝術只是傳遞想法的形式與媒介,藝術最終要傳遞的是自己的想法。「想說什麼?」反應了存在的主體性,同時也區分了畫家與藝術家在層次上巨大的差異。

延伸上述的觀點,藝術是藉由創作傳達的是我們內在的聲音,這正好連結到本期主題閱讀的題目「風雅」。在臺灣社會主流價值影響之下,風雅的觀念、生活的情調、個人的精神面貌都在消逝中,甚至連日常生活的語言中都很少用到這個詞。我個人認為「風雅」背後的條件,是一個人在文化與精神層面上,由知識、技能與態度加總起來的呈現。在這與素養關聯的前題下,我們很榮幸請到現任教於臺北醫學大學通識教育中心,兼任該校「人文藝術中心」主任的鄭穎老師,擔任這次主題閱讀的客座總編輯,帶領我們感受文化底蘊所顯現出人文精神的風雅面貌。

面對這個世界,屬於「你」的看法是什麼?風雅不是你擁有的器物,你不是你擁有的知識,而是你選擇它們的決定。


























看更多 隱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