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薪貧族的存錢術

薪貧族的存錢術

作者 : 劉貞言

出版社 : 奇盟子文化

※ ※ 無庫存

無庫存

定價 : NT 199

售價9折, NT179

內容簡介


貧窮並不可怕,可怕的是不想去改變貧窮。
雖說職場不一定會給你的付出等值報酬,
但他卻實實在在能提供給你很多真實的東西,而我們如果可以運用這些條件,
擺脫薪貧族只是進度問題,而非空想。
為什麼,每個薪貧族都在寄望未來,而現在呢?


從小長輩就教育我們:要好好讀書,考上好學校,將來才能找到好的工作;甫出社會時,長輩又灌輸我們:上班要好好的工作,辛苦一點沒關係,別辜負了公司的期望,別跟同事、老闆在意,吃虧就是占便宜,不要計較薪水多少!

可是,到最後我們才發現,這個時代的就業已經不是父輩們所能理解的那樣,領著24K、25K的薪資令我們變的只能將上班當成一種最簡單維生手段,一種勉強維持生活狀態的方式,職場成了一個僅能保證你生存卻又沒有太多未來的場所。

前些日子湊巧看到了一段新聞「公務人員丁等特考,16名博士考生全軍覆沒」,筆者試著算了一下,自幼稚園中班入學起算至博士班畢業為止,中途完全直升不耽誤,取得博士學位也已年過30幾;如果60歲為退休基準年齡,就業年限與就學年限竟然相當;再換算就學所耗費用,如果國、高中就學期間有校外補習或者就讀私校,那麼,就算公務員丁等考試錄取,以每個月約25K至32K薪資領到退休,一輩子領到的薪水恐怕只與父母親所投入就學的費用差不了多少,充其量,這一生就額外賺了一份約200餘萬的退休金。

算完之後,玩笑的告訴了筆者就讀私小的兩個小孩:「如果這筆帳要這麼算,那麼乾脆,我每個學期都把要繳的學費和用在就學的一切費用零存整付信託到銀行,等到你們33歲之後再平均按月支付至60歲止,恐怕到時候每個月可得待遇不只25K,你們現在開始就可以每天輕鬆過日子,不用讀書讀得這麼辛苦。」

雖然,我只是向孩子們開個玩笑,但是,深藏在筆者心理的卻是對下一代的未來充滿不安。

記得小時候雖然物資沒有現代的豐沛,但是,每個人對未來總是充滿期待,從工作到衣食住行,從出生、上學到就業,大家都深信,只要努力就都能獲得企盼所有的一切,而那個時候的職場,可能真是人生的一切。

但現在的就完全不同了,七、八年級生開始經歷畢業即失業的尷尬,更蕭條的還有五、六年級生中年失業,還有一種堪稱淒涼的三、四年級晚年無積仍難以就業;好不容易有個工作機會卻只有20K多一點點甚至更少,卻要求要投入120%的熱情到工作中,這個時候的職場,似乎只是這個毫無希望的人生,用來賴以維生手段而已。

也許有些年輕人會自我安慰「我還年輕,現在身為薪貧無妨,我還有未來」,也許有些中老人會自我安慰「我年紀大了,當了一輩子薪貧已經無所謂了,只要我的孩子未來出人頭地就行了」。

為什麼,每個薪貧族都在寄望未來,而現在呢?

就因為對現況的無能為力,只好以薪貧族自居,再來希冀未來,然而,只是寄望未來有用嗎?

根據研究,貧窮是會世襲遺傳的,原因很簡單,因為無力提供下一代更優質的教育條件與競爭輔助。
因此,薪貧族的你如果不求突破,很抱歉,你的寄望恐怕只是落空,然後下一代再繼續寄望在下一代。
雖說職場不一定會給你的付出等值報酬,但他卻實實在在能提供給你很多真實的東西,而我們如果可以運用這些條件,擺脫薪貧族只是進度問題,而非空想。

不滿足於現況的薪貧族,如果從這個角度看職場,那麼職場不一定是你要奮鬥一輩子的地方,但他最少可以在你沒有找到自己目標和方向的時候,給你一個可以生存下來的機會,甚至還有越來越好的可能。

如果你在職場的付出遠遠超出了你的努力,而且你也沒有發現任何改善的跡象,那可能你的成就應在職場之外,快用心找到理財的方向吧。
看更多 隱藏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

劉貞言
大學社會學科講師,長期研究社會學、在某教育培訓機構擔任客座講師,經常在報紙雜誌發表時事評論。

看更多 隱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