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遇羅克與中學文革報

遇羅克與中學文革報

作者 : 遇羅錦

出版社 : 晨鐘書局

※ ※ 已絕版

已絕版

定價 : NT 460

售價9折, NT414

內容簡介


遇羅克為之而死
被中共封閉至今的六期報紙

這是具有珍貴史料價值的書。

遇羅克(1942-1970),被譽為「中國人權先驅」和「中國的馬丁‧路德‧金」。在最黑暗的文革時期,他不僅是為那篇振聾發聵的《出身論》而死,亦是為六期《中學文革報》他所寫的頭版頭條文章和其他文章而死。編著者遇羅錦將1986年帶出中國的六期《中學文革報》,全部打出了電子版,一字未拉載入本書;並附了清晰的報紙照片。當時的社會環境是怎樣的?每天在發生著什麼事情?這六期報紙會把您帶進那活生生的時代,讓您有如親臨其境般地體會。
這亦是具有文學價值的書。不僅有遇羅克生前僅僅保存下的,作為判他死刑證據的詩詞和日記,更有遇羅錦以歷史見證人的資格,以她一貫寫實的文風,記錄了她的哥哥遇羅克一生的成長過程——她又一次加工與補充的電影文學劇本《遇羅克》,生動地描繪出一個家庭政治與愛情的雙重悲劇。

名家的字字珠璣
金鐘:遇羅克在歷史上留下英名。他給中共血統論以沉重的一擊,建樹一個不屈的象徵,顯然不是只有勇氣可以達到的境界。
徐友漁:一身兼思想家和烈士兩者寥若晨星,使他們成為人類文明發展史上的一座豐碑。遇羅克和《出身論》的本質,就是獨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就是真理重於生命。
胡平:《出身論》闡述得那樣嚴謹、清晰、深入與精闢。第一次讀到它時,真是一種奇妙無比的感覺。這個聲音很可能和自己一樣孤獨,但你立刻就有了十足的把握和信心。這就是理性的力量,思想的力量。
宋永毅:常識就是真理,就是理論;把常識說清楚了,就是重大理論貢獻。對比四十年後今天的知識份子被收買現象,中國知識份子應當感到慚愧。遇羅克冒著被砍頭的危險,豎立了一個出類拔萃的公共知識份子的形象。
廖亦武:我忘不了最初曉得遇羅克的那種震撼。那是一粒種子,我能夠撐到現在,都得益於那粒種子在體內發芽和生長。「乾坤特重我頭輕」永遠是最美的詩句。如果每個中國知識人的墓碑上,都能無愧地刻上這樣的詩句,這個種族的遺傳基因就改變了。
魏京生:遇羅克知識淵博,勤於思考,最重要的事非常勇敢,敢用自己的生命堅持自己的說法,和那些因為給共產黨提意見而遭遇不幸的人,有本質的區別。
李劼:遇羅克的《出身論》,是一部中國賤民的解放宣言,其意義堪與美國的黑人解放宣言相比。
萬潤南:遇羅克說出了人們想說而說不出來的話,說得是那麼透徹和準確。我們現在都敢說真話了嗎?今天的中國,說真話仍要付出高昂的代價。我也有個夢:每年的三月五日,成為全國性的「遇羅克日」。
任不寐:遇羅克是中國政治的先知,也是自己命運的先知。
看更多 隱藏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

遇羅錦
1946年3月31日生於徐州,三歲隨全家遷至北京。
1958年於「北京市東京區一中心小學」畢業,1961年於「北京女十二中」初中畢業,1965年於「北京市工藝美術學校」畢業,被分配在玩具廠設計兒童玩具。
1966-1969年,因「思想反動」(日記)被勞教三年。
1970-1979年,先後在河北省、黑龍江省和北京,做過農民和城市臨時工。
1980年調到北京《學習與研究》雜誌社任美編,童年在北京《當代》發表紀實文學《冬天的童話》;1981年在廣州《花城》發表紀實文學《乾坤特重我頭輕》和小說《春天的童話》,《春天的童話》旋即被禁;由其第二次離婚案引發的全國長達一年的討論及各大報刊對《春天的童話》的批判,被中共輿論誣指為「墮落的女人」,直到今天仍是被中共排擠和壓制的對象;1986年之前,也發表過其他中短篇小說及一些文章。《冬天的童話》與《春天的童話》被譯成英文、法文、德文、日文和芬蘭文等版本。
1986年2月在西德申請政治庇護並定居。
1987年3月,台北「皇冠出版社」出版自傳小說《愛的呼喚》,在中共壓力下,1989年宣佈不再出版。
1987年日本東京「現代文學研究所」出版中外評論集《遇羅錦》,在中共壓力下,宣佈不再出版。
2008年2月,將《愛的呼喚》做了大量補充和修正,回歸原書名《一個大童話我在中國的四十年1946-1986》這部42萬字的自傳小說,於2009年3月,香港「晨鐘書局」出版。
2010年3月,台北「允晨文化」出版《一個大童話》的續篇——自傳小說《童話中的一地書》。
2010年8月底,香港「開放出版社」出版《遇羅克中國人權先驅》,編入了遇羅錦的傳記電影劇本《遇羅克》和她所收集的集體獻詞《獻給遇羅克的花》。
2011年11月,編著《遇羅克與中學文革報》,於2013年10月由香港「晨鐘書局」出版。
博客:紀念文革 懷念遇羅克
http://jinianhuainian.blogspot.de/

看更多 隱藏