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刻在甲骨上的文明

刻在甲骨上的文明

作者 : 徐楓/ 牛貫杰

出版社 : 風格司藝術創作坊

※ ※ 無庫存

無庫存

定價 : NT 280

售價9折, NT252

內容簡介


龜裂的甲骨承載著對未來的預示,大河文明的歷史時代就此開啟。「天命玄鳥,降而生商。」對天的信仰壯大了生而為人的使命。遷徙,為尋一方紮根棲地;禮器,撙節人際尺度的身分象徵;饕餮與面具,刻畫敬天尚鬼的企盼與感激。中華文明的圖騰印象從商朝說起;炎黃性格的塑造,商朝正值濫觴。
這是一頁十分久遠的傳說,虛幻之間卻遺有清晰的足跡驗證歷史的真實。

「天命玄鳥,降而生商」;一個帶有神話傳奇色彩的故事,為人們講述了一個部族--商族的誕生。在經歷了領下逐漸登上歷史舞臺,最終取代夏朝而建立商朝。商湯立國後,汲取夏王朝滅亡的教訓,在伊尹等賢臣的輔佐下,商朝的政治局面趨於穩定,國力也日漸強盛起來。兄終弟及、父死子繼的繼承制度始終貫穿於商朝整個時期。商朝在湯之後的幾代王的治理下,政治、經濟得到了極大的發展。

商族是黃河下游的一個古老部族。關於它的起源,《詩經•玄鳥》中用「天命玄鳥,降而生商」寥寥八個字,為人們講述了一段神話故事。
關於這個故事,《史記•殷本紀》記載道:「三人行浴,見玄鳥墜其卵,簡狄取吞之,因孕生契」。可見,商人的祖先契是由於他母親簡狄在戶外洗澡時,吃了玄鳥的卵而懷孕生下的。這個故事今天聽來似乎有點荒唐,可是古人卻深信不疑。古文字專家已透過甲骨文證實,商人確實以玄鳥作為自己的祖先。「天命玄鳥,降而生商」,說明契和玄鳥有著不解之緣,據說,契長大後協助大禹治水有功,後來成為殷商的始祖,所以整個商代都十分崇信玄鳥。玄鳥據《四海經》描述:四翅鳥類羽毛呈淡黃色,喜食鷹肉,性暴戾居平頂山。玄鳥的初始形象類似燕子,後來隨氏族部落的不斷發展和融合,玄鳥逐漸形成了鳳鳥的形象。因而商代的青銅器上鑄有很多變幻無窮的鳳紋圖案。商人稱「商」,是因為契被「封於商,賜姓子氏」,所以以「商」作為宗族的名號。
看更多 隱藏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

徐楓
浙江杭州人,1993年師從我國著名詞學家吳熊和教授,獲文學博士學位;曾任杭州大學學報編輯部主任,1998年四校合併,任浙江大學出版社期刊中心副主任,《浙江大學學報(人文社會科學版)》執行總編等,編審。 

牛貫杰
中國人民大學歷史學院副教授,長期從事明清與中國近代史的教學與研究工作。著有《原來李鴻章》《重讀曾國藩》《清史十五講》等。
看更多 隱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